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

      这位款款走来身穿红色纱裙的女人,就是这家青楼的老板娘。无人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从开业至今,数不清想成为其入幕之宾的青年才俊,达官贵人,都铩羽而归。

      也有人传闻,这女人是姜国某一位皇室中人,养在外面的女人。传闻无论真假与否,这女人能成功经营一家青楼,并且能在各个达官贵人之间混的如鱼得水,这女人的本领就不可小觑。

      慕傾颜作为一个从小在商贾世家长大的女子,见到这样的女子,虽是有些惊讶,倒还算是沉着。所以,她并没有吭声,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哎呦喂,这位妈妈认得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啊!!”见来者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东方凡老毛病又犯了,眼神直勾勾的那女子**漏的雪白玉兔。

      “讨厌,小侯爷,您看我有那么老吗?”红裙女人面含春色的调笑道。

      “没有,没有,看起来比我还小些呢”说着东方凡猛地吸了一口,扑鼻而来的皆是脂粉香,呛得东方凡一阵咳嗽。

      “哎呀,小侯爷真是会说话…”

      ……

      两个人在那一来一往的,可是羡慕死了狗腿子葛平,我家小少爷真是厉害,当着自己媳妇儿的面,还敢和别的女子聊的火热,我若是学到一星半点,那伊一岂不是对会有个好脸色。

      另一旁,慕傾颜眉头微微蹙起,看着某人的眼神,脸上多了几分不悦:“小侯爷,这是忘了老侯爷的叮嘱了吗?”话语之中透着几分质问。

      面对自家媳妇儿的质问,东方凡一下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退回到慕傾颜身边,脸上露出谄媚的笑。

      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那红裙女人起了疑心,目光勾魂般的在慕傾颜身上打量了一下,当看到慕傾颜的长相时,目光中多了几分惊讶,但很快收住,开口笑道:“人人都说东方小侯爷,在汴安城天老大,地老二,没想到,这位却能……倒是我眼拙了,不知这位怎么称呼啊。”

      “夫人,无需知道我怎么称呼,只需记得金陵慕氏就够了。”慕傾颜感受到旁别某人谄媚的笑,也不理会,只是不紧不慢道。

      听到金陵慕氏,红裙女子明白了,当初听闻金陵慕氏千金发明了一种最新的布料,薄如蝉翼,最关键的是专门用来制作女子的内衣,而且内衣款式是从未见过的,款式之多,类型之广,很受达官贵人们的喜爱。在金陵掀起一场浪潮,只是价格高的离谱。在藏春阁开业之初,为了有一个好的嘘头,她就托人在金陵慕氏那里订购了一大批,只是价格高的离谱,便找了保人,允了三个月后付款,谁成想,就在两个月前,保人突然去世,红裙女子就有了赖掉欠款的打算。

      红裙女子抬头看了一眼慕傾颜,再看看东方凡,又想起了来这里的贵人前几日说过,东方凡并不喜金陵慕氏的女子,甚至在新婚之夜都夜宿青楼,恐怕这次出来,都是老侯爷的授意,走一下面子上的事。想到这些,红裙女子多了几分安心,品了一口手里的茶,一字一句道:“既是金陵慕氏的人,那批布料的钱,我本来应该如数结清的,只是,王保人突然不在了,这便不太好说了。”

      “早就听说藏春阁的老板娘是一个聪明人,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慕傾颜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惋惜。

      “不知道这话怎么讲?”

      “罢了,无需多言,老板娘便当我们没来过,东方凡我们走。”慕傾颜站起身来,平静的说道。

      红裙女子见那俊俏的年轻人直呼东方小侯爷的大名,多了几分怀疑,赶忙起身拦下要走的慕傾颜开口试探道:“这位兄弟,当真是有些性急,我又没说不给,只是没有保人,不如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如何?”

      “不用了,我家小姐不缺你那笔,那笔钱就留着给你养老吧,毕竟你的青春饭怕是吃不了几年了。”

      慕傾颜想到没想,直接拒绝了,言语之刻薄,看呆了旁别的两人。

      “你这么说话,就不怕惹上麻烦吗,别以为有东方候府给你撑腰!”那红裙女子恼羞成怒,出口威胁道。

      慕傾颜微微一笑:“我拭目以待。”随后率先走了出去。

      “这个老女人太过分了,欠债不还还这么嚣张,”东方凡义正填膺的说道:“她迟早会遭报应的。”

      “这会儿就老女人了,刚刚不是和那个老女人聊的挺开心,嗯?”慕傾颜挑了一下眉,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老慕,你看我是那种人吗,我那是为了降低她的戒备心,”东方凡勉强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强行为自己辩解。

      “呵!!”慕傾颜本就心情不好,听到这苍白无力的借口,理都没理某人,扭头离去。

      “哎呀,老慕,别走啊,”某人见状一个示意,和自己狗腿子恬不知耻的跟了上去。

      “还有什么事吗?东方小侯爷?”慕傾颜略显烦躁的问道。

      “那个,你看我都陪你来了,那我这个”东方凡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个数钱的手势。

      没错,就是要钱!

      你若是以为今日东方大少的反常,对慕傾颜的言听计从甚至是谄媚是因为东方老爷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如果说普天之下,最能拿捏东方凡的是什么,不用问,必然是钱。

      就在今天早上,慕傾颜向老爷子说明了藏春阁有一大笔货款没给,老爷子听后义愤填膺,就把这事指派给了自家孙子本意是为了加深小夫妻两个人的感情。东方凡本不愿意来,但在慕傾颜表示这笔钱可以分他一半以后,再三确认这是一大笔钱之后,东方凡表达了自己对欠债不还钱的厌烦,当即表示,愿意跟着一起来。然后…

      “东方小侯爷,钱就在哪里,只是我懒得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所以这事便麻烦你了,爷爷那边我会帮你解释,如果你实在不行,和我说,我用一百种方法,帮你玩死她,就是帮你东方小侯爷娶回来也不是不行。”慕傾颜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把手中的折扇用力的往东方凡手里一放,就加快了脚步,朝远处走去,留下某人在原地发愣。

      “妈的,小看我,你给小爷等着!”东方凡对着远去的背影大喊道,然后满脸恶狠狠的看了自家狗腿子一眼:“他娘的,还不快跟上去,她要出点事,老头子活剐了咱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