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手机注册

      经过七八日的奔波,上林城已然不远,这一路上王沐四人并未遇到什么危险,只是遇到几次鬼级和一次妖级能兽,都被石景江和李彩凤轻松解决了,能兽的尸体自然就成了小蚺的食物了。

      “石头叔叔,我想应该就要到了吧,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吧,还有最多两日就能到了。”王沐开口向石景江问道。

      “恩,是快到了,天色也不早了,待会咱们就停下歇歇,吃点东西休息,明天再赶路。”石景江安排道。

      众人点头。

      很快一堆篝火就在王沐和雷云的操作之下点燃,石景江和李彩凤则在旁边搭起了帐篷。深夜的山林里时不时传来能兽的叫喊,本来在山里生火是大忌的,但所处之处离上林城并不算太远,所以级别高的能兽几乎没有,又有石景江这个快要凝结四核的强者存在,生火是无关紧要的。

      王沐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四人份的生肉,用匕首切好后撒上了一些简单的调味,用新鲜的树枝穿好后便放到了篝火上烘烤,香味也很快弥漫了出来。

      王沐的储物戒指是临走前王守地送给他的,王守地作为好再来的前台总管,时常与一些命师有些交情,储物戒指只要有能石或者命币还是能买到的。只是王沐的储物戒指还比较低端,是最为初级的那种,存储空间只有五个立方,但对于王沐来说还是够用的。

      烤肉很快便在篝火的炙烤下开始滋滋冒油,香味时不时地扑鼻而来,这令赶路一天的众人精神颇为振奋。

      “好了没有呀王沐,我都要饿死了。”李彩凤不耐烦地说道。

      “对对对,啥时候能好呀,我都要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雷云也跟着附和。

      “别着急吗,食物只有在悉心烹饪下才能最大激发它的美味和营养,在等片刻就好了。”王沐耐心地解释。

      见肉串外表被烘烤得差不多,王沐用小刀在每一块肉块上轻轻划开三刀,显然都已成熟,随后他便取出储物戒指中的一个小瓶子,将瓶子之中的粉末均匀涂抹在了肉上,顿时,原本只有肉香的肉块,瞬间有了一种奇妙的香味,令人欲罢不能。

      “好了,可以吃了,我刚刚撒了些‘九香粉’在上面,这九香粉可是我的独门秘方,乃是用二十多种草药和食用香料磨粉后按比例混合而成,连张新大哥都说好的,当初张新大哥想要用两百个金命币和我换我都没换呢。”王沐得意地说道。

      “好了好了,你就别吹了,不饿吗?”李彩凤打趣道。

      “哎呀,彩凤姐你可别拿我打趣了。”王沐委屈道。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笑出了声音。

      很快,篝火旁的烤肉便被几人吃完了,吃饱喝足之后众人便回到帐篷里休息去了。

      一共有三个帐篷,石景江和李彩凤各一个,王沐和雷云住一个,为了保障王沐两人的安全石景江和李彩凤的帐篷位于两侧,石景江盘腿坐在帐篷之中假寐,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以免深夜能兽突袭。

      窸窣,窸窣。

      在王沐四人帐篷一百米开外的灌木草丛突然间抖动了起来,轻轻的脚步声慢慢向帐篷靠近。

      “哈哈,老大,今晚咱们的收获还真是不小呀,光是今天晚上咱们就撑着夜色突袭了三处地方,嘿嘿,还不等帐篷里的人反映过来就被我们杀了。”灌木丛下一人开口说道。

      “你给我小点声,把人吵醒了我宰了你。”领头一人喝道。

      一行八人悄悄来到帐篷,将帐篷围成了一个圈,领头人一个脸上便要提到进入帐篷将帐篷中人袭杀。

      “咣!当!啊!!!”

      一声叫喊从帐篷中传出,砰的一声一人从帐篷中飞出狠狠地摔在树干之上。

      飞出之人显然是进入石景江帐篷那人,此刻已是口吐鲜血,浑身抽搐,倒在树下不知生死难料。

      这群强盗见帐篷中有人飞出还以为是帐篷中的路人,待到定睛一看是自己人一时间有些错愕,但之后便是愤怒。

      石景江走出帐篷,很快李彩凤也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冷眼看着眼前的强盗。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我兄弟,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也不打听打听,我们黑狗帮的厉害。”强盗中有一人开口说道。

      “阁下出手伤人今日怕是要给个说法了,原本我们兄弟众人只是来讨要个过路费罢了,现在你打伤了我兄弟,怕是事情不小。”领头之人扬了扬手打住了手下说话说道。

      “说法?哼,闯我帐篷想要杀人夺财,那人就是我的说法!”石景江不动声色道。

      “石大哥,跟这群人废什么话,搅老娘好梦,看老娘不打得他们满地找牙。”李彩凤听到强盗的话瞬间便火冒三丈,实在是这群人打搅了自己的美梦,在梦中自己正和爱慕的石大哥牵手漫步在湖畔,正要双唇相贴之时便被帐篷外的声响惊喜。

      见李彩凤直接发动攻击,强盗这边也连忙应对。

      “兄弟们,抄家伙,杀了这几人,那娘们给我活捉了,到时候让她知道咱们兄弟们的厉害。”领头的命令道。

      这群强盗领头的乃是一名三核五子命师,其余的两核命师三人,分别一子到四子不等,其余均是一核,最高的才一核八子水平,这样的实力并不算太差,在连绝城都能赶上一般的猎杀小队了。

      “哦?原来是一名三核九子命师,难怪这么嚣张,只可惜,这里只有你一人,那娘们儿才两核八子,不值一提,我们兄弟众多,看你如何招架。”领头的人见到石景江乃是一名三核巅峰命师开始比较吃惊,但转念一想自己这方人数众多,对方双全难敌四手便打消了顾虑。

      “命术--车辇狂杀”

      强盗领头率先冲向石景江直接施展命术进行攻击,手中一柄狼牙棍在命力的加持之下包裹疯狂旋转向石景江冲来。

      此人显然是以力量为主的力量型命师,攻击霸道十足,一些树干在攻击之下被生生折断。

      石景江也不生生硬抗,而是不断躲闪,一个侧滑,攻击便从左侧划过。

      但是很快,旋转的狼牙棒便从身后再次袭来,石景江眼疾手快,一个跳跃,狼牙棍从下方穿过,回到了那人手中。

      “哼,身手还算矫健。”见石景江轻松躲过攻击,强盗领头讥讽地说道。

      石景江并没有领会此人,提起手中的刀便向强盗领头砍来,但是攻击也都被狼牙棍挡下。

      在石景江与强盗领头纠缠之时,李彩凤也与剩下的强盗交手了起来,但是因为对方人数较多,因为除去最开始被石景江踢出帐篷外生死不知的那名两核命师外,她牵制着两名两核命师和四名一核命师,一直处于下风,只是她相信石景江会迅速解决强盗领头过来帮她。

      打斗的声响传入帐篷之中,睡着的王沐和雷云两人走出帐篷便看到李彩凤被六人围攻,而石景江则与一健壮男子在旁边纠缠,虽然处于上风但是迟迟难以脱身。

      两人立刻惊醒已然猜到怎么回事。

      “彩凤姐!!”两人异口同声。

      在发出声音的同事,两人的手中已然出现了兵器。王沐是一把约四五十厘米的短剑,雷云则是叶茵沁给的银月枪。

      两人的出现引起了强盗的注意,但看到是两个孩子,却是嗤笑起来,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你们两去把那两人给抓了,看来那两人应该是这两人保护的对象,抓住他们,让这两人投鼠忌器,也好让他们束手就擒。”强盗中有人吩咐道。

      “是!”两人一核命师立刻朝着王沐两人走来欲要活捉。

      两名强盗拿起武器向着王沐和雷云走来,表情颇为得意,显然认为活捉两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可这两人不知道的是,这两年两人时常在山中历练,为小蚺猎杀食物,虽然本命之树还未觉醒,未能凝结命核,可对于人级的能兽已然能够应对。鬼级能兽也常遇见,虽说不能够将其猎杀,脱身却并不是难事。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以免受皮肉之苦。”强盗开口道。

      “哼,无耻盗贼,来吧!”雷云握住手中的银月枪便向着说话之人刺去。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强盗见雷云如此不识抬举随即起了杀心。

      王沐见雷云已经与强盗纠缠在一起,也顾不得其他,便拿起刀也与对手交手了起来。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和雷云的任务是牵制这两名强盗,只要不被抓住,便能够减轻李彩凤对敌压力,给石景江争取制敌时间。因此,王沐大多时间都是躲闪,毕竟正面对抗一名真正的一核命师是很难有胜算的。

      “小子,你就知道躲吗??”显然是被王沐且战且退的策略弄得很难受。

      “好,那就答应你,不躲就是。”王沐停下身形向强盗身前冲去。

      强盗一看王沐不在躲闪,嘴角微微翘起,轻轻冷笑一声。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个小孩的攻击能有多强,只要他不跑,就有抓住的可能。

      待到王沐与强盗还有两米距离,眼看武器就要相撞。王沐右手拿着的剑眼看就要劈向强盗,左手突然出现一包东西,王沐顺势一撒,猛然间停住了攻击的脚步,迅速地向后退去。

      强盗显然没有料到这般变化,等到反应过来来时已经刹不住,粉末顺势撒到了脸上。

      “啊!!我的眼睛!!”强盗下意识地蒙住了眼睛,疼得叫喊了出来。

      王沐撒的粉末自然就是先前用来烤肉的‘九香粉’,因为其中包含了辛辣之物,所以王沐才冒险乘其不备使用。

      就算对方现在被‘九香粉’干扰了视野,但是王沐也不敢上前攻击,先前只是对方轻敌,吃过亏后对方必然拿出百分百的实力出来。

      雷云那边显然也轻松不到哪里去,和真正的命师交手之后才知道双方的差距有多大。对方因为想要活捉,所以并未施展命术,而是一直周旋,想要等到雷云精疲力尽之后在捉拿。

      “手上的兵器倒是不错,等将你活捉向老大要求要求将你手中的枪赏赐给我,说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哈哈哈哈哈!”强盗舔了舔舌头笑道。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雷云紧握长枪,重重地向地上一插,显然要对抗到底。

      很快,被‘九香粉’暗算的强盗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着王沐,眼中满是愤怒,恨不得将他捉拿再杀之后快。

      “小子,你成功的惹怒了我!!!这是你自找的!!”强盗用刀指着王沐咬牙切齿道。

      王沐大感不妙,心中有些后悔刚刚惹怒此人,显然这人要使出真功夫了。

      “命术--狂刀斩”

      强盗的身边瞬间命力云绕,一颗命核三颗命子在强盗手中的长刀上旋转,强盗用手连挥三下。

      “嗖!嗖!嗖!”

      三道刀光快速地向着王沐斩来。

      王沐见大事不妙,接着周围的树木连忙躲闪,幸亏躲得及时,三道刀光的攻击全都击中了王沐躲避的树木,树木在攻击之下被生生斩断,要是王沐被击中必然被拦腰截断,毫无幸存可言。

      “好险,差点就没命了。”王沐显然是低估了命师施展命术的威力,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见到攻击未能击中王沐,强盗双腿一蹬,飞跃了起来跳到了王沐的身前,提刀砍来。王沐连滚带爬不断躲闪,极为吃力。

      王沐和雷云这边的状况李彩凤和石景江看得真切,但被牵制住难以脱身。

      石景江知道这样下去王沐和雷云肯定要被捉拿住,到时候自己这边就极为被动了,也顾不得和对方强盗首领纠缠。

      “命术--霸道重刀”

      第二命核印记闪动,十颗命子有序排布在手中的刀上。石景江使出第二命术霸道重刀,可以使自己辉出的到的重量增加到未使用之前的十倍。

      石景江后脚发力,跳跃,双手握着手中的大刀向着强盗首领砍去。

      石景江的速度极快,强盗头领已然在先前的纠缠中有些吃力,命力也有些不足,要不是手下正擒拿那两个小孩能够让石景江投鼠忌器,怕是早就撤退逃走了。

      强盗头领吃力地用狼牙棍挡着石景江的大刀,但是大刀的力量太大,支撑不住,一只脚已然陷进土中。

      石景江见对方脱力,用刀一挑,头领手中的狼牙棍便被挑开脱离了手中重重地插入到了旁边的树干之中。

      眼看要落败,强盗首领突然转身便要逃走,石景江哪能让对方如意。

      “命术--风疾月像斩”

      石景江发动了攻击力最强的命术,一道弯月形的刀锋飞出,行进过程中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向着强盗首领斩去。

      强盗首领见刀锋追着自己,眼看就要到眼前,很难躲避,便伸手一抓,一名距离最近正在和李彩凤激斗的手下被他挡在身前。

      “啊!!!”那名挡在前面的强盗整个人被斩成了三段,死装极其惨烈。

      但刀锋并没有因此停下,剩下的命力还是重重地斩在了强盗首领的身上,只是因为先前替死鬼消耗了不少,再加上强盗首领自身实力本就是三核命师,身体结实程度比手下强太多,因此并没有像先前那人那样惨烈,但也伤得不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石景江立马上前,将强盗首领的头颅砍下,以免新增祸患。

      强盗众人见到头领已被击杀,已无再战的心思,一个个停下了攻击,相互对望不知所措。

      王沐和雷云见到石景江那边已经胜利,便也不再和对方纠缠,连忙来到石景江身边。石景江看了看两人,虽然两人都各自有些小伤,但是并不碍事。

      石景江将强盗首领的头颅丢向强盗众人面前,向前站了一步,将手中的刀向地面一插,双手抵着刀把瞪着眼前的众人。

      “怎样,还有谁要尝试一下??”石景江问。

      “壮士,不敢了不敢了,我等都是被这人强迫为盗,实在是头领强我们太多,我们这才在他手下做事罢了,也是迫不得已,壮士您杀了他,我等十分感激,终于要摆脱他的魔爪了。”强盗中有人开口说道,显得自己如今为盗乃是迫不得已。

      听着此人如此说辞,四人皆是嘴角抽搐,心里想着这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你们为祸一方,杀人越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你们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拿出来扔到那边。”石景江命令道。

      强盗众人不敢违抗,便都老老实实地将身上之前之物都拿出来生怕惹石景江不开心将他们杀了。

      等到强盗众人将身上武器和先前盗取的东西交出后,石景江便默认那群强盗离开。

      “这群强盗,到底祸害了多少路过的路人。”王沐看着那群强盗留下的东西气愤地说道。

      “好了,你们俩将这些东西拿到帐篷中去,然后清点一下有什么,我和彩凤有话要说。”石景江吩咐道。

      等到王沐两人拿着强盗的东西进到帐篷之后,石景江一句话也没说,平静地看了李彩凤一眼,对着她点了点头,便朝着盗贼离开的方向遁去。

      石景江自然是追上那群盗贼去将他们抹杀,这种穷凶极恶之辈是不可能向善的,倘若不永绝后患,任然会有无辜之人受害。石景江和李彩凤早早就经历过生死,这种事看得自然比王沐和雷云透彻。

      先前是因为王沐和雷云在,他们两人年纪尚小,当面抹除这群盗贼可能会让产生不适,甚至有可能滋生心魔,不利于今后成长,所以这才先让盗贼众人离开。

      “彩凤姐,这群强盗还真是富有啊,刚刚我和王沐稍稍清理了下,发现这强盗光金命币就有五万,银命币三万,能石两万。特别是那个强盗首领,储物戒指金命币七万,银命币五万,能石五万,还有疗伤、恢复命力的丹药,武器也不少。”雷云见李彩凤进来激动地说。

      “唉,这么多财富,得有多少路人葬身这群盗贼刀下呀!”李彩凤摇头叹息道。

      “是呀,不过现在那盗贼头领已被石大哥斩杀,也算是祭奠了这些刀下亡魂了。”王沐轻叹说道。

      “咦,石大哥呢,怎么没进来。”雷云问。

      “哦,石大哥去附近侦查去了,害怕打斗的声响引来强大的能兽,顺带看看还有没有人埋伏在附近。”李彩凤连忙解释。

      “这样哦,好吧,彩凤姐,那这些命币和能石怎么办??”王沐问。

      “嗯.....那就按照猎杀小队的规矩吧,咱们见者有份。”李彩凤提议道。

      “啊,这怎么行,我和雷云都没什么功劳,怎么能够见者有份呢。”王沐连忙摆手道。

      雷云点头附和,表示赞同王沐的想法。

      “再聊什么呢?”石景江进入到帐篷中,向李彩凤点了点头后问道。

      “我们在商量怎么分赃呢,哈哈哈哈!”雷云开玩笑道。

      李彩凤将自己的提议说给石景江,石景江也十分赞同李彩凤所说的猎杀小队的规矩,毕竟两人作为好再来酒馆的猎杀小队,这个规则一直没变,收获不管多少出力多少,都是平分。

      所以,石景江都开口不介意,王沐和雷云两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因此,没人分得了三万金命币,两万银命币,至于能石,王沐和雷云说什么也不同意平分,而是两人分别拿了一万能石,其余的全都给了石景江和李彩凤,还有一些疗伤和恢复命力丹药因为两人都还不是命师,用到的地方不多,所以也就没要。至于武器,王沐挑选了几把趁手的短剑和软甲外也全都给了石景江,同时因为这里就王沐的储物戒指最差,所以强盗领头的储物戒指也被石景江强行塞给了他。

      ‘分赃’过后,后半夜李彩凤主动提出要守夜,其余人便休息去了,一夜无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