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不好使

      毛驴哒哒拉着他们到了县里,天色已经大亮。

      曹小柒估么着走了有两个小时,冷得她整个人都僵了。

      离得倒是不远,就是路不好走,颠得隔夜饭都要吐了,压根不是电视剧演的那种。

      什么青石板路,想也是,怎么可能嘛。

      “到了到了,奶瞅瞅乖宝是不是冻坏了。”

      “没有,冻坏。”

      苗老太抱着她下驴车,曹旺田过来扶一把,站稳了牵着驴车打右边儿去了。

      曹小柒瞅着县城大门就在眼前,便宜爹咋拉着驴车走了,拍了拍奶奶的胳膊。

      “爹爹,去哪?”

      她现在说话可谓是神速,都能听出语调了。

      实在等不及慢吞吞的进步,一个字一个字蹦的心塞,反正在她奶眼里她是天上下凡来的。

      其他人倒是惊奇,被苗老太一顿喷都乖了。

      “你爹去停驴车了,咱们在这儿等等。”

      曹小柒瞪圆了眼睛满是好奇,为什么不进去,“进去!”直接坐着驴车进去多方便呐。

      “乖宝是不是想进去啦?里面不让驴车进,你爹这个毛驴性子墨迹什么呢。”

      苗老太脾气又上来了,曹小柒听得一知半解。

      曹旺田一脸急色的跑过来,“娘,看驴车的说今个儿驴车多,涨了两文钱。”

      “涨就涨了,能咋,要不你搁这儿看着驴车等着不成?”苗老太没好气的骂道。

      曹旺田一脸憨笑,当真了,“那,那也行。”

      “娘,那我就搁这儿等着,能省五文钱哩。”

      苗老太张嘴就骂,“你搁这儿,那鸡蛋谁卖呀?我抱着七宝卖鸡蛋你咋这么能耐咧。”

      要不是腾不出手,苗老太非得打一顿。

      曹小柒适时开口,“奶,进去。”

      “好好,奶带着我们乖宝进去。”苗老太回头吼道,“还不跟上,把鸡蛋背上。”

      “欸,来了来了。”

      曹旺田被骂的蔫儿了,曹小柒看得还怪难受的,伸出爪子艰难的掏了颗果子。

      “吃。”

      苗老太瞅他一眼,曹旺田就不敢伸手了,怕他老娘骂他老大个人馋孩子东西。

      “看我干啥?乖宝给你不接着想干啥呢。”

      “没,没嘿嘿。”

      曹旺田又一脸开心的摇头,朝曹小柒喜滋滋的笑。

      便宜爹挺好哄。

      曹小柒弯了弯眼睛,自己个儿正色打量起县城来,比曹家村好了不是半点啊。

      县里的路虽然也不是青石板路,但很平坦,走起来不会深一脚浅一脚的。

      人流量不少,全都灰扑扑的,面黄肌瘦透着一股营养不良,他们来这条巷子不宽。

      但是很长,一眼看过去都是坐着小马扎摆着摊儿卖东西的,曹旺田把背上的筐卸下来。

      两个小马扎,苗老太累了这会儿坐下来歇歇。

      曹小柒挣扎想要下去,“奶。”

      “乖宝不乱跑啊,就在奶这儿,跑丢了被人拐了奶可得哭死。”苗老太说道。

      曹小柒乖乖点头,睁着大眼东瞅瞅西瞅瞅。

      他们来的不算早,这位置有点靠里了,外头不少卖鸡蛋的摊儿,买着了的人就不往里走了。

      苗老太爱干净,灰扑扑的衣裳就那么两身还打了补丁,但永远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的。

      鸡蛋也是,一个个擦得白净,没有沾半点鸡粪。

      摆了半晌午了,零星卖出去点,要的都不多。

      苗老太都忍不住东瞅西瞅了,曹旺田一脸不着急的开口,“没事,娘你别急。”

      “下午咱再摆一下午,指定就卖出去了,下午来卖的人少了,我每次来都是这样,我都摸清这里的情况了嘿嘿。”

      曹旺田一脸聪明的样子,曹小柒不忍直视。

      便宜爹是真傻啊。

      苗老太嗤笑了声,骂道,“你摸清上午卖的人多咋不早出门,早点过来占个前头的地儿上午卖光完事,非得等下午!”

      曹旺田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悻悻的点点头

      “我下次记着。”

      成功收获白眼一枚。

      快到中午的时候,苗老太做主收了摊儿,鸡蛋还剩下不少,由曹旺田背着。

      三人拐出巷子,苗老太寻了个小面馆进去,曹旺田看着价格乍舌小声道。

      “娘,你和小七吃就成,我怀里揣着饼呢。”

      曹小柒暗想,便宜爹憨是憨,孝顺是真孝顺。

      扭头看看那块牌子上的价格:阳春面小碗五文,大碗六文;羊肉面小碗七文,大碗十文。

      这个价格说实话,以曹家的家底来说不便宜。

      一颗鸡蛋才能卖三文,三十颗鸡蛋卖九十文。

      家里养了六只母鸡,一个月下来才能攒点。

      家里的进项,除了便宜爹和二伯去偶尔镇上打零工能挣点,也就靠这些鸡蛋了。

      怪不得奶奶抠,这日子不抠着点儿不行啊。

      苗老太瞪了曹旺田一眼,“坐下,又不用你掏钱。”

      “不是,我……就是觉着浪费。”曹旺田郭过来坐下,面馆里的小二过来招呼。

      “两位要点什么?”

      苗老太张口就来,“两碗阳春面,一大一小,再给我整个空碗来,给我孙女儿吃。”

      “好勒,您稍等。”小二很热情,没一会儿端着两碗面过来了,热腾腾的汤汁儿冒着气儿。

      “给您的空碗,慢用,有事您吆喝一声。”

      曹小柒看着面条眼冒绿光,她自来了就没吃过面食,此刻可耻的咽了咽口水。

      “呦,我乖宝饿了。”苗老太夹起一筷子面条,放到空碗凉一下,然后喂给她。

      曹小柒吃一口,苗老太吃一口,要不是胳膊腿儿短根本够不着桌子她哪能让人喂。

      太羞耻了。

      曹旺田一人吃那大碗,带着的饼掰开了泡面汤里,吸满汤汁软乎就着面条呲溜。

      最后面汤下肚,吃了个六分饱,曹旺田已然是一脸满足了,十一文钱给的也不是那么肉疼了。

      下午继续去巷子摆摊儿卖鸡蛋,果然如曹旺田说的那样,下午人已经很少了。

      卖完鸡蛋,天色瞅着还早,苗老太已经和人打听清楚了,县里有家同仁堂药铺。

      掌柜的心善,不店大欺人,坐堂大夫也童叟无欺。

      苗老太决定先去这家瞅瞅,抱着曹小柒壮了壮胆,面色镇定的抬腿走了进去,后面曹旺田怂的心肝儿发颤。

      “这位大娘,您是看诊啊,还是抓药呀?”

      “你们管事的呢?”苗老太坐下,摆出架势,“叫你们管事的来,跟你说你也作不了主。”

      曹旺田看得心惊,佩服他老娘胆子真大。

      他进来了脚都不敢挪动,怕鞋上的泥巴脏了人家的地。

      苗老太瞪他一眼,曹旺田忙挺了挺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