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直播怎么登陆

      “这里是“公共世界”,一个与源星几乎一模一样的虚拟备份世界。”强智的声音从私有频道传来,几秒钟后二人同时刷新出了自己的位置:源星。

      “这个虚拟源星世界上所有的信息,都是科学家从真实的源星上一点一点采集到的,耗时近二十八年,具备联国一百九十八个成员国统一授权。当然,机密地点和无人区肯定不会是真的,但大概是那么回事。而且“公共世界”的主备份现在就在源星上,地面的各个采集站点会定时更新数据,然后以更新包的方式发送到各大深空空间站的虚拟世界子备份之中。”强智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

      张启走在“公共世界”中,感觉到比刚才体验的私人模拟世界中更加严重的疏离感,便问强智:“为什么在“公共世界”活动感觉比私人模拟世界更……不真实?”

      强智想了想,回答道:

      “有好几个原因,不过大致来说主要原因有四点:

      一,私人世界需要的运行资源比“公共世界”要少,服务器有更多算力为体验者服务。

      二,“公共世界”采集肯定做不到完美,所以这个虚拟源星有很大的缺陷,系统需要调用更多的资源完善公共世界的模型,防止出现穿模或者违反物理规则的事。

      三,我们这个机器是老式的免费体验机,而且机器用到的技术也很久远了,支撑最新的“公共世界”虚拟资源匹配难免出现问题。

      最后,就是因为虚拟世界的技术本身的原理问题,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之前实验阶段的时候好像出过事故,据说还死了人,所以政府强制所有的虚拟现实体验仓添加欺骗式隔离系统,防止再次出现危险。”

      “上个虚拟世界还能死人?这也太魔幻了吧。”张启有些疑惑。

      强智结合此前的经历,提出了自己的推测:“听老人们说以前的模拟世界用的是侵入式脑机接口,那可比现在危险多了,根本不是我们现在体验的欺骗式虚拟机器能比拟的。而且那玩意儿跟现在的机器完全不一样。在原先的那种模拟世界里边,如果身体受了重伤,那么现实世界里的身体也很可能会跟着受伤;如果不幸在里边死亡,那么恭喜你,现实世界的你很可能就会脑死亡。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政府才强制公司开发一个欺骗式的间接接入系统,以提高接入者的安全性。”

      张启点点头,再一次感受到了先人对科技探索的无畏精神和奋不顾身。

      ……

      “好了,今天是我带你参观的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去新人部门报到了!”强智一切如常,带领着张启继续参观行程。二人讲讲停停,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张启要参观的最后一站:“机械厂”。

      机械厂主体并不在空间站内,二人眼前的巨大站门只是通往外界的通道关卡,人站在台上还能时不时看见修理飞船的进出。

      强智租了一个临时的旅游飞艇,只能坐两人,不过这就够了。他让张启系好安全带,自己则坐上了小飞艇的驾驶位。随着机械臂的抓取,飞艇从停泊位转移到了待飞区。确认安全后,强智拍下了飞艇控制台的按钮,这个飞艇顿时与空间站隔离了起来,同时四周的空气也开始被抽离。完全真空后飞艇随着空间站旋转提供的离心力,脱离了空间站,进入了太空。

      整个过程流畅且高效,看得张启赞叹不已,感叹强智的驾驶技术高超。进入太空后,张启忍不住对强智说:“强哥,你的操控技术也太强了吧,那操作,new bee!”

      强智翻了个白眼,设计好飞艇前进目标后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嘲讽我呢吧,就这一段飞艇驾驶根本不需要人好吧,空间站和飞艇的人工智能早就协调好了,我根本不用操作。”

      “啊?那你把手放在驾驶盘上干啥……什么?人工智能?这玩意儿已经这么厉害了嘛?”张启开始还没回过神来,后来直接大叫出声。

      强智一拍脑袋,想起张启是从源星来的“土包子”,自己以为的常识他却不一定知道,随即向张启解释道:“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核聚变那么容易控制嘛?太空站大大小小事情,几乎都要人工智能协调,不然很容易出乱子,而且人工智能能大大提高效率,解放科研人员的时间。”

      “那怎么没见你与人工智能互动啊?”张启想着以前看过的科幻小说,拿出自己的智能终端,打开个人助手,对着喊了一句:“怪兽,怪兽。”

      “主人我在”机械提示音响起,张启关闭了终端,指着终端说:“就向这样……”

      强智被逗笑了,哈哈哈地笑了出声:“你那是什么人工智能?人工智障还差不多,空间站要都是你终端里这样的人工智能,我们早死光了。而且我们空间站里的可是专业型的高级人工智能,在专业方面完全比人还强,根本不是你那种通用型的人工智障可以比拟的好吧。”

      张启也不生气,继续询问强智:“强哥,强哥,那咱们空间站里有通用型人工智能嘛?”

      “有是有,不过我现在只知道空间站里有低级的通用型人工智能,中级的都还在试验阶段更别说高级的通用人工智能了。”强智想了想,好像没想出什么秘闻,只好如实说道。

      强智说完话又想了想,却还是记不起有关的秘闻,一阵抓耳挠腮之后终于还是认命,说道:“你是从源星来的新人,在正式登记入职之后,也就是成为正式雇员后,可以向上级申请你的私人人工智能助理,当然了,只是最低级通用型人工智能。”

      交谈中,飞艇慢慢飞到了机械厂,申请泊船后,厂里的自动停靠装置把小飞艇收了起来。二人等了一会儿,待一切准备就绪,核验通过后,打开舱门,进入了机械厂内部。

      一开门,张启就被机械厂巨大的厂房震撼了,高大的穹顶,宽广的看台,张启左顾右盼,发现了好多宇宙机械的零件。只见这里一堆I系列大型星际机甲手臂,那里一堆空间飞船的轴承,耳边回响着施工时的碰撞、摩擦声和工人的口号、喊叫声……

      “哟,小强,又带新人参观厂子啊。”一个脸色蜡黄、胡子拉碴的男人在休息处发现了进厂参观的二人,打了个招呼。

      “鬼子,你不干活干什么呢,又偷懒被我发现了吧。”强智笑着走了过去,顺便拉着张启对那个被他称为鬼子的男人说道:“这是张启,公司设计部新来的源星地面人,以后说不定你们就是同事了。”

      听闻强智的话,原先还笑呵呵的男人顿时没了笑脸,反而呛了一句:“地面来的土鳖?能干好机械厂的活儿嘛?别给厂子弄出大事故了……”

      张启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怎么突然开始针对自己了?强智见状,连忙说了几句解围的话,挤眉弄眼地拉走了张启。

      等远离之后,张启有些懵,便询问强智缘由。

      “怪我怪我,你是公司设计部的新人,按规矩来说都是要从修理工学徒做起的。本来今年厂里修理工这个职位是那个鬼佬给他弟弟找关系预留的,前些日子听说被新人给顶了,咱们正好撞枪口上了,他能有好脸色嘛。”强智有些无奈的解答到,这不是碰巧,遇上冤主了。

      张启点点头,怪不得人家刺儿,可以理解的嘛,不过修理工的“皇位”怎么就成你们家的了,看我以后怎么整你,走着瞧。

      ……

      二人一边参观,一边讨论公司的情况,走着走着遇到了一个熟人。

      “范姐,你怎么在机械厂里啊?”强智带着狗腿子一般的笑容走向场地中央站立着的女人。

      范伟丽愣了一下,回头看到强智,点了点头,又看到强智身后的张启,便开口:“张启,空间站的生活还适应吧。我在公司视察都能遇到你,还挺有缘的。”

      被点名的张启有些惊讶,自己一直都不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以前还以为只是个跑腿的小职员,没想到还是个领导,不过嘴上却道:“很好,强哥人挺好的,空间站也很不错,我很喜欢。”

      “那就好,你慢慢看,我先继续工作了,有什么问题直接呼叫我就行。”范姐不愧是高端精英人士,工作负责认真,还那么好看。

      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范伟丽的背影渐渐远离,强智立刻跳了起来,抱着张启道:“我靠,范姐你都认识,还对你那么客气,你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家的公子偷偷下来体验生活的吧。”

      张启有些懵,直接实话实说:“怎么会,我来空间站就是为了大学实习期实习工作的,我准备应聘公司的机甲设计师,还不知道能不能在咱们公司留下来呢。”

      “什么?你是机甲设计师!我还以为你是公司虚拟世界接入舱的设计工呢。不对啊,公司里的机甲设计师我看都是白花花胡子的老头,你怎么这么年轻呀。”强智有些意外也有些疑惑。

      张启给出了自己的猜想:“可能是我是实习的吧。”

      强智抱着张启的肩膀,对他说:“范姐可是咱们公司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又是领导,平时对谁都冷冷的。对你这么好不会是因为看上你小子了吧,啊?”

      “怎么可能,估计是机甲设计师比较难找,看中我的能力吧。”张启无力地继续反驳。

      “也对,范姐来前线之前也是决策层的公主,为了发展公司的机甲部不惜向董事会立下军令状,我看她是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这些机甲设计师身上了。她连私人号码都给你了,小伙子,你可别辜负了人家啊。”强智顿时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挑着眉对张启说。

      张启越听越不对味儿,连忙终止了话题,不过心里还是感激范姐的信任,绝对没有因为她是个美女就对她产生什么非分之想,绝对没有,张启如是想。

      “我二十六,你二十四,范姐好像比我大一些,但肯定不超过一两岁,好嘛,女大三抱金砖啊!”强智继续分析着,很快就发现了华点。

      二人就在嬉笑怒骂中结束了今天的行程,回到空间站。临分别前还去科技区找了个打着“太空料理食材实验”幌子的饭馆子,吃了顿好的,强哥付钱。说是好的,其实跟地面上的炒菜馆子差不多,只是地点放在了空间站里,菜品顿时就发生了质变。具体是什么质变,张启也不清楚,反正吃了几天太空流食的他只感觉吃到了仙品,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