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电影

      朱瞻基回来后第二天就匆匆去军营里找夏瑄,而夏瑄正在和军士一起吃着早饭,只是夏瑄的早饭是绿衣绕开厨娘自己做的,两个饼子里边夹着炖烂的豚肉。

      夏瑄说过好多次不让绿衣早起做饭,说是自己不喜欢早上睡醒身边没人。倒不是别的,夏瑄只是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害怕绿衣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再没有什么比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爱人更让人心安了。

      朱瞻基推开营房的门,就看到夏瑄嗦着自己的满手流油的手指头,夏瑄尴尬一笑,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方青色手帕擦了擦手。

      “嘿嘿,太孙,你来晚了,下次我让绿衣多做一个,猪肉,啊不豚肉炖的烂烂的夹在饼子里,好吃的让人想把手都吃进去。”

      “夏瑄,快先别吃了,跟我一起进城,奉天门外来了头麒麟,天降祥瑞啊,千年难得一见。”

      夏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后世怕是谁都知道麒麟是长颈鹿,蒙骗了一众大臣。可朱瞻基非要拉着夏瑄去奉天门外看,夏瑄到了一看果然是长颈鹿...还围了一圈的朝廷官员和京城百姓,无数的朝廷命官都在向朱棣祝贺,尤其是那礼部尚书吕震更是马屁连天,说什么天降祥瑞,陛下可比尧舜。

      甚至连家父夏元吉都要当场做一首《麒麟赋》,夏瑄可不想让家父在后世被笑话啊。慌忙挤进家父身旁,对那榜葛剌(也就是现在的孟加拉国,在印度半岛那)使臣直接训斥道

      “此物乃是尔等去木骨都束(非洲东海岸,郑和下西洋最远处,据说长颈鹿就是那来的)寻来的,是也不是?此物食树叶,喜群居,尔等发现时不止这一只,专门用来哄骗我大明百姓,是也不是?”

      满座寂静,啊不,大家都站着呢。那使者里的通译给其他使者翻译,夏瑄看到他们明显脸色一变,怕是没想到这里有人见过。

      可那些使者还没说什么,礼部尚书吕震就出来训斥夏瑄道,“你区区一个经历,不在营中协助操练士卒,来这里作甚,不要仗着你父是夏元吉就可无言乱语,这麒麟乃是陛下文功武治具备,百姓安居乐业,天降祥瑞。”

      这货是不是有病,其他人看到使者慌忙跪下明显都明白了,你还在这说祥瑞。哦,是了,朱棣这个人不仅好大喜功,而且得位不正,还天天想着做圣君,让万世称颂,最怕的就是到了地下没脸见他爹朱元璋。其实不必啊,陛下,你是这大明数一数二的圣君,五征塞外吓得鞑靼人不敢犯边一直到你孙子朱祁镇,给明朝打下了大大的疆域,还修了《永乐大典》,夏瑄略一思索知道该怎么拍马屁了。

      夏瑄对朱棣行了礼,“陛下,此物是不是麒麟,只需问那使者即可知,若真是麒麟,那昆仑州(非洲古称,同时黑人被称为昆仑奴)此物也太多了些。微臣知陛下必不好此物,因为这祥瑞与否,岂是区区一个长颈鹿能证明的。微臣虽学识浅薄,可也从一本古书中意外得知,前宋也曾称有麒麟降世,可那前宋如何,崖山一战,被北元所灭。是否祥瑞,微臣以为与这百姓有关,这亿兆百姓其实想要的也只是一口饱饭,经臣计算得知,那前宋最盛时,米价一贯钱也只能买两石有余,可我大明自开朝来洪武年间米价即一贯钱两石,到如今,这米价一贯钱可买四石有余,百姓富足,家有余财,若是太祖皇帝泉下有知定会欣慰不已。”

      说着说着夏瑄激动起来,“我朝自陛下起,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集天下学问于永乐大典,礼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陛下更是令修筑顺天府,日后迁都,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臣从书中没读到尧舜在世时的治国手段,也未曾得知当时百姓是如何富足。可臣观陛下治下之大明,想必那尧舜也不过如此了。”

      也不知道朱棣以后会不会觉得活在夏瑄的阴影里,毕竟夏瑄说的是他的遗诏,朱棣听了之后情绪激动了起来,手上的姿势仿佛是想拍点什么,“好,爱卿这话真是说到朕的心坎里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纪纲,黄俨!!!”

      “将榜葛剌使者尽数下狱,再将刚才夏爱卿的话抄录下传给赵王,让他刻于北平府奉天门上,众爱卿接旨。”

      “臣在”

      “今后大明无论传至朕的子孙何人,若有和亲、结盟、岁币之人,便不是朕的子孙,天下人人可诛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