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亲热

      也许是乌云积蓄得太久,所以雨势才会来的凶猛,等猛过一阵子后,雨势渐渐小了下来,变成了淅沥沥的小雨,有一阵没一阵的下着,一连三日无风,这雨竟也连绵了三日,直到黄昏时分雨才停歇,阴云渐渐消散,露出一轮昏沉的夕阳。

      夕阳还未完全沉沦进西天的云海,东方的天空就已经高挂起了一轮淡淡的圆月,随着夕阳的沉落,暮色也渐渐暗沉了下来。

      屠苏城外古道边,老柳树旁六角亭,

      曹飞扛着两个大包裹从城门走出,远远望了一眼六角亭中那道孤单的身影,一步步走了过去,不多时,就走进了六角亭,道:“让你久等了,哎呦,累死我了。”话落,将两个包裹轻轻放在地上,打开包裹,把里面的下酒菜和四坛美酒放在一边,再把两块大包布铺在亭子中央的地上,脱掉占满泥土的鞋子坐了上去,一边招呼冯海坐下,一边开始摆放酒菜。

      冯海本在浮空打坐,见他背了这么多东西,连忙起身给他让出位置,看着他铺开包布坐了下去,不由得苦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把我灌醉。”话落,退掉鞋子陪他坐了上去。

      曹飞整理着酒菜,道:“我可是特意留着肚子来的,你是不知道,在萧府里,仙姑是不准我们这些家丁喝酒的,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自然要痛饮一回才会过瘾。”说话间,已整理好了下酒菜,打开一坛美酒递给了冯海,道:“来,这是你的。”又打开一坛美酒,道:“这是我的,早就听说你们这些求仙学道的个个都有千杯不醉的仙术,咱们一人两坛,我可不会占你的便宜,但你也不许耍赖。”话落,抱着酒坛喝下去一口,续道:“你也尝尝?”

      冯海见他如此真挚热忱,应道:“好,咱们就只凭肉体凡胎来较量,我绝不会占你半点便宜。”话落,提着酒坛便喝下去一大口。

      曹飞问道:“怎么样,味道还行吧。”

      冯海咧嘴皱眉,憋下了那一大口清冽的酒,吐出一口酒气,笑道:“好酒!我虽然喝不出什么名堂来,但在天涯沦落时,还能与你共饮的酒,就是好酒!”

      曹飞望着他笑了笑,道:“你们读过书识过字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说实话,我其实也喝不出个什么名堂来,只听人家说是好酒,我便觉得是好酒,这几坛酒是城南的桂云酒家亲自酿造、十年洞藏的桂云酒,已是屠苏城里风评最好的酒了。”说话间,捧起酒坛喝下几口酒,还咂吧一下嘴巴回味了一下。

      冯海陪他饮下几口酒,道:“屠苏城里最有名的难道不是屠苏酒吗?”

      曹飞道:“屠苏酒都是药酒,上好的屠苏酒可都是由名贵药材酿成的,我可买不起,要买醉,还是桂云酒比较好,十两银子一坛,这要放在平时,我可不舍得买!”

      冯海想了想,道:“是萧姑娘给你的银子?”

      曹飞道:“是我自己的银子,我这次可是舍命陪君子,偷偷溜出来的,来干!”话落,敬了冯海一下,又痛饮几口酒,拿起筷子夹起油纸包里的一片肉嚼了起来。

      冯海看一眼手中的酒,道:“我们现在吃的、喝的,是你四年的月例银?”

      曹飞怔了怔,没想到冯海和他算起了账,笑道:“没事儿,嘿嘿……就像你说的那样,天涯沦落时,能有你这样的大人物陪我喝酒,一辈子才能遇上几回?我虽然已经在这个地方三年了,但也和你一样,都是天涯沦落到了这里,而且,仙姑也赏过我不少银子。”话落,似生出许多乡愁,喝上一口酒,见冯海在看着他,道:“你别只顾看着我,你也喝,还有菜,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全按照我的口味来了,你可别嫌弃。”

      冯海联想起师门遭遇,心里感触万分,道:“好,今晚,就让我们两个天涯沦落人在此地一醉方休!”话落,提起酒坛子仰头灌起了自己。

      曹飞被冯海这样的喝法给怔住了,他看得出来,冯海的心中一定有很多不能言语的痛苦。

      夜色已经深沉,雨后的星空显得格外明朗,两个人醉倚凭栏,饮酒望月,都已是七分酒醉。

      第一坛酒已空,第二坛酒也早已抱在二人怀中。

      冯海望着月亮,问道:“你的家乡在什么地方?”

      曹飞双眼迷离的望着月亮,道:“我不知道,我是一个孤儿,是一个贼把我养大的,他把我带到灵州城,教会我怎么去偷别人东西,让我不停的帮他去偷东西,我不去,他就打我,后来,他犯了大事,被官府抓走发配到了边关,我就在灵州城里沿街乞讨,认识了几个和我一样命苦的兄弟,有一个人饿死了,我看不下去,就又去偷……”他说着说着,已默默流下了眼泪。

      冯海道:“那你为什么又到了这里。”

      曹飞顿了顿,道:“后来,遇上另一伙人和我们抢地盘,我们打赌,谁要是能偷到灵州王次子周禅的一只鞋子,谁就做灵州城的老大,我赢了,但没想到那帮人不讲江湖道义,背信弃义,没过多久,我就被他们给告发了,二殿下虽然没有治我的罪,但却把我赶出了灵州城,不许我再踏进灵州城半步,后来,我就一路走到了这里,遇见了仙姑。”

      冯海想不到曹飞会有这样凄苦的经历,比较起来,同为孤儿的他就要幸运多了。

      曹飞回过神,问道:“你呢,你的家乡在洪川什么地方。”

      冯海想了想,道:“或许,在月亮里吧……”

      曹飞痴痴一笑,道:“原来你是天上下凡,怪不得那么厉害。”

      冯海寂静片刻,道:“我也是孤儿。”

      曹飞愣了片刻,回神道:“那你一定比我幸运……”话落,捧起酒坛喝光了最后的几口酒,手臂垂下,酒坛从他手上滚落在旁。

      冯海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学写字,你学会了写字,就能在萧府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曹飞道:“不识字有不识字的好处,萧府里那么多家丁,就我大字不识一个,要不然,仙姑怎么会让我跟着她做事呢?”

      冯海奇怪道:“这是为什么。”

      曹飞道:“仙姑常在后院西房研究药方,炼制丹药,那些都是萧府的商业机密,是不能让人随便看的。”晚风吹来,打了个酒嗝,续道:“还有,要不是萧府里就我一个人不识字,你昏睡的那些天,仙姑又怎么会让我照顾你呢,还不是怕别人偷看了你的那些信。”

      冯海的眼神忽然失去了醉意,变得炯炯有神,怔了许久,问道:“你说什么……萧姑娘让你照顾我,是怕别人偷看了我的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