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那家伙究竟在后面干什么?”

      温迪艰难的向着城门口的大桥上射出一箭,救下一个被史莱姆围困的西风骑士,可莉及时的补上蹦蹦炸弹。

      虽然作为风神的温迪还有超乎常理的伟力,但释放伟力的代价是巨大的,他又会陷入千年的沉睡,而此刻,因为法尔伽大团长的远征,导致西风骑士团人手不足,加之在战场中的岩盔丘丘王,优势逐渐向深渊法师的方向转移。

      “到底是哪儿来的这么多魔物?”

      琴看着被自己一剑击杀的魔物,化作点点星光破碎,这不是他熟知的蒙德周边应该有的魔物数量。

      “有很浓郁的深渊气息。”

      凯亚在琴的身边,冻结住试图通过果酒湖,直接入侵蒙德的丘丘人后,替琴挡住了背后的火深渊法师。

      “法玛斯呢?有人能通知他吗?”

      战斗中的琴向城墙上的温迪望去,在这种危机时刻,琴的脑子里除了对于风神的信仰,就是那道和东风之龙特瓦林隔空对峙的身影。

      “我也不知道。”

      温迪射出最后一道带有风元素的暴风乱流,跳下城墙,他的神力差不多耗尽了,如果法玛斯那家伙再不出来,他就是动用风神的伟力,来处理这里的问题了。

      “岩石的力量,令人安心!”

      一道娇喝传来,战场中,穿着整套战斗铠甲,女仆打扮的诺艾尔接替了迪卢克的守卫任务,附着岩元素的大剑发出破空声,不断击退着企图突破城门的敌人。

      “吼!”

      突破琴领域防线的岩盔丘丘王向着诺艾尔的方向撞来,众人都在疲惫之际,来不及施展援手。

      诺艾尔看了一眼身后,是被击倒的几位西风骑士团骑士,正在向着城内转移。

      “不能躲。”

      诺艾尔将手中的大剑横在胸口,岩元素盾包裹全身,她要硬抗下岩盔丘丘王的攻击。

      第一次撞击,诺艾尔的盔甲完好无损,但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

      “咔。”

      护盾上产生了一道缝隙,不断扩大,直到完全破碎。

      诺艾尔用大剑死死撑住岩盔丘丘王的一拳又一拳,没有后退半步,就是不让出城门以及城门内的伤员。

      被激怒的岩盔丘丘王使劲儿拍拍胸口,高举双手,对着诺艾尔重重砸下。

      “结束了吗?”

      就在精疲力尽的诺艾尔闭上双眼,准备迎来人生的终末时,一道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就这样轻易向命运屈服,可不是一个骑士该有的作风!”

      生命并未结束,感觉到有人挡在了自己身前,铠甲破碎的诺艾尔睁开眼,面前是一道炽热的背影,穿着极其张扬的血色铠甲,用一只手将自己护在怀里的同时,另一只手横举长枪,轻而易举的就架住了岩盔丘丘王的双手。

      虽然看上去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但作为无微不至的女仆诺艾尔,还是看出法玛斯的臂甲下,渗出了丝丝鲜血。

      见诺艾尔睁开眼,法玛斯才轻轻放开她,用原本抱着她的那个手将撑住另一只拿着长枪的手,开始和面前的岩铠丘丘王角力。

      “风神大人,莫非这是您的旨意吗?”

      此刻,诺艾尔看向法玛斯的眼睛中已经充满了困惑,这个被铠甲包裹得密不透风的男人,是谁?

      “你终于出来了。”

      看着法玛斯从魔物群中杀出,及时救下诺艾尔,温迪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担忧的看着法玛斯。

      “刚刚打雷萤术士的时候光顾着耍帅了,忘了省着点神力。”

      艰难扭转着岩盔丘丘王的双手,法玛斯的力量爆发,将庞大的丘丘王向后推了数十步,原本已经达到城门口的岩盔丘丘王被法玛斯又推回了桥上,法玛斯挥出一道火焰,逼退袭来的丘丘人后,将长枪往桥上一插,五道由火焰凝结的身影在法玛斯的背后浮现。

      那是曾经穆纳塔将军的灵魂。

      法玛斯现有的神力只能召唤这么多。

      “我等不朽!”

      虽然人少,但这五位将军快速的拥护在了法玛斯的周围,或持短剑,或拿巨斧,向着蒙德大桥另一头的丘丘人冲杀过去。

      “不败!”

      法玛斯高喊着,以他为核心,六人组成的战阵直直打入丘丘人内部,撞在了位于中心的岩盔丘丘王身上,直接打破了丘丘王身上的岩石铠甲。

      巨斧横天,炽焰焚烧,法玛斯和五位将军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除了几个火深渊法师,魔物军团连连败退。

      “这就是战争之神吗?”

      发现周围敌人减少的琴抬头,所有丘丘人都被法玛斯逼到了蒙德大桥外,法玛斯和五位将军依次排开,死死的守住了蒙德城的大桥,不论有多少魔物冲撞,就是不能踏上蒙德大桥一步。

      “他年轻的时候更厉害。”

      稍稍恢复力量的温迪对着法玛斯的方向射出一箭。

      “在被岩王帝君摩拉克斯击败之前,穆纳塔被称为‘不败的战争之国’,法玛斯也被穆纳塔人尊称为‘火焰的至高将军’。”

      温迪怀念的说,“可惜在摩拉克斯击败他,以及穆纳塔的反叛后,这些称号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再无人传颂。”

      在西风骑士团可以稍事休整,搬运伤员的时候,温迪和琴还有时间聊天。

      “你俩真的不来帮帮忙吗?”

      看着似乎放松下来的琴和温迪,和岩盔丘丘王缠斗的法玛斯咬牙切齿的吼到。

      “咳。”

      温迪咳了一声,掩饰下尴尬,掏出长弓,开始蓄力。

      风元素不断的在温迪的长弓上聚集,直到这把长弓无法承受时,温迪将箭矢射向了法玛斯对面的岩铠丘丘王。

      与此同时,法玛斯也荡开丘丘王周围的丘丘人,一把将长枪扎入了失去了盔甲的岩铠丘丘王的胸口。

      倒地声响起,丘丘人部队开始溃败。

      ——————————————

      PS:我悟了,我不适合写战斗场景,我就是个写恋爱日常的fw。(痛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