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系列合集

      大荒人族,彻查一天都没找到透穿主峰的元凶是谁,风无影从集市上谈听到有从主峰飞来的灵士,赤身露体的飘在空中,炫耀一番雄壮小鸟后,飞回无极门主峰。身边还跟着一个长有八臂的俊美女子相伴!

      之后风玉青回到威风堂,听秋风剑这个器灵描述长生带着八臂女子离开一事,相互印证后,得出结论!

      长生不知去哪浪了几天,与魔族扯上关系,之后回到主峰,用学来的魔族功法打穿主峰,之后畏罪潜逃!

      事情上报门主,还没来得及细细追究!袁逵长老带着一位元老来到门主府上!

      之后,边陲传来见过长生和八臂女子的消息!

      经过一番细致讨论,排除长生被挟持的可能,那么就一个解释行得通!

      长生之所以急急火火离开,必定遇到难事!正要派各堂门下得意弟子去妖族打探。派往妖族各荒历练的弟子陆续回归,带回人数不等的人族!

      这一次比赛,风铃儿和羊雪钊,还有羊怀玉,因为驾驶楼船,带回七千人族,几乎超过所有去妖族领地历练带回人数综合还要多三倍!

      船上货仓还装满了红色旗子!更灵儿和羊雪钊马不停蹄的将山头插满妖族偷来的旗子!一时间主峰犹如一支巨大的蜡烛!

      各堂口分出人手安置这些蒙昧人族,同时分派人手乘坐楼船去妖族探探消息!

      雷洪长老不解:“为何要为一个妖族长大的长生,煞费苦心?”

      门主道:“你可记得我大荒的一个传说?”

      “门主是说一千多年前的那个传说?”

      “还能有哪个?”

      “难道……”

      “一切皆有可能!哪怕只是个传说!”

      “可是长生会是传说中那个开辟一界,掌控九大乾坤之力的人吗?”

      “不必多言,一切皆有可能!”

      雷洪不再多说,飞身离去!

      长老负手而立,一片落叶轻飘飘落在肩头!恍若无觉,自言自语道:“能力再大,也要一片一片的扫!不是功法强横就能扫清世界!会是你吗?”

      风子牙飞来,落在门主下首!身形有些不稳,还没说话,嘴角溢出鲜血。风子牙稳了稳心神:“子牙幸不辱命,重创魔圣,挣得大荒三年太平!”

      门主抚去肩头落叶:“子牙辛苦!伤势无碍吧?”

      风子牙施礼:“小伤耳,调养几日便可!”

      门主将长生的事说了一遍,风子牙皱眉:“应该不会有什么打紧的事,多半是与他族有约!”

      “我已经派了人手去魔族和妖族探听消息!”

      风子牙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门主可安排小羊去各地设坛立法阵!若有意外也好应对!”

      门主点头:“师弟先去养伤!”

      昆仑城城主府!

      长生悠悠转醒,侧头吐出口闷血!白宇赶紧帮他清理一番!

      阿可陀耶挥舞着枝条冷冷道:“现在知道差距了吧!法术神通再厉害,遇到修为强横一点的对手,照样被揍的很惨!他虽然境界上比你强,但你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只是占了体魄的优势!”

      白宇:“你少说两句,没见他刚刚醒来?”

      阿可陀耶甩甩手中枝条:“体魄如此糟糕,会影响我的战力!”

      长生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扯开衣襟,碗口大的牛蹄印。

      阿可陀耶:“别看了,牛妖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你早碎成渣渣了!”

      白宇争辩:“手下留情还给打这么重的伤?”

      “比碎成尸块强太多了!何况我并未察觉牛妖动用真元。”

      “一力破万法!”长生失神道!

      阿可陀耶转头赞许:“总算有点开窍了!明白的不算太晚!”

      长生裹上衣襟,翻身下床,白宇想要阻拦,却被拒绝!迈步就往外走!

      白宇:“你还没好,着急去哪?”

      长生:“去找牛青园!”

      白宇:“你这是要去送死!”

      长生:“放心!我不是去打架,他要杀我,那一蹄子就可以要我命!”

      房门打开,却见牛青园正对着鸟笼里的鸟说话!听见房门响声,牛青园差异的转头向长生看来!

      长生春风满面,向牛青园抱拳道:“牛哥没走就好,我正要去找你,之前是我鲁莽了!给牛哥赔罪!”

      牛青园有些不知所错,尴尬的笑笑,起身还礼:“是我没有轻重,伤了猞城主,还望见谅!”

      白宇见两人丝毫没有再动手的迹象,稍稍放心!刚刚还打生打死,一转眼好像亲上加亲了!这让白宇不得其解!

      长生和牛青园对坐,白宇适时的端上点心茶水!

      长生:“劳烦白宇准备些酒菜,我要和牛哥痛饮一回!”

      牛青园大悦:“这还是相识以来,第一次和你共饮,不醉不休!”

      “不醉不休!”

      两人喝到深夜,醉意中,两人稀里糊涂的对着月亮拜了把子,还在对方本心之中种下誓言!

      之后两人搂腰抱腿的睡在地上,白宇和阿可陀耶怎么拉扯也分不开两人,索性抱来被褥盖上,两人就在院子里睡到次日中午,被太阳晒的实在受不了,才悠悠转醒!

      牛青园呼呼喷着热气:“太阳大还能忍,谁给盖了两层被子?这是要闷牛肉吗?”

      长生费老大劲才和牛青园分开,从被子里钻出来,全身湿透了!

      白宇和阿可陀耶托着腮,坐在阴凉处,喜滋滋看着这两个狼狈的家伙!

      长生忍着头痛欲裂,请牛青园进屋说话!

      “牛哥,昨天你为何把这些事告诉我?一定别有一番用意吧?”

      牛青园难得正经一回:“长生兄弟,我是妖族,这是我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也无心偏向人族,只求我的族群能够有个好的结果!”

      “牛哥说这些很有深意,青牛一族现在妖族地位不好吗?”

      “我是说将来!将来会变天,会拨乱反正!我见过未来,虽然结果并不美好,但好过灭族!”

      长生摇头道:“将来的事谁又说的准?你说你见过未来,未来还没发生,一切皆有变数!”

      牛青园面色复杂的看着长生:“如果在未来见到的是别人,我也许还会抗挣,但是我见到的偏偏是你!”

      长生脸色一僵:“我?”

      “嗯!不止你,还有你身边的小狐狸!”

      长生有些错愕,不自觉想起狐媚儿那勾魂的身体,瞬间身体起了反应,随即甩甩头,极力排除杂念!

      “什么时候的事?”

      “白骨荒原,我拦截你时!”

      “未来的我什么样?”

      “如现在一般丑!”

      “我很帅的好不好!”

      “别给自己长脸,还没我帅!”

      “你审美有问题!”

      “你太瘦!小母牛喜欢腱子肉!”说着,各种展示自己肌肉!

      长生无语!

      魔族各领地,大批人族练气士潜入,惊动魔族高层!集结各地高手防范,可是人族练气士并不惊扰他们,转了一圈就离开了!这让魔族各领主很是不解。不知道人族闯入有什么目的!

      即便有小范围摩擦,人族练气士也不恋战,接触一下就草草撤离,甚至追击百里后,失去踪迹,地面上只找到奇怪法阵印记!

      妖族狐霞城领地内,大批人族练气士也是如此,下属的三大城主通过图腾牌相互通晓信息,也没得出结论!

      人族这些异常举动仅仅只是造成了一些慌乱,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这天,一艘楼船飞临昆仑城上空!长生认出正是送给风铃儿的那艘!喜悦之色溢于言表,飞身登上楼船,白宇和阿可陀耶紧随其后。

      风铃儿开心的向长生奔来,却见两个美貌的女子一左一右站在长生身边,不由自行比较一番。

      轮身高比例比不过八臂少女,轮胸大翘臀,白肤容貌比不了白宇。自觉输了一筹,原本热切的心气顿时萎靡。

      骂了一句:“死色批!”撅着小嘴,转身回了船舱!

      长生纳闷,风铃儿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

      “女人心,真是复杂!”

      羊雪钊和样怀玉直扑长生,羊雪钊热切的拥抱长生:“好兄弟,你又长高不少!也比半年前成熟稳重许多!”

      羊怀玉搓着手,直勾勾盯着长生,好像在看一枚巨大的丹药:“师叔,你最近手头宽裕不?我都断粮三个多月了!”

      长生查看元神秘藏,再查看乾坤戒指,发现丹药已经用光了!还没来及补充,悻悻的摇头!

      样怀玉一脸失望,热切劲下去一半。

      “小羊羊别急,一会儿我带你去丹药房,你能装多少就装多少!”

      样怀玉立马变得眉开眼笑:“真的?还是师叔阔气,哈哈哈”

      风玉青走上前来:“师弟,总算找到你了!你可知道这次你闹出的动静有多大吗?”

      长生脸一红:“知道,我把主峰打穿了,你们是来抓我问责的!”

      众人愣了愣,风玉青:“还真是你打穿的呀?不是,不是这个,你走也不说一声,害得我们满世界找你!还以为你有什么不测!”

      长生释然,不好意思道:“找我干嘛?”

      风玉青气鼓鼓锤了长生胸口一拳,把长生疼的蹲坐在地!

      “给我装是不是?想讹诈我没门?”

      白宇搀扶起长生,气呼呼道:“他刚受伤,还没痊愈,你这一拳能要他命!”

      风玉青吃惊:“看来,你还真遇到事了!”

      风玉青大大咧咧,也不管场合,扯开长生衣襟查看,不由的皱眉,羊雪钊等十几人盯着长生胸口的牛蹄子印交头接耳!俨然把长生当成牲口研究!

      船舱门口,秋风探头,畏惧的向他们这边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