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直播怎么看收费房

      有三条足有腰粗全身赤红,头上还生立冠的大蛇盘踞果树旁边。我第一想法是重妖护宝,连忙躲了,免得气味泄露被嗅出也爬到个不被察觉的最近距离免得发现。

      我能到那个山坡,完全是因果子成熟散发的香气把谷内的毒虫蛇蚁都吸引过去。那浪潮般成团成蛋的虫子在香气引诱下专注繁殖,才让我有机会登上那个山坡靠那么近。并且,我还亲眼看到那只全身赤红色已经生麟甲的大蛇对果树拜三拜,才小心的吞掉那颗果子。

      月婵催问的;“那然后呢,吃完以后变什么样了”?

      “体型由粗变细很多变长很多不那么红了,顶上的立冠到更加晶红发亮好像宝石”。

      雪兰说,“不应该越长越大吗?怎么还细了”。

      谷云旺笑眯眯的,“这我可不知道了”。

      常彦霖说,“你说你来了两次,第二次是什么时候那果子成熟没”?

      “没有,能让动物跪拜的东西岂能与凡物比较”。

      林飞扬说,“前辈,指个道吧,树林水路,走哪”?

      “上山”。

      胡军说,“我也有个疑问,时间过去这么久,那果子不会被毁么”?

      “呵呵,宝物天佑,没有特殊缘分是万不可能得到,或是损坏。至于那颗没成熟的果子这会还在不在,只能走一圈去看看听天命”。

      林飞扬瘆人又诡异的,“前辈,既然东西这么好,又这么玄此等宝物,如果我们杀了你们这荒郊野外的有谁知道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样,您怎么确认,这事我不会做出来。到嘴边的肉,可没有不吃的道理”。

      没有在野外留过夜的永远不知道那里的夜有多静,那里的夜有多冷那里的风有多潮湿。即使你在心里装了座山,架了百十头鼓也无心去想。会伴着虫鸣鸟叫墜叶纷飞不自然的把身子靠在火堆边,烤着烤着人便困了,烤着烤着肚子空了。忍不住不去往橙红的火炭里放点东西,边取暖边饱餐一顿。最潮湿最阴冷的还是后半夜,不过没关系,你早已经随着身旁火焰,木柴的噼啪梦游他国。

      “啊~,月婵伸个懒腰的,好舒服,觉睡的全身都累。小兰,小兰……,睁那没睁开的眼喊,你去哪了,我饿。彦霖彦霖快醒醒,天亮了”。

      睡梦中的常彦霖半答应句的,“嗯,亮了”,继续的打着小鼾。

      “别睡了,快醒醒。小兰胡大哥他们都不见了,醒醒……”

      在她不懈的摇晃中常彦霖终于醒了,也给半句,“嗯,丢了”,又呼呼睡起。

      “哎呀,太可恶了,彦霖彦霖”!叫两声无果,越想越气计上心头,“啊,有蛇”!条件反射比鲤鱼打挺都快的常彦霖迅速站起左右高呼,“蛇,蛇哪呢,哪呢”!

      “呵呵,让你不起来”,月婵捂着嘴不住的笑他。

      “哎呀~,好啊婵你别闹了,这几天太累了,风餐露宿吃不好睡不饱,连走路都得提防附近有没有熊瞎子脚底有无大耗子。你看看我,都累脱相了,我在睡会睡会”。说完,常彦霖又躺月婵边上睡去。

      见他睡去全身酸痛的月婵迷迷糊糊的没多会也困了。

      刚要睡熟常彦霖像嗅到什么般,“啊婵你有没有闻到,什么东西,这么香,这么甜”?

      已经睡着的月婵不高兴的,“别吵了,太累了,在睡会”。

      常彦霖晃晃她,“你仔细闻。闻到没”。

      “嗅嗅”,“没有。你可能是太饿了,出现幻觉了,睡着就不饿了,梦里啥都有,嘿嘿~”,说完月婵甜甜的继续睡去。

      常彦霖也觉得她话有道理倒头的继续昏去。

      当二人准备再次进入梦乡那个味道彻底把他她俩叫醒齐刷刷的坐起,左右寻找。鼻子渴极似的吸着,饥饿把肠胃加紧地抽。

      “哇”,月婵喜笑颜开的,“小兰你回来了,手里拿的什么,烤红薯。快,快给我一个,月婵等不及的撒起娇,好小兰好小兰快给我一个给我一个”。

      “行行,给给,好好说好好说”。

      月婵更正的,“不行了,我已经忍不住了”。接过雪兰手里烤好的红薯的二人已经眼不能看别处,咽着口水又急又心切的把外面那层焦皮拨去。不许要多少力轻轻一掰。黏糊糊黄软软亮油油的红肉闪着勾人的冲动。一口下去,热烫充斥口腔。忍不住的呜咽吞咽话都没办法说。吃一个又一个的二人满嘴乌黑。雪兰旁边不停的劝。

      “哎~,你们慢点,慢点后面还有,还有,常彦霖月婵不住点头不让她讲话的;嗯嗯,我知道后面还有,我知道”。

      狼吞虎咽的又吃进几个也觉得腹中不在空荡,把弄着手里的红薯说;“好像没有想象中那样好吃”。

      常彦霖边啃边解释的说,“烤红薯这东西像谚语里的私情男女,偷着不如偷不着,香味比滋味好、闻的时候觉得非吃不可,真到嘴,也不过尔尔”。

      远处走来的谷云旺胡军像在谈论什么手也不断比划大小长短到两人面前笑眯眯的说,

      “丫头,你俩醒了。好,漱漱口准备吃饭。香喷喷的烤羊喜欢不,刚打的嫩极了”。

      撇着嘴的月婵幽怨怨的看向雪兰,“小兰,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骗我吃一肚子的红薯,有烤羊也不告诉我”。

      “对”,常彦霖也义正言辞的说;“是何居心,亏咱们还是好朋友”。

      雪兰无辜的,“我哪有骗你们。刚才我一直再说,还有还有慢点吃。你们呢,三两口一个连摆手在摇头也不让我说话,一直说;还有我在吃俩,还有我在吃俩特别香,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薯”。

      月婵不服气的说;“你可以制止我啊”。

      雪兰更委屈了,“我制止了,说不让你们吃了后面还有好的。可你俩怎么也不行都在我手里抢了”。

      月婵眨眨眼的对常彦霖说去;“我真是这样吗”?

      常彦霖很犯难的;“这个这个,刚才吃的太快了,没留心看你”。

      谷云旺说,“那快来吧丫头,在吃点”。

      月婵撅着嘴眼泪汪汪的;“可我一点都吃不下了”。

      常彦霖拍胸脯的,“没关系,我能我能”,边走边嘿嘿发笑,边不住的吞口水。

      “啊~”,月婵怒喊的,“彦霖,我恨你”!这声悲痛生气的大吼让高耸的密林变得不镇定了,飞鸟四散逃走小兽草中奔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