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女黄一级绿象

      买完零食上楼,好不容易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动画片终于消停了一会儿,季颜芊芊惬意地躺在沙发刷微博,日常沉迷哥哥们的颜值无法自拔。

      大概也就过了五分钟,耳畔忽然想起一个声音:“小姑,这男的脸都歪了。”

      季远航不知道何时就坐到了她旁边抻着脖子看她的手机,此时季颜芊芊的手机页面正好停留在一张赵宇选秀比赛时的海报。

      自己爱豆被人吐槽这咱芊芊能忍吗?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季远航:“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好看吗?我看你脸才歪了,上一边看你动画片儿去。”

      “哼。”季远航抱着胳膊气呼呼地离开,没有看动画片,他偷偷地溜到了季颜芊芊的卧室。

      他小姑芊芊的卧室很宽敞,各种设备都齐全,有两张床,一张普通的大床,还有一张床很低就像睡在坑里一样。

      季远航蹦蹦跶跶地去了和卧室相连的衣帽间,他开始了他的转场走秀。

      当季颜芊芊意思到他不见了找过了来的时候衣帽间已经一片狼藉。

      “季远航!”季颜芊芊怒从心来,她发誓今天必须好好收拾收拾一下这熊孩子。

      她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一地的衣服,脸色严肃如阎王,“你给我怎么拿出来的就怎么放回去!”

      然后就见季远航随手把自己手里的压舌帽也给扔了,扔完自己哈哈大笑,气得季颜芊芊脑袋疼。

      这熊孩子谁家的谁给领回去,她给季北平打电话。

      她看着一地狼藉就来气,只不过打完电话后她更来气了,季北平说:你打他骂他让他活着就行,送回来不行。

      嗯???

      这渣哥。

      熊孩子还在翻箱倒柜,让人看了有种血液倒流的错觉,季颜芊芊站着冷静了大概几分钟,她拿出了她的鸡毛掸子。

      “从哪拿的给我放哪去,不然我今晚让你睡大街。”季颜芊芊做好了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动作,哇的一声熊孩子他就哭了。

      “呜呜呜小姑好可怕……”

      一个五岁小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单纯的就是想搞疯你!

      后来季颜芊芊花了近半小时哄她,这才让他停止了啼哭。

      季颜芊芊无奈也没有办法,如果这是她自己的孩子,她真的早都啪啪打了。

      接下来就睡觉吧,到点了,好在这次熊孩子没作,不过由于他吃雪糕吃坏肚子了,后半夜可是折腾坏他小姑芊芊了。

      咱芊芊正好借机告诉他要听大人的话!

      当然熊孩子是不会长记性的……

      第二天季远航叼着一根冰棍去的学校。

      身为他小姑,咱芊芊也不想这么纵容他,只是你不给他吃,他就躺地作妖不上学,芊芊用了各种办法也没有办法,就季远航一个顶高三十三班三十个学生。

      因为熊孩子的原因,季颜芊芊一个饮食都不规律的人生活逐渐开始秩序化,比如每天早晨必须几点醒做饭然后送小孩上学,然后晚上准时去接小孩放学,接完孩子就一直陪着小孩。

      季颜芊芊怀疑季远航他有轻微多动症,不看着保不齐就给你祸祸点啥,比如昨天给你翻衣服今天给你翻厨房后天就给你两个地方一块翻……

      总之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他都有可能给你翻出来。

      “季远航!”季颜芊芊寸步不离地跟着季远航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踩着凳子把自己特意放到高处的化妆品给拿下来了!

      自己新买的口红被季远航攥在了手里,她想怒不敢言,语气变好,祈求商量:“航航乖啊,那个有毒。”

      季远航大眼睛睁得圆圆的,他哼笑:“小姑你还当我三岁小孩呢!我妈妈也有这个,我知道这是干什么的。”

      季远航旋开了口红也顺便把季颜芊芊的心也仿佛被扎了一下。

      他说:“这个要涂在嘴巴上。”然后他涂了。

      涂就涂吧,关键是你用力是不是过猛了!

      “哎呀,小姑歪了,你帮我擦擦嘛。”季远航嘟着嘴凑到季颜芊芊身边,他脸上被蹭了一道口红。

      季颜芊芊看着他呵呵一笑,当场她扬起了手,咬牙切齿:“你知不知道那口红有多贵!”

      而季远航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依旧嘟囔着嘴:“小姑,快帮我擦一擦嘛。”

      最后,咱芊芊收回了手,蹲下身来给他擦嘴和脸,至于那口红,大概可能她不配。

      这样在季远航这个熊孩子的陪伴下季颜芊芊“愉快”的渡过了六天,终于熬到最后一天,她哥上午来接孩子,上午的时候季远航非要拉着她去游乐场玩,因为周六,熊孩子不上学,大小姐就只能陪玩。

      人家都是父母领着孩子来玩,可惜咱航航的父母都是大忙人,一年到头他能来游乐场玩的次数真心不多。

      从某种角度来讲,季远航很喜欢和小姑待一起。

      去玩什么呢?

      熊孩子拽着季颜芊芊的衣袖,他说:“小姑,我想玩那个。”

      抬眼望去,两个字入目:鬼屋

      哦,苍天。

      在零伍贰的游戏梦境里,咱大小姐也算长见识了,胆量自然不小,不过吧,做梦和现实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我们去做过山车好不好?”季颜芊芊试图转移季远航的注意力,指着儿童可以玩的小过山车,眨星星眼:“过山车多好玩呀。”

      得到的只有熊孩子一如既往的倔强:“我不!我就要进鬼屋!”

      季远航还说:“小姑,你别怕嘛,我是男子汉我会保护你的!”

      人家都说会保护你了,咱大小姐就勉为其难的买了票。

      只有她们两个人,大小姐这心里一点都不踏实,和一个五岁小屁孩牵手走鬼屋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再看看那位扬言说要保护自己的熊孩子~

      “呜呜呜,小姑我怕,好黑,有鬼,要抱抱……”

      抱你个鬼哦,她腿都要软了。

      季颜芊芊摸了摸季远航的头,温柔得很:“航航不怕,这都是假的,没事的。”

      她话音刚落只感觉有人拍了她的肩膀接上她的话:“不是哦,我是真的。”

      机械的回头,只见一个冒着绿光的面部狰狞留着血的人脸,当时大小姐的尖叫声想破云霄。

      季远航本来只是假哭,这下子直接变成了嚎啕大哭。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手牵着手闭着眼一鼓作气的向出口逃去。

      身后流血的鬼关掉了绿光,不由得掏了掏耳朵,咋舌:“这么不经吓还来鬼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