尸环

      灵无轻飘飘的落下来,然后把手上的东西一扔。

      ——那赫然是上次逃跑的最后一个五渊令阁。

      令阁在地上扭着,好像很难受一样,他的五官都扭曲起来,嘴巴大张着,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君墨夜有些惊讶,他看着灵无。灵无摇了摇头,“没用,他体内有一股很奇怪的东西,现在那东西在死命摧残着他,就好像在催他回家一样。”

      君墨夜若有所思。

      他继续说道,“而且,”他的脸上有些悲伤,“他的神识已经全被磨灭了,现在的他,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依靠着执念的机器,凭靠着一股强大的执着支撑着。我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会在我们之前,袭击安余帮的原因,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

      话音刚落,令阁突然行动起来,灵无一惊,立马护住君墨夜——却只见令阁带着扭曲的表情,然后来到死掉的杀隐面前,一拳把对方的脑袋轰的稀碎。

      血爆开来,散了一地,小喃懵懵懂懂的醒来,揉着眼睛——君墨夜一把捂住她的手,不让小喃睁开眼睛。小喃的手有些软软的。

      “哈哈哈……”就像疯了一样,明明脸上还是扭曲的表情,身体都在打着颤,可这一刻,你又能明显感受到这具身体的喜悦。他笑着,笑得身体都躬了下来,呕呕的吐起来。

      “……”灵无放下了手,两人就这样默默看着。

      “终于死了,终于……你终于死了。”他开心的笑起来,突然,又变得迷茫起来,“我的小梦呢,妹妹,妹妹,咳咳……你在哪你在哪……”他的脸上浮现出焦急之色,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之大就好像要把它扯下来一样。

      他有些迷茫的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找着,却压根没有。

      他痛哭起来,对着已经软塌塌的杀隐尸身,哭着道,“我求……求你,把我妹妹还给我好不好……我……给你跪下了,咳咳。”他抓着对方的肩膀,然后一点一点跪下来,接着开始磕头,一声比一声响。

      “求……求你,我真的只有她了,我的……妹……妹。不要,不要离开我。”黑夜里,万籁俱寂,只剩下这声音越来越大,在森林里面回响着。

      “……”君墨夜把小喃放下来,叮嘱道,“不要睁开眼睛,不然打你屁股。”

      “哦哦。”小喃吓得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立马捂住了自己后面,脸上变得通红起来。

      灵无用眼神询问,君墨夜摇了摇头,示意没事。灵无移开身子,他走到对方面前。

      令阁还在一个一个的磕着,地上已经满是血迹,脸上更是——这样的情况,再加上对方脸上的扭曲,更显得对方就像是深渊下的厉鬼。

      “……”对方好像没察觉到自己的到来,他叹了一口气,然后闪电般出手——手中月光凝聚成剑,银光如月色般璀璨,一剑把对方刺了个对穿。

      “呃呃呃……”令阁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口位置冒出来的银色剑尖,嘴巴长着,却又好像不知道说什么一样——君墨夜立马从前面扶住他的身体,“我会帮你找妹妹的,所以,可以了。已经够了。”声音细如蚊虫,可令阁的神色迅速激动起来,他死命抓着君墨夜的衣服,噫噫噫的好像要说什么。

      君墨夜把耳朵附过去,“她的名字是,苏梦……南——山。”手无力的落下,眼睛瞬间失去了神采。

      “谢……谢。”

      “……”君墨夜突然,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灵无在旁边口念着佛号,小喃还在捂着眼睛和后面,心里想着,好了吗,我……我可以,睁开了吗?

      ……

      回去的路上,伴着星光,月色泼洒间,三人的身影慢慢远去,只剩下一地的尸体,令阁的尸体也在其中——这些尸体第二天被警戒的边境军发现,运回南安城后正式确认了死去之人的身份,杀隐也在江湖上被确认死亡,整个事情,就以安余帮的覆灭为终结,整个事件,彻底落幕。

      路上。

      “师兄为什么会答应他的请求呢?”灵无开口道。

      “因为怜悯吗?”君墨夜摇了摇头。“不是,世界上比他可怜的人到处都是,如果只凭可怜就去就一个人,那这个世界,根本救不完。”

      “我啊,”他停下脚步,小喃在那里玩着数脚步的游戏,因为他的突然停下,拉着的右手被他一带,差点摔倒。

      “唔。”小喃有些不高兴。

      他抬头仰望着天,“是因为有所感而已。”

      “哦?”

      “因为看到他的惨状,就不由得想到,如果自己死了会怎么样?”他的语气突然惆怅起来,“说到底,他是为什么而死的?因为正义,还是其他的?”

      “其实都不是,他之所以死了,只是因为他太弱了而已。弱肉强食,这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江湖上,有多少人声名鹊起,就有多少人会默默无闻的死去。”

      “想想看,有多可怕,自己在这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就这样死了,自己牵挂的,牵挂自己的人,也许还在远处等着自己,却不知道他们所想的人,早已经化为一摊枯骨,莫说生,或许就连以后扫坟都没有人记得,多可怕。”

      灵无就这样听着。他笑道,“不会的,我等乃正道,岂能与此等相提并论?”

      “正道,正义?呵。”君墨夜笑了笑没说话。

      “所以啊,看到他这副样子就不由得想到,要是自己也死了怎么办。这个世界,就是活一天赚一天的世界,说不定今日生,明日死,谁也说不定。现在我帮他,不仅是因为他可怜,更是因为——”

      “我希望以后万一有一天,我死了,起码能有个人来完成我最后的心愿,起码——”

      他回过头来,“……不会死不瞑目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小喃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有点悲伤,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握紧了和自己相握的左手,就好像是要给他安慰一样。

      一高一矮的身影,在月光下,此刻却显得如此和睦。

      灵无站立在原地,沉默片刻,随后返回去。他突然觉得,他也应该做什么,就给他立个墓,不至于孤魂……野鬼吧。

      ……

      南安城门口,当三人到达的时候,就看到墨色的夜空下,不世僧一身僧衣,闭着眼睛,站在道路中央。

      一切……结束了。

      终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