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视频

      “你怎么会这么问?”

      她这个态度是在养情人?

      祝修垂眸:“没事,我就随便一问。”

      祝修随便扒拉几口之后放下筷子,说一声:“我吃饱先下去了。”

      走到门口祝修折回来看莫凉:“今天需要祝修给圣君暖床吗?”

      莫凉:“……”

      多多少少是有些无语。

      她看起来是一个很饥渴的人?

      莫凉挥了挥手示意祝修下去。

      等祝修走了之后莫凉才开始大快朵颐。在外人面前,多多少少是得端着一些。

      折疏:“……”

      折疏见此给莫凉端了杯水,脆生生的劝了一句:“圣君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莫凉嘴里叼着一块鸡块,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着折疏。

      折疏这语气中莫名的宠溺是怎么回事?

      折疏看着莫凉清澈懵懂的眼神,心突然就软化了一下。她家圣君怎么突然间变这么可爱了?

      于是折疏的眼睛里多了些老母亲般的慈爱。

      “……”

      莫凉把东西吃完之后擦了擦嘴,随便问了一嘴折疏:“羌色最近在干嘛?”

      折疏只惊愕与莫凉的好胃口。

      她居然把这一桌子菜都给吃光了!

      莫凉顺着折疏的眼睛望过去,突然有些尴尬。她以前就很喜欢吃东西,但是胃口却很小,吃不了多少就饱了。

      但是穿书过来之后,实力改变,也许自身的体质也有些改变。吃了这么多也没有饱胀感。

      听到莫凉略有些尴尬的笑声,折疏才反应过来。

      “羌色最近和娱人走的比较近。圣君,需要盯着她吗?”

      折疏心中对羌色还是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

      莫凉抬了一下手,沉思了一会然后问折疏:“羌色和娱人的关系很好吗?”

      “圣君忘了吗?羌色是以前圣君在这里随手救下的一个婢女,从此之后羌色也就跟着圣君了。”

      “都是一个宗门的,应该跟娱人的关系也不错吧。这些年羌色多多少少也和娱人有些往来,我以为圣君知道。”

      莫凉:“……”

      原来的圣君应该知道,但是她只是一个弱鸡,她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

      “包括圣君灭这个门派,留下陆君辞,也都是羌色提了一嘴。”

      因着与羌色是朋友,折疏终于还是没有用怂恿这个词。

      尽管当时羌色提议让原主回去报仇,折疏是有些不满的。但是当时圣君都同意了,折疏也不好再说什么。

      莫凉:“!”

      莫凉一惊,顿时抬眸看向折疏。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羌色为什么让我留下陆君辞?她有说什么原因吗?”

      依照原主的性格,不可能羌色说什么她就干什么。

      原主有她自己的判断能力。

      折疏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莫凉懒得理这些琐碎的小事所以记不清了。

      折疏努力回忆:“好像是羌色说了一下陆君辞她挺中意的吧。所以当时圣君就把陆君辞给留下了。”

      原主那边对婢女这么好的吗?居然是有求必应。

      莫凉心中想着。

      “但是在此之后,我发现羌色也没有对陆君辞有多大的关注,我只以为她说中意陆君辞是一时兴起,但是前些日子听到羌色说她喜欢陆君辞……”

      就很离谱吧。

      后面的话折疏没说出口,但是莫凉看折疏的表情多多少少能猜到几分。

      “圣君对陆君辞很不错的,后面发现陆君辞的天赋也还可以。就给了陆君辞一卷上乘的功法。陆君辞也很争气。”

      “那个时候圣君总是恐吓陆君辞,说要是陆君辞在多少时间之内突破不到什么境界就掐死他。”

      “但是我知道圣君不会的。圣君很善良。”

      莫凉:“……”

      听见折疏对莫凉的夸赞,一向厚颜无耻的莫凉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折疏对她自带粉丝滤镜,这位圣君的手上有这么多条人命,折疏居然还能夸她善良。

      但是没过一会莫凉就想明白了。

      身边最了解她的人都说她善良了,那她就是善良。

      嗯。

      她本来就善良。

      以后她的优点又多了一条。

      “圣君当初既然已经放过了陆君辞,那就证明这件事在圣君心中已经翻了篇。圣君不会因为陆君辞的特殊身份而对陆君辞特殊对待。”

      原主对陆君辞一直都有很高的期待,也许正是因为陆君辞天赋不错,她才愿意多看陆君辞一眼。

      但是陆君辞不见得就能正常对待莫凉。

      恨意在他的心中已经生根发芽。

      “只要陆君辞不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圣君是不会对陆君辞动手的。”

      这就是折疏最为崇拜的人。

      性格如此鲜明。

      善意夹杂在狠厉与毒辣中。

      活得坦坦荡荡,也不屑去做一些小人行径的事情。

      “不过圣君,听婢子一句劝,您还是得对陆君辞小心些。”

      明眼人其实都能看出莫凉是在培养陆君辞,但是陆君辞毕竟对莫凉有强烈的恨意,万一陆君辞转过头来反咬莫凉一口呢?

      谁也说不准。

      莫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一边陆君辞还是听进去了唐权的话,专程挑了一个时机与娱人面对面的谈谈。

      只不过,陆君辞对谁都没有一副好脸色。

      问娱人的时候本想放轻语气,结果话一出口,眉头还是拧着的。

      “娱人,我有话问你。”

      娱人欣喜异常。

      自从那日在焚月宫里之后,陆君辞就没有主动找娱人说过话,看见了也装作没有看到一样。

      如今陆君辞主动来找她,她真的很激动。

      “公子你说。”

      “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陆君辞死盯着娱人的脸,希望能从娱人的眼睛中看出一些什么。

      然而娱人脸上的笑容仅仅只是一僵。

      “公子你说什么呢。当年的事情我能知道些什么?”

      陆君辞一伸手,一股吸力便从陆君辞的掌心传来。原本站在地上的娱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陆君辞手中。

      陆君辞的手死死钳住娱人的脖子。

      陆君辞冷冷说道:“你要是不说的话,就别怪我用搜魂术了!”

      搜魂术这种功法可以搜寻人脑海中的记忆。

      而且只有修为高出对方很多的人使用这种功法才有可能成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