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影库更新

      一身布衣打扮,又重新遮掩了面容,但扔难盖其风华。

      在这里看到灵毓,秦有道太意外了,同时又警惕的退了一步。

      “我是灵毓。”

      灵毓淡淡的开口,仿佛在向秦有道解释一样。

      而灵芷似乎没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愣神过后,已经惊喜的向她跑去。

      “师姐,你出来?你怎么在这里?”

      灵芷一连串的问题让灵毓无奈笑笑,拉住她道:“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灵芷不疑有他,轻快的点点头,又对秦有道喊道:“张浩,你先去找这里的主人,我和师姐去去就来。”

      灵毓也向他点了点头。

      秦有道则狐疑起来。

      她真是灵毓?

      难道最后是灵毓吞噬了老怪物不成?

      灵毓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她径直领着灵芷进了一个房间,眼前这汉子也没有阻止。

      其实看到灵毓,秦有道已经有了退走的打算,但灵毓那句“我是灵毓”的话又让他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带着满心疑惑随着汉子前行,穿过前院,后院就比较空旷了,在一角搭着两个普通的打铁棚子,其中一个棚内,四五个壮汉正在“砰砰砰”的挥舞大锤。

      汉子将秦有道带到了另一个棚子便离开了。

      这个棚子里只有一个老者,此人身子不高,却更加健壮,他每一次挥锤,身上的气血便会瞬间凝聚于其胸口之上,红红的一片,然后又迅速褪去,那喷张的肌肉,鼻尖上跳舞而不落地的汗珠,无不显示着此人的不凡。

      秦有道没有吱声,而是静静的看着他铸造一把长枪,不过这场景和他想象中的有点不同,除了这人看着不凡之外,这里反倒更像凡俗的打铁铺。

      没有让他等多久,打铁的老者用铁夹夹起长枪一头放进水里,“嘶”的一缕白烟升起。

      然后才抬头看向秦有道,平淡道:“你要修复何物?”

      秦有道急忙取出斩厄刀碎片,“前辈,便是这把刀,您看是否可以修复。”

      老者用夹子夹起一片碎片看了看,摇头,“材质黑金铁,没修复的价值。”

      秦有道知道它的质地不高,也没什么失望,直接取出马脸男子的那把六品玄器。

      “前辈,如果融了这把剑,可否修复得了我这把刀?”

      老者笑道:“可以,但若是用它修复,成品品阶不会升高,依然是六品,何必多此一举?”

      “实不相瞒,这把刀是家中长辈所留,对我是个念想,不忍其损坏。”

      “原来如此,去前院等着吧,一个时辰取刀。”

      秦有道一愣,“这么快?”

      “一件六品玄器又如何浪费的了太多时间?”

      秦有道感觉被鄙视了,他摸摸鼻子,呐呐的问道:“敢问前辈,修复费用几何?”

      老者淡淡道:“五块中品灵石外加剩余的边角料。”

      都赶上一件一品玄器的价格了,这还叫便宜?

      秦有道一阵心疼,但没说什么,径直去了前院。

      刚到前院便发现灵芷红着眼从屋里出来了,也不知灵毓和她说了什么。

      “灵芷仙子,你这是~~”

      灵芷摆摆手,“我没事,你进去吧,师姐想和你谈谈。”

      找我谈?

      秦有道一愣,想了下点了点头,深吸口气走向灵芷出来的那个房屋。

      屋内有些暗,灵毓背对门口,秦有道进来后,却没向前走,而是就站在门口,眼中警惕。

      “仙子找我?”

      灵毓转身,又一次淡然重复道:“我是灵毓。”

      秦有道眯着眼打量着她,“如何证明?”

      灵毓沉默片刻,眼中尽是复杂之色,“你,为我疗过伤。”

      秦有道怔了怔,拱手作了个揖,“原来真是仙子。”

      随后又不好意思起来,“那次疗伤……”

      “你不要说,我明白。”

      灵毓打断他,复杂之色更浓,脸上更是升起一抹红晕,遮着面纱倒是看不真切。

      秦有道也知道这事尴尬,便跳过了话题,直接问道:“不知仙子找我要谈什么?”

      “你接近灵芷有何目的?”

      秦有道不解道:“仙子为何这么问?我与灵芷仙子纯净自然,哪有什么目的。”

      “可是,灵芷被偷的纳戒在你手里!”

      秦有道知道避不过这个问题,但也没有拿出来的打算,当即道:“仙子这是怀疑我就那个偷纳戒的贼偷?”

      灵毓淡然反问,“不然呢?”

      秦有道挺了挺胸脯,冷笑道:“仙子把人想扁了,你要说我杀人夺宝,这事我可能干的出来,但偷这种下三滥的勾当,我堂堂六尺汉子却是做不来。

      不错,灵芷仙子的纳戒确实在我手里,但它是我的战利品,是从他人处得来的。

      但若要我还回去是不可能的,我的战利品没有还回去的习惯。”

      灵毓愣了下,她没想到秦有道会说的这么直白,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他面对夺舍自己的玉诀前辈强要洞天的时候也是这么刚的。

      但秦有道这么说,反而让灵毓信了几分。

      沉默片刻,她说道:“姑且信你,纳戒还不还是你的事,我不插手,只是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秦有道一愣,“愿闻其详,力所能及,当不吝援手。”

      “灵芷性子纯净,难辨是非,若无人帮扶,恐难在修行路上走的长久,我想拜托你日后尽可能的帮扶她一把。”

      秦有道有点想不通了,刚才还质疑自己接近灵芷是不是有目的,现在反而又把灵芷托付给自己,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刚才只是为了检验我心性?

      “我只是一杂役弟子前途渺茫,到顶也就是一个筑基修士,或许能不能成功筑基还两说。

      而灵芷仙子天骄一般的人物,何须我操心?

      灵毓仙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灵毓道:“你无须妄自菲薄,能得到洞天福地必是大气运者。

      另外,我也不让你白帮忙,我有两部功法,都可以兼容你所修的唯我独尊长生诀,灵芷的筑基丹在你手里,我相信你会顺利筑基的,等筑基后,就可以选择其一进行修炼。”

      “我筑基后可以继续修炼的功法?”

      秦有道很激动,他虽然拥有道印,但不确定筑基后,道印还有没有后续功法给他。

      现在,眼前就有一个继续修炼的选择机会,岂能放弃?

      当即笑道:“灵芷仙子也是我的朋友,即便仙子不说,我也会尽可能的帮扶她一二。”

      灵毓嘴角抽了抽,这脸是属狗的,变的也太快了,现在她忽然怀疑起自己的选择到底对不对了。

      想了想,似乎也没别的选择了,于是从纳戒中取了两部功法。

      而秦有道则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上的纳戒,这不就是灵毓在洞天取自女尸身上那一枚吗?

      “仙子,法不可轻传,请问这功法出自哪里?”

      灵毓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淡然道:“功法自然是玉诀前辈的。”

      “玉诀?”

      秦有道问:“那个女人叫玉诀?”

      灵毓点头,“不错,玉诀前辈是三千年前的成真期修士。”

      秦有道了然,怪不得那女人一直自称本真人,原来是这么牛逼的人物,不过三千年这么久远听着也怪吓人的。

      定了定神,道:“那现在,仙子吞噬了她?”

      灵毓淡淡摇头,眼中却多了一丝微笑,“前辈的神魂沉睡了。”

      但,传达给秦有道的意思却是,叫玉诀的女人历经三千年,神魂损耗严重,不得不沉睡修养。

      如果是这样,说不得,最后那玉诀反倒为灵毓做了嫁衣。

      秦有道沉默片刻,问道:“仙子是不是打算离开了。”

      灵毓眼睛看向大衍宗的方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还真舍不得。”

      然后又幽幽的道:“现在宗门都认为我得了传承,得了洞天,不走还能如何?”

      秦有道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仙子打算去哪?”

      “东胜神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