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狐狸向日葵

      “老师,你睡了吗?”艾希娜尔还在敲着门,不过声音收敛了许多,看来是不想打扰到吴林生。

      吴林生确定莱默已经完全走远了后打开了门。看到老师的门开了,艾希娜尔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老师,我考评通过了!”艾希娜尔根本抑制不住兴奋,将一枚铜制胸章拿了出来,根据法师协会的规则,每隔三阶,表明身份的胸章材质上会变化。

      吴林生接过胸章,上面刻着赫底修斯的人类形象,头顶上有两颗星辰。

      二阶法师。

      “你...第一次考评就成为了二阶?”吴林生头一次感觉到那种老父亲般的自豪感,“你还真是个天才!”吴林生一激动把艾希娜尔抱起来转了个圈。

      “艾希娜尔,你现在是个真正的法师了!”

      吴林生大出一口气,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除了造纸和中餐之外最大的成就了,甚至比其他两项还要激动人心。

      “还是老师教的好,不然我一辈子也到不了这里。”艾希娜尔吐了吐舌头,很明显没有忘本。

      吴林生一瞬间觉得神清气爽,确实是吴林生挖掘了她的潜能,再一次鞭尸了草堂先生路威尔,光是想想吴林生就觉得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那看来我们的二阶天才艾希娜尔要好好地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了。”吴林生刮了一下艾希娜尔的鼻梁,这确实是艾希娜尔即将面对的问题。

      学徒认证成为法师之后继续跟随导师钻研学问的也有,旅行历练的或者应征入伍的也有,大多都在通过理论或者实践去攀升更高的阶位。艾希娜尔既然已经得到了认证,那么她也将面对升阶的考验。

      “老师,我说过了,我还想留在你身边继续学习的。”艾希娜尔回答得很诚恳,她在一条做工粗糙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就在我考评结束的时候,盾风堡垒的法师们也问我有没有考虑过进入他们的组织学习,以后可以直接出任盾风的法术顾问,最差也是一名小队战斗法师,但是我还是觉得跟老师一起学习更舒服。”

      吴林生突然觉得胸口一暖,艾希娜尔放弃的可是直接保送的机会啊,而却她选择了继续和入不敷出的吴林生一起。艾希娜尔最初的梦想就是成为法师,为身边的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而她现在却暂时放下梦想,去选择报答有知遇之恩的老师。

      “我...”吴林生觉得喉头一哽,有些说不出话来,“我很高兴你愿意留在我身边。”

      “我也很高兴能继续和老师学习。”艾希娜尔冲着吴林生微微一笑。

      “好了,快去睡吧,明天我们就不回去了。”吴林生摸了摸艾希娜尔的头,他发现艾希娜尔似乎不是很抗拒他这样做,虽然他一开始只是本着哄小孩的心态。

      “不回去吗?为什么?”艾希娜尔有些惊讶。

      “额,讨伐炎龟的队伍还要从盾风堡垒获取一些援助,当时卡琳不在你身边没跟你说,我们只要在这里搭一班顺风车就好了。”

      和艾希娜尔道晚安之后,吴林生没有睡,思考着莱默跟他说的话。

      “今晚夜最深之时,循着漆黑的光来找我。”

      夜最深很好理解,漆黑的光是什么意思?

      吴林生突然想到前世五彩斑斓的黑,光哪有黑的。

      但一个想法像闪电一样从吴林生脑海里划过,五彩斑斓的黑在前世虽然备受调侃,但却真实存在。一种叫做紫艳金花虫的黑色甲虫,外壳在阳光下会反射出彩虹色的金属光泽。那漆黑的光是不是也可以等量代换一下,是某些反光或者类似的概念?

      但这到底是猜想,吴林生还是打算等时间到了再确认一下,实在不行就开奥术视觉。

      异世界科技水平有限,轻巧的钟表还造不出来,有一点条件的可以建钟楼,不然只能靠直觉和天象。安东尼虽然不是什么天文学者,但看星星判断时间的能力还是有的。

      客栈没有窗户,吴林生只能到外面坐着看星星。现在的季节类似于地球上的夏季,夜晚的气候不是特别冷,吴林生就呆呆的看着天空,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吴林生开始散步,寻找“漆黑的光”。

      盾风的士兵同时也在盘查,中途有好几次吴林生都被巡逻队拦下来盘查,起初会要求吴林生遵守规则不要出行,但吴林生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的法师天赋之后也没有人再为难他了。毕竟法师天生的神秘属性可以让一些怪人显得不那么怪。

      找了一圈下来,吴林生还是没发现什么反射物,最后只能下下策,开启奥术视觉。

      熟悉的蓝色视野再度出现,吴林生环视了一圈,发现一但自己朝向一个方向看的时候会有一种胸闷的感觉,直觉告诉吴林生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了。

      沿着目标走了一段距离后,吴林生发现可见光越来越暗,他召唤出照明用的光球,这时,他终于看到了“漆黑的光”。

      他寻找反射物的思路没有错,但那是只有在奥术光芒照耀下才会显现的漆黑反光,连成一条细线,直指向他的目标。

      “净搞些花里胡哨的。”吴林生案子咕哝着。

      沿着细线的方向,吴林生发现道路逐渐平坦,猜想可能是离莱默越来越近的缘故,所以清理了道路。

      “停下!”莱默的声音突然响起,吴林生吓得一激灵。

      “你再走就要撞到我了。”莱默从吴林生前方半米处走出来,就像是在漆黑的烟雾里钻出来了一样。

      吴林生取消了照明光球,发现四周完全漆黑,除了自己的身体和莱默之外完全不可见,就像是被一大团黑布裹起来了一样。

      “这里是...附近的山脉还有这种地方吗?”吴林生惊了一下,这完全不像是山脉的样子,而且就连天上那些星空也不见了。

      “看来你的成长远远不足啊,这是我制造的空间,吴林生先生,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你创造的空间?!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莱默轻轻笑了笑:“我说了,我想了解一下奥术大贤究竟成长到什么地步了,所以...”

      突然毫无征兆的,莱默脚下的土地沸腾起来,漆黑的烟雾从中生出,在莱默手里凝聚成一杆长枪形状的武器。

      “所以我想要试试你的...实力。”

      “不是,你等等,我连法术都不会几个,你的意思是要我和你打一架?”吴林生突然感觉汗从脚心里冒出来了。

      “没错,你放心,这里只是一个假想空间而已,你在这里受到的伤害都不会被带出去,所以,下死手也没关系哦。”

      莱默的意思就是你可以试着杀了我,但我也会试着干掉你。

      “我投降。”

      吴林生拒绝的干脆轻松,但显然莱默并不买账。

      “投降无效,在这里虽然不会死,但感觉却是真实的,你要是这么消极怠工我就要好好折磨你一下了。”

      吴林生开始舔自己的嘴唇,他真的开始紧张了:“那怎么也得公平点吧,我现在实力也就那么点。”最后他还试着投其所好:“恃强凌弱不符合贵族风范。”

      “啧,好像有点道理,那我拿出七阶实力来好了,顺便再给你一个应战的理由,你只要能打下我的面具,我就再给你一百个金库伦。”

      “真的?”吴林生一听到有库伦拿,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

      “以贵族的名誉担保,我出招了。”莱默抓起长枪,向着吴林生快步奔来。

      吴林生也进入了战斗状态,九道法阵再次张开,就像那天防守镇子一样,闪电向着莱默的脑袋轰过去,每一击都威力十足。

      但莱默显然没把这种程度的攻击放在眼里,调整步法,躲过几道闪电,实在躲不开的就用长枪强行打破。

      吴林生注意到那杆枪在击开闪电时会爆发出一种诡异的光泽,就像突然硬化了一样。

      在消耗了全部九道闪电之后,莱默已经冲到了吴林生跟前,吴林生急忙凝聚空气墙,莱默手里的尖枪撞在上面,突破了七分,之后就再也没有力量前进了。

      莱默踩住空气墙,拔出长枪,翻身跳跃拉开距离。

      吴林生重踏地面,艾希娜尔的攻击技能,逆流之雨。水滴脱离重力飞了出来,吴林生胡乱地设置了水滴的轨迹,为的就是封死莱默的行动。

      但莱默根本没有打算动,在水滴飞起来的瞬间,吴林生听到他在颂咒。

      “你也是个法师?”吴林生惊叫,水滴进入预定轨道,每一滴都像子弹一样劲射而出。但那些即将命中莱默的水滴突然凝固,然后像打在墙上一样弹射出去。

      吴林生不信邪,九道法阵以莱默为圆心再次张开,彻底包裹了起来。莱默再次颂咒,一面法阵的符文突然发生了改变,然后在爆炸中自毁了。

      吴林生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记忆告诉他这是魔法反噬,失败的施法会导致反噬,就像是鼓胀的气球没有地方泄气一样,法力如果没有地方倾泻,伤害的是施法者本身。

      其余八道闪电正常释放,甚至连莱默原来站的位置都出现了一丝涟漪,那是空间不再稳定的标志。但是莱默已经从爆炸的阵墙里脱离出来,再次发动攻击,一边颂咒一边挥舞着长枪冲锋。

      吴林生硬撑着用空气墙锁住莱默的手脚,成功的让莱默的身体停了下来。

      然而莱默的咒语还在继续,一排排漆黑的尖刺从地底突出,直冲吴林生而来,吴林生让逆流之雨形成一道瀑流,迎着黑色的尖刺冲锋而去。交锋中尖刺和水滴都被撞击的七零八落,两道攻击都被化解。

      莱默也挣脱了束缚,一条手臂突然液化,和长枪链接在了一起,随即他将长枪投掷出来,吴林生瞬发了一道闪电击中了长枪,然而长枪妖孽的解魔性质卸开了闪电,再用闪电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了。

      于是吴林生故技重施,凝聚出了三倍厚的空气墙,并且缩小了范围,重点防御即将到来的攻击。长枪再一次突破了两层空气墙,在第三道处停止。

      吴林生也悄悄在莱默脚下设置了一个法阵,积蓄着倾尽他半数法力的攻击,这一击他有信心将毫无察觉的莱默格杀。

      然而莱默液化的手臂始终连接着长枪,突然他全身都被液化了,下一秒他凭借着液化链接,和卡在空气墙里的长枪互换了位置。

      此时吴林生的聚能闪电也刚好喷发而出,将那杆漆黑的长枪打成了飞灰。

      吴林生看到瞬移过来的莱默,心里咯噔一下。莱默骑脸了。

      下一刻莱默再次颂咒,吴林生也急忙召集逆流之雨,然而占据主动的莱默还是快了一步,在吴林生的瀑流完成之前,漆黑的地刺直接从吴林生背后突了过来,将吴林生的右肩彻底打穿。

      剧烈的疼痛毁灭了吴林生的思维,他的脑海里再也没有了任何关于法术的想法,他本能地想要从地刺里挣脱出来,然而就是这本能的一刹那让吴林生失败了。

      第二根,第三根地刺接连穿透了吴林生的身躯,最后一根直接爆了吴林生的头。

      吴林生也终于从莱默的幻境里清醒过来。他像个酒鬼一样瘫倒在一块树根旁边,身上的痛感也都已经消失了,但那种撕心裂肺的记忆还是记忆犹新。

      莱默就站在离吴林生几步之外,环抱着手臂显得轻松谢意。

      “我得称赞你一下,如果以凡人的标准评判你的话,但以四勇者的标准来看的话,失望透顶。”

      莱默居高临下的态度惹火了吴林生:“我,不是,安东尼奥!”

      愤怒的吼声惊起了林中沉睡的飞鸟,似乎是在回应着吴林生的怒火,莱默没有表态,从身旁的灌木后面取出一个包裹,递到吴林生跟前:“这是我为你的学生制作的法袍,就当是你情报的奖励。”

      吴林生啧了一声,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一个萝卜?

      吴林生接过包裹,刚刚想要抬头说点什么,结果莱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林生再次回到了住处,夜晚的经历让他有些脑袋发晕,他不知道莱默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像莱默这种偏执怪人肯定不会单纯为了羞辱吴林生就来暴揍他一顿的。

      而且莱默对艾希娜尔的事情似乎也十分了解,他知道吴林生有个学徒,知道艾希娜尔要去考级,甚至还提前准备了一套法袍。说明莱默有在观察,或者说监视吴林生。

      那么也有可能,他所谓的搜集四勇者的情报的任务,也只是为了一石二鸟,获得消息的同时还能监视吴林生。

      那莱默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而且在和吴林生战斗的过程中,记忆告诉吴林生,莱默的攻击方式,不属于四神中的任何一种,体术,魔法,乍一看可能会被误认为是魔剑士,但实际上,战神和智慧神的力量没有丝毫的体现。

      这些都是谜团,不过有一点吴林生相当明确,那就是莱默的实力远超自己。要解开莱默的谜团只有两条路,一是自己足够强大,然后打到莱默服为止,但安东尼奥连瑞尔斯都打不过,想打赢把四勇者当猴子看的莱默差距不小。

      二就是自己尚处在襁褓之中的报纸行业,让自己的情报网蔓延到整个大陆,也许那时候,吴林生也就有机会能解开有关莱默的谜团。

      吴林生把艾希娜尔的法袍放在凳子上,自己在床上瘫倒下来,思来想去后还是睡着了。

      此时莱默仍在离客栈不远处的地方,靠着一颗大树休息,和吴林生的战斗没有消耗他多少力气,累还是累在制造空间上。他所做的是真的创造了一个空间,法力消耗远比想象中的大得多。

      突然又一个漆黑的身影出现在莱默的视野里,那是一个瘦削的男子,同样戴着假面,也穿着和莱默如出一辙的衣着,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长弓,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假面也无法遮住的精灵长耳。

      “我从温琪那里听说了你正在做的事情。”男子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依然算得上动听。

      “那你是支持呢还是反对?”

      “即便和你共事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搞不清你的逻辑。”

      “那你也不用搞清了,什么事情能把你从永恒之森里请出来?”

      精灵男子耸了耸肩:“我需要知道,瑞尔斯真正的野心到底在哪里,我需要保护我的族人。”

      莱默的语气也突然严肃了起来,似乎比战斗时还要多一分杀气:“我劝你以加兰德为先,好好先生,使命永远比你可笑的族人还要高,明白吗?”

      “我从未忘记我的使命。”精灵摇了摇头,似乎对莱默有些失望,“我们从来没有能够达成共识。”

      “这次也同样不需要,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精灵沉默了一会,然后怀着悲痛之情缓缓开口:“这么说,瑞尔斯真的杀了她?”

      莱默无力地摘下假面,没了先前高高在上的态度,同样也被悲痛填满:“是的,鸦之神使,现在只剩三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