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天堂最新

      明德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在外人面前他很少叹气,尤其是在民众面前,他可是平安京的支柱。

      最近的平安京可谓是多事之秋,本来一切尽在他的掌握,结果南征土蜘蛛一族的时候因为九御门结社的插手,导致平安京力量的消耗远远超出了预期。

      也许几十乃至几百的武士是打不过像九舞神乐这样的强者,但是上千乃至上万呢?这种大军九舞神乐看见也得扭头跑。

      奇怪,为什么下意识拿九舞神乐做比较?

      嘛,也许是这家伙就是巫女中的一道龙卷风吧,那做事风格和寻常女子可谓是背道而驰,他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个男人了。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明德立马打起精神,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表现的这么颓废。

      “长生,这么急躁来我这里干嘛?”

      来者正是那个写史书的贴身武士长尾长生,他正拿着和木盒子跑了进来。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张的竹牌,上面画着一幅幅图画,下方还刻着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字。

      拿起一张竹牌,明德好奇的看了上面画的人物,感觉有点眼熟,想了想这不就是宫本武藏吗?

      ………

      “我方服部半藏出阵,对你的星野七宫发起攻击,因服部半藏特技忍者,对人类攻击提高五百点,抛去星野七宫的攻击力,剩下一千一百点伤害由你承受。”

      明德意味深长的说出这么一大串话,长尾长生额头直冒冷汗,掰着手指算来算去。

      “最后结果,你输了。”

      明德一句道破了长尾长生的死刑,胸中的郁气顿时消失,一看窗外不觉已经夜晚。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玩物丧志了。

      “你发明的这游戏倒是有意思,不过漏洞倒也不少。”

      就比如说平安京阵营中的九舞神乐,为什么她的特技那么…不同寻常,阵亡时强制扣除一千生命值,感觉好强盗。

      “这可不是在下发明的游戏,这游戏是神乐大人做出来的。”

      明德脸上的笑容僵住,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那口血没喷出来。

      你跟我说,都这种情况了,九舞神乐那个家伙竟然还有心思去弄这些奇技淫巧!?

      嘛,这些只是小插曲罢了,那天灵光一闪后神乐就回去做着玩,不过才不到三天就觉得无聊了,倒是在平安京其他人那里玩的很疯。

      不过里面的人物也被很大的争议,尤其是神乐自己这强盗般的特技,幸好她自己这张牌就五张而已,别人也只听过没看过。

      闲暇时间,神乐经常在街道上晃悠,短时间她也没办法让自己实力大增,倒不如调整心态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最后不知怎么想的,神乐自己转悠到了平安京外面的村子里,经过妖怪的数次洗礼,平安京外的村子早就没剩下什么,只有废墟,很少还会有人去住。

      神乐来到的这个村子就是个被遗弃的村子,破败的模样让人惋惜,神乐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倒不是累了,就算继续走,也不知道该去哪了。

      孤寂的村庄内突然响起道道琴声,神乐脸色古怪,这种地方谁会在这里弹琴,怕不是哪个妖怪吧。

      走了不到几步,神乐来到了村子里破败的寺庙前,她的接近让琴声一顿。

      “谁在那?”

      神乐走出来,看向弹琴的那人,黑色长发,原本白净的衣服被染成了灰黑色,看上去好久没有打理过,可浑身气质依旧出尘,放在人群中也很容易被注意到。

      “不是妖怪吗。”

      神乐嘀咕一句,不过这不是更奇怪吗,无人的村庄中,一个琴师在破落的寺庙中弹琴,最重要的是这个琴师还是个瞎子,眼前用白布遮住。

      “在下只是路过这里,在此歇脚,巫女阁下是来这里除妖的吗,这么说平安京就在附近了吧。”

      琴师笑了笑,听力非常好,不过奇怪的是他都看不见什么,就凭一句话就能判断出这么多?

      “你,似乎不是普通人吧。”

      神乐饶有兴致的看向琴师,在她的感觉中,这个人浑身的灵力可不是完全没有修行的普通人,话说普通人还是个瞎子又怎么可能独自一人旅行到平安京呢。

      “没什么,只是琴技略有小成,只要弹奏一曲,那些妖怪也不会为难在下。”

      琴师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可惜这反而更加诡异,要是弹个琴妖怪就不找人类麻烦,想想都不可能。

      除非,这个人的琴技已经到达了超乎寻常的地步,琴师身上说是灵力不如说是灵气,本身并不会什么术法,仅仅是在某一方面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就跟剑士走出自己的剑道一样。

      然而比起剑士,能达到这种地步的琴师反而更加稀奇,就算说是独一份的也不是不可能。

      “巫女,九舞神乐。”

      “九舞神乐吗,别人都叫我无目琴师,至于本名不提也罢。”

      无目琴师好像听过神乐的名字,不过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讶。

      无目琴师的目的是平安京,而神乐也打算回去,自然而然的也就结伴而行,神乐也对这个保护动物感兴趣。

      就连妖怪都不伤害的人,可不就是保护动物吗。

      无目琴师来自北方,从小跟着自己的老师学习琴艺,然而自己的村子被妖怪屠杀,他也失去了双眼,最后被赶来的僧侣救下,在附近的城镇中靠着弹琴过活。

      照理来说他应该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北方,但为什么来平安京,无目琴师先是笑而不语。

      “我这双眼睛自从失明后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一天我看到一片火海和被燃烧的城市,所以我来了这里。”

      前言不搭后语,神乐也一知半解的,只能猜出无目琴师失明后拥有一种看到什么的能力,他看到了一些东西并预知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放弃自己平静的生活。

      “平安京到了,我们也自此分别吧,九舞小姐。”

      无目琴师冲着神乐行了一礼,进入平安京最终消失在了人海中,神乐摇头这也不是个正常的人。

      不过倒是可以算上是舍生取义,凭着他那份能力,想要独善其身相必不难,人在平安京总能遇到的,下次再好好聊聊。

      出入城门的时候倒是看见宫本武藏在镇守城门,神乐冲着他笑了笑,宫本武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天知道这家伙跑到哪去惹麻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