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谷川夏树

      叶晚笙昨夜失眠了,想了一夜之后,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或者最重要,如果不争宠,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女主发生冲突,所以就不会死?

      这已经就是叶晚笙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生活了。

      毕竟放在这种女男主角必定会在一起的故事里,她要是想要拆散这两个人,估计都会永世不得超生。

      毕竟原著小说之中可是讲了女主那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可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哪里是她这种平凡女子可以比拟的。

      难道要她拿着在王者峡谷送人头和出了大招让人抢人头的功夫吗?

      叶晚笙还在梦里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春夏叫了一声叶晚笙,原本就是浅眠,于是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头还有一些一鼓一鼓的疼痛感,她看着春夏,还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她自己就是在梦中。

      缓缓地爬起来,伸出手撑在床上,微微蹙着眉,带着浓重几分困倦。

      “怎么了?”

      “娘娘,时辰到了,您该起床了。”春夏将一半的帷幔收了上去,站在叶晚笙的床边开口说道。

      叶晚笙叹了一口气,微微低了低头,要是放在在宿舍或者是在家里,定然是要先呆呆地坐一会儿,直到完全清醒了之后,才穿衣服。

      要不然就是先睁开眼睛看一眼时间,看看有没有人起床,时间要是早就耍一会儿手机。但是现在就是不一样了,现在可是没有手机了,也不是原本熟悉的环境了。

      叶晚笙即使不愿意,但是也依旧是拖着疲倦的身体起床了。

      “现在几点了?”叶晚笙揉了揉眼睛,下意识问道,随即问出口之后,立马意识到了现在问几点了不对劲。

      于是乎就改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娘娘,现在是卯时。”

      叶晚笙舔了舔嘴唇,摸了摸鼻子。立马笑着点点头,于是便起身了。

      刚才下意识问的几点,一下子就把她自己吓清醒了。

      她现在总是把现代生活的语言和习惯带到现在的生活之中,这点一定会让她暴露一些什么的。

      “娘娘眼角为何会有泪痕?”秋冬端着洗脸水走进来的时候,开口问了一句:“是昨夜哭了吗?”

      叶晚笙一愣,随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眼角,的确有些干涸的碎渣渣黏在眼角,是昨夜流泪的泪痕。

      “可能……兴许是我……本宫做了一些不好的梦吧?”叶晚笙有些尴尬地说,一时还是很难改过来原本的一些习惯。

      希望可以在短时间里让她自己改变现在一些从现代带来的习惯,适应这里的生活。

      “娘娘还是先洗漱吧!”春夏蓦然开口,随即立马将洗脸水放到了面盆架上,转头看向了坐在床上的叶晚笙。

      叶晚笙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秋冬连忙半蹲下就要将鞋子穿在叶晚笙的脚上。叶晚笙下意识收脚,但是却是已经被秋冬捉住那双光裸的脚丫。

      “娘娘?”秋冬一愣,不解地仰头看向了她,开口问道。

      叶晚笙笑了笑,说道:“我现在……本宫如今还有些不习惯。”

      “娘娘,有什么不习惯的,以前娘娘都是被奴婢们这样照顾的。”秋冬忍不住笑着说道,随即拿出了一双袜子,给叶晚笙穿上了。

      叶晚笙还是不习惯,但是却再也没有说什么。

      她默默地被穿上了鞋子,身上还穿着一身中衣,春夏拿着一件衣裳披到了她的身上。

      叶晚笙简单的洗了洗脸,随即接过了春夏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脸。

      一转头就看见了,对着她笑的秋冬,秋冬端上来了漱口水,还有一盏杯子,和竹子做的简单的牙刷。

      叶晚笙感觉到了惊讶,在这个时代要是有牙刷似乎也不是很过分的事情。

      “娘娘?”秋冬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叶晚笙赶忙说了一句,接过了杯子。

      之后,便是由着秋冬和春夏两个人给她穿戴衣物,只能说的确有些复杂,但是也不是很困难。

      只是觉得要是这样一直下去,大概会被养成一个废人。以往非常向往这样的生活,可是现在却不是如此。

      当真正开始这样的生活,又开始莫名地空虚。

      或许,以后会习惯知道样的生活吧?

      叶晚笙也不知道,谁也说不准以后的生活是怎么样。

      “娘娘,您昨夜并没有好好地安睡。”

      叶晚笙被这样的话给说懵了,她有些不理解春夏为什么会这样说。于是很是疑惑地看着春夏。

      “春夏,你说什么?”

      春夏缓缓地说道:“娘娘,您的睡姿不对。”

      叶晚笙一愣,不禁看向了铜镜之中倒影着的春夏,只见镜前一人眉眼低垂,另外一人则是双眸含水望着另外那人。

      所以昨夜春夏半夜突然看她就是因为看看她的睡姿标不标准吗?

      “所以你昨夜起来就是为了看我睡姿吗?”

      叶晚笙忍不住问道。

      “是,娘娘,这是您的以前的要求。”春茶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样的要求?”叶晚笙其实也猜到了,是因为成为皇后。

      “娘娘初来永安之后,成为了皇后,需要用永安的规矩约束自己。所以娘娘要求奴婢要在守夜的时候,夜夜留心皇后娘娘您的睡姿。”

      叶晚笙听完之后一愣,心想这些规矩倒是不一点也不少,难道说原著小说之中也是如此这般冗杂繁多的些规矩吗?虽然说,她以前在网络上刷到了什么相关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比如说什么古代宫里的宫女都是要讲求睡觉的姿势什么的。

      当真听着就让人觉得头疼得厉害。

      可是原主能够做到的事情,真的不见得就是她可以做到的事情。

      天天晚上大半夜让人盯着睡觉的姿势,这一点真是让人觉得诡异至极。

      可是叶晚笙只觉得现在更是让人觉得难过了一些,她当真不知如何开口告诉春夏不要看她睡觉了这回事。

      “春夏,若是本宫说以后不必如此了,你有何想法?”

      “娘娘吩咐什么便是什么,奴婢并无什么想法。”春夏说道,手里却是没有停下给叶晚笙梳头的动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