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茄子app差不多的软件

      五丰街十三号。

      牌匾是新挂上去的。

      颇为大气的四个字——笑谈煤铺。

      围绕着这间大铺子,事情其实已经酝酿了两天了。

      京城做煤炭生意的好几家都有派人来过,既有煤炭的厂家,也有经销商,甚至还有做零散小买卖的。

      大家都是经营炭火的,自然知道天气转冷只在这两日间,这北方的天气一旦冷起来,没有炭火谁能受得住?

      往年这时候大家都在等着数钱,今年却只有浓浓的危机感。

      出来蜂窝煤这个东西不可怕,别人可以做,自己也可以做,又不难。

      可怕的是这背后的人太自私、太霸道,竟是只想着自己大赚一笔。

      这人先把煤渣收光了,才开始大肆做蜂窝煤,又把价格定得那么低,让别人没有操作的空间。这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把整锅都端走,不许别人分一杯羮。

      “这么低的价格,大家伙学着他做?既卖不上钱,又晚了一步。依他目前的手段看,入冬前我们未必能挤得死他,怎么办?”

      “怎么办?全京城的煤渣都给他收了,你总不能把上好的煤炭砸成渣,挤成蜂窝,再跟他卖一样的价。”

      “呸,这个人的心啊,竟然能坏到这个地步。”

      “那就弄他!”

      “对,弄他!”

      于是大家伙一合计,还是得给这人一个教训。

      大家都是体面人,自然不会一群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你们不能自己把钱全赚了”之类的话,于是派了个名叫郑文星的代表来谈。

      两天来,郑文星已经在笑谈煤铺扯皮了很多次了,对方出面的是个老掌柜,看着笑吟吟的,却极是强硬。

      郑文星先表示想向笑谈煤铺进货,咨询一个进货价。对方的老掌柜却表示一文钱都不能让。

      郑文星又表示可以依原价进货,但大家一起将零售价往上涨一涨,大家一起发财。对方却表示一文钱都不会涨。

      郑文星只当对方不明白,便笑着劝了好一会,道是如此一来,你笑谈煤铺其实还能多赚一些。

      “毕竟现在的价格确实是卖得太低了。”

      那老掌柜便道:“没关系,我们少赚一点也无妨。”

      这便是故意的了,郑文星心中冷笑,面上却还是一幅笑脸,道:“那这样吧,你们有多少蜂窝煤,郑某全收了。”

      他心道:本想带你们入行玩,你们不玩,那便滚吧。今天我收了你们所有货,过几个月新的煤渣到了,我让你在这行立不下去。

      没每想到那老掌柜道:“不好意思,我们东主说了,目前我们的货是……是什么状态来着……对了,限购!一家一天最多买三车。”

      郑文星脸上的笑意便僵住。

      这便是给脸不要脸了!

      给你赚钱的门路你不走,那便去死吧!

      郑文星看了一眼笑谈煤铺里堆得满满的、整整齐齐的蜂窝煤,怒由心起,恶向胆边生。

      “这京城里竟还有这样不识好歹的人!告诉你家东主,让他等着瞧吧。”

      老掌柜道:“郑爷慢走,敝店下午有‘优惠活动’,郑爷到时也可以来看看。”

      看着怒气冲冲的郑文星摔门而出,老掌柜便走到铺子前望了望。

      街上已站了很多人。

      有人见他出来,便喊道:“唐掌柜,什么时候开始卖煤?我等着烧火呢。”

      老掌柜便摆手笑道:“大家要买煤的现在自然也可以买,但一会我们店里有活动,现在买就怕大家伙吃亏了。”

      便有人喧哗起来——

      “啥叫活动?要去哪里活动?”

      “蠢货,活动就是要再让价……”

      接着便是一阵议论之声,极是热闹。

      唐掌柜又是安抚了好一会,转头正想进店休息,却见有伙计引着一个极俊俏的少年,道是要见自己。

      这少年面嫩得很,却是穿着箭袖服,也不知是不是武人。

      但看到衣服质地不错,想来也是富贵人家出身。

      唐掌柜这两日见多了这些人,只道他也是想与自己谈生意的,便笑了笑,让伙计招呼他到里间坐下。

      那少年神色有些激动。

      唐掌柜笑了笑,说道:“敝人唐伯望,忝为此间的掌柜,公子有何事相商?”

      少年听他名号,愣了一愣。

      唐伯望见他神情,笑道:“公子莫非是听过老夫的名字?”

      “老先生竟是姓唐?”那少年道,似乎变得恭谨了些,神情间竟还有些涩然。

      “不错。”唐伯望抚须应道,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吗?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却听那少年道:“小辈名叫……王老虎,想请见老先生的……嗯……东主。”

      唐伯望又打量了这王老虎一眼,也不知这少年为何这么客气。

      王笑却是心中翻滚。

      他本以为唐芊芊带着生意上的钱跑路了,莫名的有些失望。

      没想到他在那小煤铺前面站了一会,却听到有人说“今天要买煤,要到五丰街的笑谈煤铺,听说有大活动呢,这家把所有的煤都运过去啦……”

      这活动却是他先前与唐芊芊交待好的。没想到官府来查了,她竟还从容不迫的做生意。

      王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境。大概便像……玩了很久的游戏存档又找回来了。

      总之,一瞬间惊喜也有,赞叹自己看人的眼光准也有。

      千头万绪涌上来,他心中五味杂陈,便匆匆赶过来,只想着尽快见唐芊芊一面,将她……嗯……好好夸上一夸。

      此时,王笑见眼前这个唐伯望年过五旬,相貌堂堂,颇有气度,绝不是一般人。

      他心中一跳,不由暗道:“这莫不是唐芊芊的爹?”

      如此想着,他再打量了这抚须而坐的唐伯望一眼,一股敬意油然而生……这父女俩,自己都想要。

      唐伯望却是淡淡道:“如今想见我家东主的人确实不少。但我家东主已将此间之事全权托我。公子有事但与我说不妨。”

      全权托你?

      那定然是了……游戏存档又找回来了,还附送一个很厉害的英雄,这很好。

      王笑点点头,道:“我们打算今天下午就做活动?”

      “不错。”

      “她却也不提早和我说。”王笑道,心说没有手机就是不方便。

      他便沉吟道:“若是准备好了,早些做也好,天马上就要冷了。但人手一定要备足,免得出了乱子……”

      唐伯望皱了皱眉,疑问道:“这位公子,你到底所为何来?”

      王笑便摆出一派稳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唐姑娘人在哪里?老先生让她与我一见便知。”

      唐伯望微微有些恍神。

      许多年没见过这样的美少年了,丰神俊朗,公子如玉。

      呵呵。唐伯望不由心中冷笑起来:

      这些人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了。

      也不知这些人哪里打听出我东主是个女子,居然找了这样一个美少年来,想骗老夫去把我东主引出来。

      这竟是个……美男计?

      呵,利令智昏,竟出这样的昏招。

      “公子既无事相商,便请自去吧。”唐伯望站起身,淡淡道。

      “老先生你听我说……”王笑还待开口。

      唐伯望见他还要纠缠,不耐烦地挥了挥身,便有两个伙计上前拦住王笑,极有礼貌地笑道:“公子请回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