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区欧美区色视频

      就在路翁正在训斥一众修士之时,那青年忽然接到了一封符讯,展开一看,他脸色变了变,给那路翁传音道:“师叔,锦衣卫传讯,锦衣卫指挥使黄山真人正在大东山,想要拜访师叔。”

      “锦衣卫?他们想干什么?他们的重心不是转移到松江城和海外搜索那人去了吗?”

      又想了想,道:“你去,将他迎入水府,同时,查查,是谁给锦衣卫通信,我们一炼化水府灵枢,他就上门了,一定在这里有消息渠道。”

      “是,师叔!”那青年施了一礼,赶紧出得水府,迎那黄山去了。

      而看着那些堂下挨训的弟子,路翁冷哼了一声,道:“每人面壁一年。”说完,挥挥手,让他们都下去了。

      待所有人下去之后,路翁一个人坐在大殿上首的宝座上,想着这一连串的变故,黄山来的目的。

      这位锦衣卫指挥使,皇帝的贴身太监,自从开始追索妖师以来,一直没有进展,甚至损兵折将,被皇帝申饬,一直难以返回中枢。

      他来找自己,准没好事,门派与朝廷并不和睦,甚至因创派渊源,与朝廷私下里的龌蹉不少。

      基于这两个原因,那么他来寻自己是为了缉捕妖师?

      他摇了摇头,这种事门派怎么可能参与,明知道必败的事还搅和进去,那是蠢到家了。

      虽然门派对那位妖师的记载不多,可是,当时那是一位天下无敌的存在,甚至最后能破界飞升,是这八百年来第一位飞升的修士,也是唯一一位。

      与这种人作对,他是刚主宰水府,又不是脑子进水。

      不过,这位锦衣卫指挥使的面皮还是要给的,否则,他们有的是办法恶心自己。

      过了片刻,那黄山在青年的引领下步入水府。

      路翁在大殿门口迎接,不过半天,这里面已经收拾的似模似样了。

      一见到路翁,这位锦衣卫指挥使直接一拱手,道:“恭喜路翁,贵派终于得偿所愿,入主这水府,日后,这千里太湖,就是贵派的别院了。”

      路翁急忙谦虚一番,表示这里仍然是散修乐园,不会成为雁荡派的私地。

      两人又扯了半天,那黄山才道:“路翁,这次来,本使除了恭贺以外,还有些事需要路翁协助。”

      “哦,黄真人请讲。”

      对他自称本使,一副官方的语气,路翁并不买账,而是只称呼他为真人,意思不言而明。

      黄山道:“路翁认为这次风波,是谁在作祟?”

      “黄真人什么意思?”

      “路翁误会了,我只是提醒路翁,这太湖水府的禁制对我等而言,是神秘莫测,贵派几百年才堪定运转规律,破解水府阵法。”

      “可是,这对妖师来说,不过是掌中观纹,轻而易举。这次,如果不是妖师作祟,那地脉迎宾如何会出现?难道是龙宫不成?”

      “真人可有确实的凭据?”

      “我如果有,就不会坐在这里与路翁言语,而是直接禀明坐镇松江城的朱真君,直接捉拿那位妖师了。”

      “如果真人只是说这些,那请吧,雁荡派只是个小派,并不敢涉入你们两位大神斗法。”

      “路翁连弟子丧身他剑下也不打算追究了吗?”

      路翁听闻此话,陡然目光锐利起来,问道:“真人有凭证?”

      “这太湖地区除了那位,最近还有哪些魔道修士,只有这位,诸法信手拈来,千变万化,才能既让我们找不到,又能时不时闹出点动静。”

      “不瞒路翁,前番在灵酒派故地,朝廷稍后两批人都栽在他的魔门手段之下,三位金丹至今仍在闭关祛除心魔,两位金丹身死,都用的是魔门手段。”

      “八百年前,那位还只是妖师,如今,他可要化身魔门魔头,祸乱天下了,贵派为东南正道砥柱,如果还这样放任,恐怕终有一日会养虎为患。”

      “言尽于此,希望路翁好好考虑一下,不要让这等大魔头成了气候。”

      说完,这位黄山拱拱手,施施然离开了大殿,只剩路翁坐在上首沉思,那位青年则一直沉默站着。

      “雁云,你说,那位妖师如果转世,真的会走魔门这条死路吗?”

      “师叔,这,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我是他,应该不会,而是会找个道场修行个几十年,到时出来,天下无敌,再有造化道为奧援,有何大事不成?”

      “是啊,所以这事处处透着奇怪,如果真是妖师转世,干嘛一直这样晃荡,唯恐明廷找不到他,隔三差五弄出点动静。”

      “如果不是,那明廷这样一直追着他是为什么?都折了好几位金丹了,金丹真人不要钱了吗?”

      “师叔,会不会是介于两者之间,就是那人虽然不是妖师转世,但是却是承接妖师衣钵的修士,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矛盾。但是如果是如张天师得老子传道之类的,就说的通了。”

      “嗯,也不是不可能,此事暂时搁置,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不要搭理。”

      “至于那三个弟子的死,暗中查访,只可能是魔道修士干的,那位妖师或者他的传人不会如此不智。至于暗算锦衣卫的东西,都是可以通过使用灵物达到的。”

      “是,师叔。”

      且说黄山出了水府,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何时是个头啊?”

      旁边驾驶灵舟的郝摇旗开口道:“大人,我们能不能跳过这雁荡派,直接说他身上有通天灵宝,发动无数修士去追索他,不信找不到。”

      “放心,如果他们不识相,有的是办法整治雁荡派,必会给他们一个教训。”

      “是!”

      且说周元,回白鹭洲后,依旧如往常一般,只是这次,酿制的酒类多了一点。

      然后,隔一段时间,驾驶着小舟,去卖酒,惹得沿途无数修士称呼他为酒徒。

      而趁此时机,周元见雁荡派一时没有大动作,便放松警惕,将灵曲制作拉上日程。

      那琉璃净水瓶内自含空间,临时隔出一个没有水的地方轻而易举,放置灵曲很简单。

      这一日,修行完,他便拿出了那大鼎,仔细看了起来。

      这鼎异常沉重,但是浑身并无符文,鼎身上的暗红锈迹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周元闻着,眼前却有一种面对光明、阳光的感觉。

      他试着打入一两个符文上去,却并无反应,看来是真的没有被祭炼过,应该还处于器胚的状态。

      想了想,他也没办法,以他现在的本事,炼器就是个笑话,除非等他哪一日三昧真火大成。

      没办法,他只得爬进爬出,仔仔细细将这个丹鼎洗刷了几遍,但是那些锈迹却丝毫无损,反而愈发夺目。

      他想了想,然后并没有去管,而是将丹鼎仔细看了看,这丹鼎的形制与普通丹鼎并无二致,分上下两层,下层熬药,上层成丹。

      他将先前所选取的酒曲选了一粒出来,依照先前制作酒曲的办法施为,只是这次,所用的灵米是筑基期的,操作都是在丹鼎中完成的。

      当酒曲与灵米充分混合,捏制成丸后,原本是要放到温度、湿度适合的地方保证菌种生长的,但是此时,他们却先被放在丹鼎中放了三天。

      然后,在丹鼎下方加入灵水,外面燃烧起灵木,直接蒸了起来。

      这就是第一次熏蒸,将开始生长的酒曲放于密闭空间中,以灵水、灵火熏蒸,持续一天,让正在生长的菌种适应灵气充裕的环境。

      一天之后,又等了三天,让菌种自然生长,这就是第一次熏蒸,历时四天。

      如此,三天过后,又再进行一次熏蒸,如此九次,菌种彻底适应灵气充裕的环境,又在水火交杂的丹鼎中经历九次蜕变,如果能保留下来的,就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能自发吸收元气,日后放到灵酒中,也能如此,助灵酒进阶到金丹期。

      四十天后,周元打开丹鼎,拿出丹丸看了看,基本上全都变成了黑乎乎的粉末,手一捏,就碎成了粉,显然失败了。

      不过周元也并不气馁,他知道,这才是正常。当年灵酒门制作灵曲,十次能成功一次就是运气好了。

      不过,总结经验教训还是需要的,他看了看这些粉末,猜测着为什么会失败,是温度太高了还是太低了?是丹鼎密封性不好还是太好了?

      想了一番,不知所措,他决定再来一次,这次保持丹鼎内的温度低一些,只是保证里面有淡淡的雾气就行。

      说做就做,反正他现在除了修行,这也算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了。

      又一个四十天过去了,再次失败,他拿出那些丹丸一看,上面灰白、黑迹处处,比寻常酒曲还差一些,他看了看,就知道,这是那些菌种没有彻底生长,导致有些地方竟然烂了。

      想了想,他将这一次的丹丸丢了,准备再来一次,如果这次还不成功,就不做了,歇一段时间再说。

      这制作灵曲的难度超乎他的想像,关键应该就是熏蒸时的温度,温度高了,灵曲直接被蒸熟了。温度低了,菌种发育不完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