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客行X周子舒车肉干

      刚进了外贸的家属院子,迎面遇到了一个在桑柏英语班上听课的三十来岁汉子,就这岁数都能生桑柏这么大的儿子了,但是看到桑柏还是非常客气的叫着桑老师,没有直呼真名。

      “桑老师!您这是怎么啦?”

      这位一看到桑柏的模样,眼角乌青,还戴着一副墨镜,就有点好奇了。

      “没事,撞到墙了”桑柏回道。

      这位自然知道这根本不是撞了墙,肯定是和人打架了,心中虽然好奇,觉得桑老师这么不喜与人争吵的性子,怎么就跟人打架了呢。

      不过他见桑柏不想说,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车把挂的肉上。

      “买了一些猪肉”桑柏见他望着肉便道。

      “这么多,什么价钱买的?”

      这时候的人哪有像桑柏这样买肉的,这时候县城买肉都要票,你还不能想买多少买多少,每家每户都有供应上限的,桑柏买这么多,那肯定不是在公家买的。

      桑柏说了一下价钱,这位就说道:“不算贵啊,要不你均点给我?”。

      这时候县城哪家都不常吃肉。

      要说也是怪,很多人家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有钱花不出去。

      别看大家一个月才三五十的,但是只要有机会花钱,一千多的彩电,一千多的音响老百姓照样乐意掏钱,主要不是没钱,而是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商品流通缓慢,什么东西都指着国家,这个乡的一只鸡卖到了一百里外,然后说不定又转回到县城来了。

      不提这种国家大事,话题转回来,看到桑柏拖着的肉,这位就想这么多掏钱买上半斤的回家给孩子解解馋也好。

      “匀点是没有问题,不过真匀不了多少”。

      桑柏这边的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人凑了过来。

      这下七嘴八舌的,桑柏一看好家伙,自己手上就五六斤准备给余泽山家送过去的肉,都不够分。

      “那这样吧,你个统计一下,谁家要多少,咱们院干脆自己去乡下买猪杀,你们觉得怎么样?”桑柏说道。

      “买猪杀?会不会是资本主义?”

      有人担心。

      桑柏笑道:“不会吧,咱们是买猪杀了自己吃,又不是卖”。

      现在改革在粤市琛市那边已经掀开了大幕,但是在东裕,尤其是落后的小县城还是老样子,官方就算是知道消息,很多也都抱着观望的态度,等着国家给出确定的信号才敢动,要不然怎么有老人画圈这类大事呢。

      也不能完全怪地方反应慢,被斗怕了呀。

      “那就这样,刘处长这些人我不太认识,你帮着统计一下,等明天我带到乡下去找人收猪”桑柏说道。

      “行,不过大家别到处乱说”刘处长一看,好么,整个单位差不多一小半人家都凑过来了,干脆直接应下来,然后看看是不是单位出面偷偷的买。

      桑柏不想沾钱的事情,就算是名单统计出来了,他也就是带着刘处长去见鲁献国,至于他们之间怎么谈那桑柏就不管了,免得出了问题,自己明明没拿好处偏偏惹身骚。

      把肉送到余泽山家,余泽山两口子非要留桑柏吃午饭。

      桑柏苦着脸:“咱们来日方长,我今天实在没时间”。

      “那你有什么事?”余泽山抓住了桑柏的胳膊张口问道。

      余泽山以为桑柏是客气呢。

      桑柏道:“真没空,今天中午我要去夏雁秋家”。

      听到桑柏这么说,余泽山欣喜的问道:“这么快就见到家长了?看来马上就能喝到你的喜酒了?”

      “这还不好说,但是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波折了”。

      提起这事,桑柏也是一脸喜色,原本他的心中的确是担心,如果夏雁秋的父母十分反对该怎么办,没有想到自己虽然挨了一顿打,但是事情到是解决了大半,要是早知道如此,桑柏宁愿这顿打来的更早一些。

      “恭喜,恭喜!”

      桑柏笑道:“同喜,同喜!呀!时间真不早了,我该走了,要不然过了饭点了”。

      “那就不留你了,快点去吧,好好表现”余泽山笑道。

      桑柏推着车子出了门,找了一个靠着河的偏地方,把大米还有鸡鸭什么的都捆在了自行车上,然后踩着车子往纺织厂家属区去。

      一进门家属区的门,桑柏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目标,没有办法,这时候哪见过桑柏这样的派头,自行车后面捆的满当当的,还有洗剥好的鸡鸭和肉,想不引起关注都困难。

      桑柏骑着车子来到夏雁秋家的门口,还没有下车呢,便看到赵美玲走了出来。

      赵美玲也听到外面热闹,于是拿着锅铲出来看看,谁知道出来,发现昨天那小子顶着乌眼青正站在外面呢,自行车上还驮了好些东西。

      “赵阿姨!”

      桑柏脸上堆起了笑,跳下了车子开始扯着后座上的带子。

      “那个……你是干什么?”赵美玲又把桑柏姓什么给忘了。

      “家里自己打的粮食,我送来给您尝一尝,这不是普通的粳米,米粒子比一般的米大一半都不止,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

      桑柏一边说一边快速的解着绳子。

      “美玲,这是谁啊?”

      顿时有好事的妇人开始打听了起来。

      赵美玲这时只得笑着说道:“是卫国的朋友”。

      这话一说出来,有心的便知道了,因为大家都明白,就赵美玲家那两个卫国卫军哪里可能有这样的朋友,而且哪有大包小包往朋友家里送东西的。

      不用问!这肯定是老夏家的东床快婿了。

      弄明白了这事,大家便开始端详起了桑柏,知道眼前的年青人是谁了,那么一帮嚼舌妇们便开始寻找点别的可以腹诽的点。

      不过很快这些人都觉得闹心了,因为夏家这毛脚女婿还真不懒,长相上不说多出挑但是绝和丑沾不上,眉宇之间还有点英武之气,个头又高还没有一般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再看看送的东西,不说别的,光是看到的肉与鸡鸭就馋的一帮老娘们眼根子发直。

      桑柏没有兴趣理会这些人,他又不想娶她们家闺女,所以此刻桑柏这边都不用准老丈母娘伸一根手指,扛着麻袋就往屋里进。

      “阿姨,东西放在哪?”

      进了客厅,桑柏就觉得这玩意好沉。

      一百斤的大米,如果不是桑柏想在准丈母娘面前表现一下,根本就不可能扛的起来,走走到客厅已经是桑柏的极限了。

      “就放那儿吧”赵美玲说道。

      突然是被桑柏来了这么一下子,赵美玲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小桑来了?”

      当桑柏把最后两只鸡拎进屋里的时候,正好遇到回来的夏爸夏士杰。

      “叔,我来了,这是我给您带的工具书,我现在也用不到”桑柏放下了鸡,连忙把词典拿了出来。

      词典很厚实,桑柏买来根本就没有翻过几次,有的时候买书是冲动,买完了十有八九不看,扔在家里蒙尘。

      就像是这词典,足足有一块半砖头那么厚实,桑柏这样只为了普通会话的,根本用不到,好在现在发挥了作用,成了桑柏敲开老丈人心灵的敲门砖。

      当然,其中涉及到什么年份印刷这些页子已经被桑柏处理掉了。

      “不是说让你不要送了么”夏士杰抱怨了一句。

      桑柏立刻表起了心,这时候桑柏可没有平常时候的气定神闲了,这时候摆谱那就要丢媳妇了,所以桑柏很狗腿。

      “这书我哪能有耐心翻,还是叔您这样好学的用起来合适”桑柏立刻一个大马屁甩了过去。

      “哦,我看看!”

      夏士杰接过了词典坐到沙发上开始翻了起来。

      赵美玲这时候则是打开了米袋子,她到不是着急检查桑柏送米的成色,而是她家今天也确定没有米了。这时代工人家也不是常常有大米饭吃的,口粮油都是凭本供应的,一个月只有不够吃,怎么可能吃不掉。

      虽然不像是农民半年粥半年瓜菜,但也是要挨饿的,要不然为什么你看八十年代的街拍照片,几乎找不到一个胖子,夏天穿衣服都显得有点空荡,就是因为主副食供应都不充足。

      “这米真好,老夏,你来看看”。

      赵美玲一看到米,顿时就被这米给迷住了,这时候大家吃的都是粳米,机出来许多时候都还带一些米糠的,有的时候甚至家里要备上筛子,米大多数时候都泛着一点黄,不是没有机干净就是米放的时间长了一些。

      但是桑柏带来的米呢,一粒粒珠圆玉润的,粒子还大,差不多有她们买来米的一个半大,大也就算了,还晶莹剔透,抓一把在手中应着阳光看起来似乎都透明一般。

      夏士杰听了,放下手中的词典,看了一眼便道:“这米是你种的?”

      “嗯,我们村的新品种,不知道和不和您二位的口味,家里打了不少带给您尝尝……”桑柏说道。

      “那中年就煮这米了,小桑,中午留下来吃饭,尝尝你阿姨的手艺”夏士杰说道。

      原本夏士杰就觉得桑柏不错,抛开农村户口,觉得桑柏这孩子身上有一种特别少见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人相处起来觉得舒服。况且英语说的这么好,那位老师的出身肯定不一般,别说是农民了,就算是大城市普通人家也不能教出这样的孩子来。

      文化这东西是装不出来了,经边文化漫染而成的气质那也是学不来的。所以在夏士杰看来,这样的年青人肯定不会是池中物。

      前天就觉得这孩子不错,现在一看这孩子还不拘着,这就更难得了,很多人书读的多但是把自己读傻了也不成,像是他夏士杰自己就是如此,很多时候揣着架子拉不下脸来。

      “都是小桑带来的!”赵美玲说道。

      “随意了!”夏士杰是拿桑柏当女婿看,说话自然就轻松。

      赵美玲这下有点尴尬,但是桑柏哪能让准丈母娘这么想,捋起袖子说道:“阿姨我来打下手!”

      就这么着,桑柏就和赵美玲一起进了厨房。

      夏雁秋家的厨房不大,也就是三个平方,两人站进去就快转不过身了,于是桑柏这边择菜,赵美玲那边斩鸡剁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