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艾露莎裸体

      “恩人,您,您怎么有这么多兽丹?”是不是都是您杀的魔兽取的,柳昇转向云初。

      “哦,我在森林内围呆了一段时间,总有一些小动物送上门来。我觉得应该有用就留下了!”云初随意的道。

      柳昇看向其中几个很大的兽丹,颜色已经是银色,至少七阶的魔兽,怎么也得修炼上千年,要知道十阶的魔兽都能化形了!这位是打劫了这西部森林了吗?

      “恩人,您这些兽丹都是宝物,这么放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你把关于修仙的知识告诉我,我送你一颗如何?”

      “不敢,不敢。我这里有几本关于修仙方面的书籍,您看看。”柳昇看出来了,恩人八成是玄修,不然怎么力大无穷呢!想要了解修仙知识也是情有可原。

      云初接过书籍,翻开一看,还好,不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这具身体的原身跟着她母亲云梅学过一种文字,恰好就是这种。

      云初很快看完了基本书籍,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你有没有修炼的基本功法,我可以拿兽丹和你换?”

      “有的,有的,只要恩人需要,这些不打紧。”柳昇现在只怕得罪这位,要知道那些雇佣兵可是连一回合都没走下来,就直接去地狱报到了,而观察这位,仿佛没事一般,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高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

      什么时候杀人也是家常便饭了!

      还有那一堆兽丹,明明价值连城,可是他就是连想法都不敢有。现在只想把这位哄开心了!好早点脱离魔抓,不,离开这里。

      云初简单的看了看,很是满意。总算不是两眼一抹黑了。

      “恩人,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都是女子的衣物,您看需不需要。”柳鸳眼里很是崇拜!

      “好啊,谢谢啊!这个给你!”云初随手抓起一颗兽丹递给了她。这个女孩有着自己向往的东西,善良和温暖。

      做了特工那么多年,什么任务没有执行过,至于善心那东西,早就丢了,或者说麻木了!云初看了看依然坐在背篓里的老者,同情心?没有,纯粹是觉得这么做是对的,或者说那一刻想这么做。

      “不,不用,恩人,你救了我们,是我们该感谢你才对!”柳鸢神情真挚,没有说谎。

      “给”云初扔给了她,转身挑着自己的担子走了。

      柳鸢一个踉跄,抱着怀里的兽丹,眼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恩人,我叫柳鸢,我一定会来找你的!”柳鸢立着原地,满是不舍。

      云初......我才不要你来找我,不知道养人很费钱吗?

      云初自然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消失在了夜色里。

      就这么走了?柳晟有些不敢相信!

      “鸢儿,你的决定是对的。我们先回去,把这件事报给主家,还有把兽丹藏好了!”柳昇其实是无比羡慕柳鸢的,怎么不随手扔一个给我呢?你强迫我收,我不敢不收的啊!

      “我怎么就没想过给恩人送点东西呢!”柳昇很是后悔。

      云初走着,突然又发现了一条河,想着眼睛一亮,终于可以洗洗了!

      云初拿着柳鸢送给自己的衣服,比了一下,大小正好,看来这位美女还是一个有心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件法衣,可以变换大小的。

      云初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只觉得浑身舒爽。抬手看了看,虽然还是很胖,但是已经比原来瘦了太多了,果然还是瘦一些好看。

      云初看向老者,这么久了,还是原样,难道没有新陈代谢么?要不要给他洗一洗?

      “老人家,我给你也洗一下吧,嗯,长时间不洗澡是会长虱子的,你不说话就表示答应了!”

      云初说完,伸手准备把老者提出来。

      “咳咳,丫头,是你救了我吗?我身上很干净的,不用洗!”背篓里的老者感觉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其实他早在一天前就醒了,只不过觉得云初非常有意思,而且觉得呆在筐里也是一个有趣的体验,便故意没醒过来罢了!

      “老人家,你醒了?那就更要洗洗了!嗯,从我把你捡过来,已经半个多月了,你都没有洗过。”

      “我真的不用。”

      “你不会是怕洗澡吧?”what?云初没想到还有人这么怕洗澡的。

      “你看看我身上可有臭味?”

      “没有”云初鼻子嗅了嗅。

      “你是修仙者!”十分肯定的语气。

      “对,聪明!”老者从背篓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丫头,想学修仙吗?”

      “想”,这是实话。

      “来,这是验灵石。测测你能不能修炼。”老者掏出一个亮晶晶的玉石。

      “哦,好!”云初用力握住,然后,没有然后了!

      “怎么没有亮?”

      云初打开手心,一堆玉石沫从指尖滑落。

      “碎了!”

      老者嘴角抽搐,内心哀嚎,我的极品测灵石啊!忘记这丫头力大无穷了!

      “再来试试,一定要轻轻的握住就行了!”不然又给捏成粉末怎么办!

      “好”云初无比干脆,当然也有些心虚,没控制好力度。

      一时间,测灵石发出耀眼的光,然后碎了。

      云初......这玩意真的不结实,真没用力!

      “丫头,你有师父吗?”

      “有啊,托尼,代号无常。”黑白无常的无常。

      “哎,是哪个门派的,你这样的弟子竟然就把你放养在外,实在是浪费好苗子啊!”老者痛心疾首,同时一门心思的挖墙脚。

      “门派啊,好像没有门派!”云初想了想。

      “不对啊,你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丫头,你骗我!”

      “老者随后翻开云初的藤筐,你看看,你这些东西,每一件拿出去都价值连城,你就这么丢在这里,简直是,简直是,拥有宝山而不自知啊!而且你对修炼之事一窍不通。丫头,你肯定想反正别人也打不过你,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今天遇到的是玄修,关键是他们修为低下,要是遇到厉害的修仙者,你就凶多吉少了!”老者语重心长的道。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忽悠占了几层。

      云初......貌似很有道理,厉害的修仙者可是能移山填海。

      “嗯,你说的有理。可是要当我的师父没那么容易的。”云初想了想道。

      “我是仙岳宗的太上长老,化神修士,丫头,你可是有大运气啊!”老者背着手等着拜师。

      “化神啊,看上去很厉害!”云初想了想。

      “你为什么掉坑里?”云初随即又问道!

      老者完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夫修炼出了点岔子”老者叹了一口气,是自己急功近利了,想着修为很多年没有寸进,便急切了些。

      “走火入魔?”云初歪着脑袋!

      “也不算是!”老者头大!以前拜师的人能绕城一圈,现在自己这是被嫌弃了?

      “拜师吧,我还没有想好!不过,我救了你,你把你们宗的功法给我一些吧!”云初想了想道。

      “不是说知恩不图报吗?”

      “修仙之人讲究因果。再说我不讲究这个!”云初诚恳的道。

      “好,这是从练气期到金丹期的功法。丫头,老夫等着你来拜师。”老者一挥手,一堆书籍玉简凭空出现,然后,老者又把这些重新收进一个储物戒子里。还十分妥帖的把练气期的入门功法放在外面。这丫头有时候很精,有时候又无比的大方,连自己都看不明白了!

      哼,小丫头没见识,不知道天渊界化神修士也没有几个吗?还嫌弃自己!总有你后悔的时候,到时候求着拜自己为师。老者越想越觉得这个画面一定很有意思,自己无比期待起来!

      云初拿着功法,依葫芦画瓢的修炼起来。嗯,第一步其实不是叫练气期,应该叫凝气期。凝气期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阶,然后才是进入练气期成为真正的修仙弟子。

      云初很快便进入空灵状态,感悟着灵气,只感觉一个又一个的光点顺着自己的筋脉进入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汇聚成一条灵气带。

      老者眼神一凝,这丫头这么快都进入凝气期了?

      要知道家里的天才,也是用了一周方才感气入体,进入凝气期的呀。

      云初只觉得修炼起来异常舒服,一时间废寝忘食起来,“哎,终于练气期了,可以用储物戒子了!”

      老者......三天直接跳一个大阶,进入练气期,你还想怎么样?

      “丫头啊,你看看,我给你的功法好吧!要不要考虑拜师?”老者直接自己打脸自己,神情那叫一个虔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