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瑞贤

      楚暮向来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更别说微笑这种脸部肌肉动作,楚暮那可是一点都不擅长。

      此时,楚暮却在尽力的学着像其他人一样,朝着姜依斐扯出一个有些牵强的微笑。

      “你刚出发不久,我这里就收到了消息,你这次实在是太胡闹了,你爹…姜尚书他这次不得被你气死?说不定过几天就把你给逮回去了。”楚暮有些无奈的说道。

      “放心吧云溪哥哥,这次出门我可是计划了几年,绝对万无一失,”姜依斐说道,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以示肯定,眼神中有些掩饰不住的小得意,“这次出门跟着我的人也都是嘴巴紧的,绝对不会乱说话,我爹以为我出去游玩去了,我都计划好了,偶尔给他写几封信,说一说某处的山川美景,风土人情,反正不会提到建云,我爹肯定也猜不到,我会在这儿。”

      不知不觉,楚暮这会儿的笑容变得自然多了,像是看着一个胡闹的小孩,可爱得紧,也只能任由她去。

      “刚进来看到你时,见你一副大家闺秀的端庄模样,倒是有模有样,没想到也就是披了个皮,在我面前倒是丝毫不掩盖了?”

      姜依斐闻言,突然就不着痕迹的端正了坐姿,“云溪哥哥,这你就误会我了,我真的很端庄的。”

      “云溪哥哥,你…在大凌国过得怎么样啊?”这是姜依斐最关心的问题,终于还是,试探着问了出来。

      她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想他说过得好,但她又觉得如果楚暮是那样回答的话,那肯定是在安慰她,毕竟如果他真的过得好的话,那为什么又要易容来见他呢?难道连这一点自由都没有吗?

      楚暮的笑容本就是昙花一现,此时那张脸又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此时听见这话,那双桃花眼又变得幽深了几分。

      “依斐,在这玩几天,就早点回渊国吧,这里毕竟是大凌,不是你能像以前在家里一样胡闹的地方。”楚暮的语气变得有几分严肃,这若是旁人,早就会被他这气场给冰到,不过姜依斐从小就觉得楚暮不过是个外冷内热的人罢了,她觉得,楚暮对她,总归是有些不同的。

      但是这次,姜依斐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今天才终于到了这建云,好不容易见到了楚暮,没想到他却让她早些回去,姜依斐顿时就觉得有些委屈,一双杏眼忽的就有些泛红,眼眶也好似湿润了几分。

      “云溪哥哥,你这是…在赶我走吗?可是…我才刚到这,才刚见你一面…”姜依斐虽然确实有些委屈,但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此时正努力压制住自己声音的异样,用正常的声音说道。

      楚暮忽然就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太过分了?楚暮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在姜依斐面前,好像把所有的心软都给了她,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明明是冷冰冰的人,却会尽量和声细语的跟小姑娘讲话,还担心自己的那冷酷无情吓到她;明明根本就不怎么会笑,但是在她面前却会努力的去牵强出些许笑容。

      这些情绪楚暮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分类去处理,终归,楚暮觉得,这应该是因为小时候,姜依斐还是个小粉团子的时候,就老是喜欢黏着他,一点也不怕他,老是喜欢追在后面喊他云溪哥哥。尽管那时候,他压根就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当周围人都避之不及的时候,却有那么一小团温暖,让他的冬日有了些许的阳光,不再是漫天的严寒。

      “依斐,抱歉,刚刚我说话重了。”楚暮破天荒的认输服软了,尽管他觉得自己刚才只是在理智的分析现状,但是…楚暮觉得自己好像不愿意见到姜依斐委屈的这副模样,看着他有些莫名的焦躁。

      姜依斐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

      楚暮又仔细想了一下,与其姜依斐待在渊国,也许…在大凌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样一来,她在他的眼皮子下,要是出什么事他还能更加及时的顾及到,若是远在渊国,他的太子皇兄又搞什么小动作的话,倒是有些鞭长莫及。

      “你想留,就留下吧,不过切不可像在家一般任性,我怕我现在还没办法护你周全。”楚暮有些无奈,又有几分惆怅,转头看着窗外,渐渐高挂的明月。

      姜依斐看着他的侧脸,月光铺洒在他俊美的五官上,那双桃花眼在月光中似是被一层什么看不清的东西给笼罩了。姜依斐莫名觉得,虽然此刻人就近在咫尺,到她好像离云溪哥哥更遥远了些。

      司府,此时已是戌时,月亮高挂在夜空之中。

      这座不大的府邸是司空泠在出宫之前就让飞灰偷偷买下的,这就是司空泠现在的家。但是这司府的男女主人却并不在,或者说并不存在,只有司空泠这么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和几个奴婢、侍卫,倒是显得这府邸有些空落落的。

      司空泠此时正坐在屋顶上,这次是她自己试了几次之后,好不容易飞上去的,飞灰没有在身边,估计在附近某处守着。

      回顾今天,司空泠只觉得简直收获颇丰,甚至有点太多了,让她有点消化不来,同样消化不来的,还有她吃撑了的肚子,这也是为什么大晚上的她不准备睡觉,还在这里吹风赏月。

      “哎,接下来可怎么办呢,感觉…楚暮那家伙对别人和对姜依斐真是不太一样,不愧是女主,待遇就是与众不同!”司空泠不想承认她酸了,人家有楚暮护着,自己却差点被他搞得一命呜呼!这待遇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人比人气死人啊!

      越想越气,司空泠表示一点都不开心,觉得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那黑心商家垃圾系统“大方”给了一颗强身健体丸之后也不知道又干什么去了,日常销声匿迹,完全指望不上,还是只能靠自己啊!

      与此同时,皇宫。

      自从司空泠秘密离宫后,夏拂就开始了扮演太子殿下的工作,这么几天下来,倒也算是平静的度过了,没发生什么事。

      然而,这时东宫门口忽然传来了老太监洪亮的传呼声。

      “皇上驾到!”

      夏拂惊了一惊,心脏砰砰直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