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世界的大后宫

      火影办公室。

      “火影大人,宇智波旧地除了气息有些阴寒之外,但是搜索过后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次日凌晨一夜搜寻无果的暗部甲恭敬的站在猿飞身前汇报道。

      至于在宇智波族地感应到的阴寒之气,被他理解成是环境荒凉造成的,自从宇智波被灭族后就少有人进入,整个族地就只有一个遗孤佐助居住,那一片地区荒废了数年之久,没有生机气息阴寒一点也不觉奇怪,就是现在他还感觉身体有点冰凉。

      “这么样吗?那没事了,你先下去吧!”

      三代火影猿飞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沉默片刻后才道。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猿飞心中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但是对领导多年的暗部给出的调查报告他还是信任的,既然暗部都查不出原因,猿飞只能按下心中的不安。

      “走了吗?”

      宇智波秀从一处阴影中探出身影,可惜时间不够阴气侵染太慢,不足以将他们转化成自己的傀儡,而且阴气如果不能持续侵染时间一久以忍者的体质就会慢慢将阴气逼出。

      “不过转化那几个常驻人口,应该没问题了。”宇智波秀看着拿着忍包外出训练的佐助还有隐在他身后监视的暗影,露出一丝狞笑。

      就知道佐助身为宇智波唯一的遗孤,木叶怎么可能没有一点防备,跟在佐助身后的暗影一进入领域范围就被宇智波秀感知到了。

      还知道今天负责监视佐助的暗部分为两人,凌晨刚刚完成交班,这样正好只要他们继续待在领域中迟早将他们化成自己的奴仆。

      “现在就来看看,我昨天感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宇智波秀现出身后伸手一招,领域地界下冒出丝丝黑气随即扩散开来蔓延到整个族地中的建筑群上。

      片刻后,一张张被引线连接在一起的起爆符从地下,墙壁中木桩中冒了出来。

      看着漂浮在半空,一张接一张的起爆符形成一片将族地笼罩的爆炸网络,引线还延伸进木叶内部。

      “看来木叶的敌人还是有很多啊!”

      宇智波秀笑了出来,

      “这是?旧制起爆符,这样看来布置时间最少也有几十年了。”

      宇智波秀凑近一看,就认出了起爆符上面的图案,从小在大伯的藏书中长大实力可能不强,但是见识绝对超过忍界大多数人,不要小看宇智波一族的底蕴。

      “也对,如果不是几十年前布下的,就现在在暗部跟巡逻队的监视下绝对没办法安置这么多起爆符,不过这个机关大师的造诣很是高超啊,木叶这么多年居然没一人发现。”

      “如果木叶发现了早就清除了,不会在村内留下如此大的隐患。”

      宇智波秀自语道。

      因为领域中的一切都逃不出自己的感知,才发现了这个意外助力,这可能就是天意了。

      “呵呵...这下好玩了,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吧!木叶?”

      宇智波秀眼睛射出两道红芒,神色极为亢奋,本身就是仇恨化身的怨灵可不会考虑什么伤及无辜。

      雪山崩塌时就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九尾事件后村民们在高层散步的谣言中纷纷开始憎恨宇智波一族,在宇智波灭亡后没人存在憎恨才停止。

      没有一人去问宇智波为什么会灭亡,知晓内情的人也不会去帮宇智波说一句公道话。

      一股股黑气按照宇智波秀的心念涌上起爆符,在阴气的腐蚀下空中漂浮的起爆符化成飞灰,风一吹一散而空。

      宇智波秀可不想引爆后将自己的族地也化成废墟这样太亏了。

      单靠区区起爆符就想消灭木叶,想想就知道不可能,这样就太小看这忍界第一大村了,起爆符爆炸的威力虽然还算不错,但是其爆炸范围还是太小了。

      从安放在族地中的起爆符来看,布置者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起爆符放置的位置都是建筑的薄弱位置,一旦引爆就能最大程度的摧毁建筑群。

      但是杀伤力就堪忧了,毕竟起爆符安放的不是那么密集,不可能将整个村子覆盖,恐怕忍界也没有谁能有这么大量的起爆符。

      小南偷笑脸:“呵呵...”

      想到这里宇智波自语道,“布置者肯定还有后手,不然他费劲心思安放的起爆符根本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最多摧毁木叶的部分建筑引起骚乱,实际上对木叶伤害不大,那么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就清晰多了。”

      先利用阴气持续侵染监视佐助的两个暗部将他们化成自己的奴仆,没有控制的傀儡自己连出去都做不到。

      然后操控他们在换班后趁着空闲时间去找出起爆符的启动装置,根据已知线路去推导装置相必不是难,再在适当的时机引爆,给木叶带来最大的伤害。

      宇智波秀恨不得阴气瞬间就将监视佐助的暗部给蛊惑了,可是自己现在实力不足还要需要藏在暗处积攒力量不宜打草惊蛇,只能采取水煮青蛙的方式缓缓进行,在无声无息之间将他们吞噬。

      是夜,佐助带着一个尾巴走回了家中,解下忍具后看看空无一人的房间双手抱臂呆呆的盯着烛苗。

      不知为何这次回家后,佐助感觉族地之中尤为寒冷,但对比起他内心的憎恨跟对力量的渴望寒意被他直接忽视了。

      半靠在树杈上的暗部紧了紧衣领,“这地方怎么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了,不知道昨天那队同僚有没有查出源头。”

      肉眼不可见的阴气充斥了整个领域正沿着他们的毛孔源源不断的侵入他们体内,虽然比起阴气实质化形成的黑气效果要差很多,不过胜在悄无声息。

      因为任务不同,双方都默契避开了没有交流,监视佐助又是长期任务,任务没完成之前又没有接到上方通知,现在还不知道过来的暗部班什么都没有查到。

      房间中的宇智波少年双目突然变得猩红一片,眼神里充满了对力量的欲望。

      在学校一直陪他们玩过家家,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力量。

      “多久,到底还要多久,我才能真正站到鼬面前!”

      佐助在心中无能怒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