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视频app网站

      “下次见面预测是两周后。”

      金发红瞳的年轻人嬉笑着搭住了同伴的肩膀:“都准备好了?”

      “当然。”

      黑发施法者略一回忆道:“够活一天的应急包,跑路用的一周包,长期求生的一月包,以上三种都有四份。”

      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他还有撬锁、钩爪、绳索等用具,以及长短刀具,枪械。

      “.....有这个必要?”

      “有,安全是第一位。”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住进核灾庇护所。

      现在整个学校里都洋溢着一种轻松惬意的气氛,即将发生的一切在学生们眼里不过是场突然到来的假期,还可以看到与往常稍有不同的风景,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你想好假期里干什么了吗,还有到时候住哪儿?”

      “就住自己家。”

      阿尔伯特抬手看了眼时间:“我半年前就申请了打通前往【下城区】的通道,也已经打通了。”

      施工人员来自国家建设管理局,这算是基层人员的收入来源之一,他们做事的效率很快,推销相关产品和帮忙做规划也很热情,最终成果令人满意,虽然由于某些制度的问题,他不能直接进入到下城区活动,但那里的情况他早就了解过了,心里有数。

      “.....你这人靠谱是真靠谱。”唐吉诃德悄悄再凑近了些,在只有两人能看到的角度敞开大衣内侧,露出里面的瓶子,“不跟你扯这个了,老特,我这儿有好东西你要么?”

      “什么玩意儿?”

      “果酒。”金发年轻人的笑容中带上了一丝微妙,他冲阿尔伯特挤了挤眼睛,“20年的,不醉人。”

      “艹。”阿尔伯特笑了,“你小子,就知道诱惑我。”

      “那你要吗?”

      “要。”

      他不动声色地把那瓶酒纳入到自己的【随身空间】里。

      “就这样了啊,先走了。”

      “不到我家吃顿饭?”

      “算了算了,我可求求你做个人吧。”唐吉诃德略有浮夸地叹了口气,“我胃不好,让我多吃点人饭,别再塞狗粮了。”

      “那两周后见。”

      “欸。”

      他走了。

      金发红瞳的年轻人加快了脚步,拉开好几米的距离,用右手食指和中指点了下额头,再向阿尔伯特甩了下表示再见,跑动起来,有意绕开了人群,尤其是成群结队三三两两的女孩们......这家伙在某方面是真没得救,诚如其多言,他对现实中的女孩都没兴趣,当然,其性取向完全正常,只对女涩图冲得动,看本也只看纯爱本,不过面对活生生的女性,他的应对模式更像朋友和兄弟,至于美女,唐吉诃德更像是在欣赏风景。

      这货现在连冲涩图都是云的,嘴上说句“冲了”就没下文了,对缘分是真随缘,都佛了。

      阿尔伯特看了眼不断从教学楼走向通往城区的主干道的学生们,又回头看了眼教学楼,选择在从楼梯口等候,此时,学校的广播系统适时地响起传遍整个学校的声音:

      【霍尔曼第七高级魔法学院师生职员请注意。】

      【霍尔曼第七高级魔法学院师生职员请注意。】

      【本校将在两寻后,即十二寻时封校,图书馆,锻炼区等资源也将关闭,请一切人员在两寻内离开本校,以免意外封闭。】

      【请带好随身物品,确认无任何物品遗留状况.....】

      开始下雪了。

      外面刮着大风,漆黑如墨的乌云翻滚着,像海啸中翻腾的波浪,细碎的雪花和黄豆大小的冰雹落下,归家和前往宿舍的人们都加快了脚步,这种程度可动不了他们,在施法防护下,人们的体感甚至是温暖,但这种天气终归会影响心情——不喜欢这样的都赶着在房间里窝着,喜欢的则筹措要打雪仗。

      “耶噫!”

      女孩的声音伴随着几百公斤的力量冲撞了下他的后腰,结果阿尔伯特和来人一起跟随着惯性坠下台阶,稳稳站住。

      【霍尔曼第七高级魔法学院师生职员请注意。】

      【霍尔曼第七.....】

      学校的广播开始了第二次重复。

      “我们回家。”

      阿尔伯特扶住了已经轻车熟路的挂在他背上的猫娘的大腿。

      然后一条狸花猫毛色,长而蓬松的猫尾缠绕在他的脖颈上,温暖顺滑的触感为本就体感温暖的男巫又添上几分温度,感觉上就像缠了条围巾一样,他缩了缩脖子,顺滑得像高级绸缎一样的皮毛刺激了下他的感官......还挺舒服的。

      这时,他感觉到背上的猫娘对自己的耳朵哈了口热气,下意识地躲闪了下,笑了:

      “别闹。”

      “诶嘿~.”

      她把下巴搭在他的肩上,眯起眼睛,感知着他的体温。

      然后两人开始归家。

      而就在此时,数公里外的某处,一只戴着黑色领结的老鼠人模人样地站在一处布置得非常喜庆的大厅中央的发言台上,被穿着各式各样的人们围着,这里所有人,都能通过扩音设备清晰地听到小鼠的“说话声”——那是其操纵者震荡空气模拟出的声音。

      这是【雷明顿通用技术公司】临时召开的一场酒会,通用公司各地方分部现在也是差不多的情景。

      “诸位,感谢你们前来参加此次酒会。”

      小鼠的控制者阿尔伯特说:

      “很高兴看到,今年站在这里这种场合的员工朋友增加了一倍有余,特别是,在员工中涌现的,大量值得培养和信任的新人.....”

      “额......朋友们。”

      它“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扫视台下,挠了挠头,似乎对状况有些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那么严肃?”

      小鼠举起两只前爪——

      “举起你们的酒杯,开心一些!不然我搞这个酒会意义何在?我还要回家洗衣服呢!要是衣服有味儿了,我会被老婆咬的!”

      台下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气氛一下子舒缓下来,个别男性员工更是神情微妙,人群中传出议论声,隐约能听到“妻管严”。

      “好啦好啦,我没什么可说的,只想提醒大家最近都注意安全,这么大的怪天气,我长这么大可都是头一回,安全第一嘛。”

      “至于现在———”

      它看起来笨拙地举起了比它的体型大上不少的酒杯:

      “干杯!玩儿的开心点!”

      “哦哦!”““干杯!——””

      然后有人开始唱起歌,另一些人开始伴着节拍舞蹈,小部分在人群中乱窜,还有那么几个饿死鬼投胎一样对着餐点开吃了——这支极富活力的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