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艾栗栗宾馆私拍5p

      案件结束之后,唐泽带着冲野洋子,毛利小五郎等人回到了警视厅做笔录。

      这是必须经过的程序,毕竟死者与冲野洋子有关,而且自杀在了她的房间之中,作为房间的主人自然要去一趟了。

      而毛利小五郎作为报案人,自然也要去一趟,而且想必冲野洋子小姐也不会想要再待在前男友死去的房间。

      好在经纪人虽然有错误举动,但很快便被唐泽发现,算是个路人,就不用跟着一块去了,唐泽行了个方便让他去忙活了。

      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房间暂时也不能住人了,这会时间又晚了,肯定得找酒店之类的地方住下吧。

      “冲野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唐泽给冲野洋子做完笔录,笑着说道。

      正好毛利小五郎也做完了笔录,唐泽填好了申请了使用警车的单子,便准备送几人离开。

      先是将毛利小五郎、主角和女主角三人送回毛利侦探事务所,记下了地方之后,唐泽再度发动了汽车,“冲野小姐,不知道经纪人给你订了哪里的酒店?”

      “是在新宿区的拉格瑟丽酒店。”冲野洋子说道。

      “我知道了。”唐泽点了点头,毕竟大学在这地方上的,而自己又得到了全部的记忆,自然不会出现不知道路的情况。

      一时间,车内沉默了起来。

      就这样,车内的一直沉默到了终点。

      因为冲野洋子的身份,申请的警车只是普通的一辆黑色轿车,所以倒也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力。

      冲野洋子在车内带好帽子和口罩,乔装打扮之后,准备下车。

      “冲野小姐!请不要太过自责,这不全是你的错,是各种各样的原因才导致了这样一起悲剧。”

      就在冲野洋子拉开车门之际,唐泽还是开口安慰道,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安慰能够起到多少作用。

      “谢谢。”冲野洋子下车后,朝唐泽微微鞠躬感谢道:“温泉,有时间,我会去的。”

      “欢迎,到时候还请好好享受。”唐泽笑了笑,便驱车离开。

      …….

      时光流逝,不知不觉便已过了一周的时间,躺着也逐渐熟悉了,在警视厅上班的日常。

      早上,东京时间,六点半,唐泽所在的出租屋,电视机正播报着早间新闻。

      “昨日…群马县发生一起命案…从现场遗留的物品来判断,实则以证明为42岁的根案正树!”

      “警方认为他杀的可能性相当高,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中…”

      “不愧是柯南的世界啊,大早上起来的就能发现命案…”唐泽洗漱之后从洗手间走出吐槽道。

      拿出牛奶和面包开始吃起了早餐,之后前往警视厅照常上班。

      而今天唐泽却在门口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不,应该是一位,不应该出现却又符合常理的人物。

      毛利小五郎,唐泽在门口遇见的便是他。

      “早啊,毛利侦探,不知道今天那么早来警视厅是有什么事吗?”唐泽笑着打招呼询问道。

      但唐泽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既然如此,唐泽便更要掺合一下了。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唐泽也发现了不少与以前不同的地方。

      哪怕他并没有在这个年代真的生活过,可前世也看了不少有关这个年代的推理剧,对警视厅也不是没有了解,可却不是这样的。

      总的来说,待遇好上了不少,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升职与自身的能力有关,即便是职业组的精英也同样如此,会更快的晋升等等。

      所以,与毛利小五郎,不,是跟柯南搞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了。

      毕竟唐泽就是普普通通的推理爱好者,让他当侦探…说实话真心有点为难。

      要不是原来的自己考得是职业组,加上经济不景气,唐泽都会考虑要不要做别的工作了。

      而发现柯南等人的出现,也是让唐泽有信心做好工作的依仗之一。

      毕竟从各种因素上来说…也算是占尽了优势吧~

      “是你啊,唐泽刑事。”毛利小五郎扭头看向唐泽,表情有些不太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今早新闻报道在一起杀人事件?”

      “诶,知道,是叫根岸正树吧。”唐泽点了点头道:“是发生在群马县赤鬼村火祭上的事吧。”

      “我来的目的便是这个。”毛利小五郎表情异常严肃,“其实…我最近三天都跟在他的后面!”

      “你是说…”

      “对,我直到昨天都还在跟踪他!”

      “纳尼!”唐泽表面一副惊讶的模样,其实内心实在惊讶不起来。

      毕竟毛利小五郎…

      发生在他身上什么样类型的命案都不奇怪,对吧?

      之后唐泽将毛利小五郎请进了警视厅之中,并给目暮警官汇报了这件事,立刻引起了高度的重视。

      而之后,根据调查找到了一位嫌疑人。

      阿部丰!

      死者生前被保了五亿的死亡保险,而那笔高额的保险金,受益人却只是他的朋友。

      这怎么想都非常可疑。

      “阿部丰先生!就是你委托我跟踪他的吧!而且为什么保险金的受益人不是他的家人却是你?”

      一处谈话间内,毛利小五郎正大声喝问着这位被唐泽通知前来的嫌疑人。

      他戴着眼镜,身穿西装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龄大概有四十岁左右,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中年男人。

      阿部丰笑了笑坦然道:“嘿…那只是我们之间的游戏罢了…”

      “纳尼!?”

      “我和他是大学就认识的老朋友了,差不多有20多年了吧。”

      阿部丰没有丝毫慌张的解释着,“然后在某一天我们一块喝酒的时候,他说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看谁比较长命。

      然后我便答应了,而赌金便是五亿元,而我是应他的邀请…”

      目暮警官有些不可思议:“所以你们才互相替对方保险…”

      “是的,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才三个月就分出了胜负…”阿部丰苦笑道。

      而一旁的唐泽看着阿部丰的表演,内心没有丝毫的波动。

      对直到穿越前还在追柯南的唐泽来说,柯南世界里的某些老套路,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

      甚至唐泽都不用再去锁定其他嫌疑人,他可以肯定犯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