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孩子你就不会再恨我了

      剑无痕轻咳了一声,思绪赶忙拉回正题:“说说吧!你父亲之前的表述不太清楚,你先把具体情况介绍一下吧。”

      尤莱鼓起的腮帮子缓缓瘪了下去,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诶。”

      剑无痕疑惑问道:“怎么说呢?”

      尤莱解释道:“一切都很自然而然,不知不觉情况就已经发展到了那个地步诶*罒▽罒*。”

      “哦……”剑无痕轻哦,以示继续。

      “反正首先就是我想要加入帕特农神庙的消息悄然传播出去,然后消息就变成了我已经加入到了帕特农神庙。其实,那时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以讹传讹而已……”

      尤莱语气依旧不急不徐:“后来,自然而然我就被用信息手腕开始监视了”

      “后来的几天还没什么,起初都挺平静的,只是后来有天晚上我被一股奇异的血腥味引到了后山,发现了许多小动物的尸体,我刚到那儿不久就被执法人员给抓住了……”

      “后来呢?”剑无痕见其不再多说,并催促道。

      “……后来……本来我们学院里就没有谁会查案,也不允许其他势力的插足,我便成了首号嫌疑人了呗,为了自证清白,我便去申请通过罗雅花园的审判来自证清白……”(然后就被“自证清白”了!)

      剑无痕直接打断道:“你确定是自己本意上的想要去申请,不是有人故意引导的吗?!”

      尤莱凝神细思,说道:“我感觉应该没有人引导我吧!”

      剑无痕直接问:“那你又是在什么时候得知学校有罗亚花园的?又是如何得知可以通过罗亚花园的审判来自证清白的哪?”

      “半个月前,听人无意提及,后来自己去图书馆确定的……”尤莱声音刚出,便停了下来。

      剑无痕不屑一笑,道:“果然……”

      尤莱深吸了两口气,继续道:“之后,便是罗亚花园的审判大会了……”

      虽然其面上强自镇定,但语气明显还带着丝丝惊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鲜血滴落在土壤上之后,那些罗亚花为何没有绽放!”

      “哦……”剑无痕的大脑已经开始分析起来,回复就显得有些敷衍。(?_?)

      “哥哥,我真的没说谎!”尤莱眼看剑无痕这个态度,不由强调道。

      剑无痕微微愣了一下,立即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那还用说吗?我肯定相信你啦!毕竟你是我表妹吗?先别说事实到底如何?家族如何反应?反正就凭你这一声“哥哥”,我肯定是帮亲不帮理的!”

      尤莱有些欣喜的点了点头,毕竟她曾经感受到过那种“千夫所指”的感觉。那种所有人都排斥她,所有人都不相信她,所有人都想让她去死的感觉真是让人无比的绝望!

      其实,她跌倒在罗亚花园中任由手腕中的鲜血不断往下流淌,不仅仅是因为无法接受这种结果的原因,还是由于所有人都排斥她,听着往日同学们对自己的口诛笔伐,那一声声的“处死他”让她心中绝望。

      这才导致她自身想要沉沦下去,任由血液流淌,任由自身去拥抱死亡!

      尤莱万分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无比感激的说道:“谢谢,哥哥!”这次的称呼很是亲切,少了一些排斥感。

      剑无痕的嘴角也不禁有了些许扬起的冲动,还别说,这种感觉,还挺好。

      尤莱平复了一下自身的情绪,然后才继续的讲述,“当我的血液渗入到土壤中后,当那些罗亚花并没有绽放时,我根本无法相信,在那时,我感觉自身内心深处有一股极度不甘的感觉喷涌而出。”

      剑无痕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早就猜到了。

      尤莱偷偷的撇了他一眼,看他正在凝神细思,便悄悄的放缓了语速,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学员想让我去死,这一点我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平时根本不是这样的。”

      剑无痕早就知道这一点了,不可能一个学府里的都是坏人,应该也有蹊跷。

      尤莱看了看他的反应,才继续轻声道:“后面的事你差不多都知道了,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尤莱毕竟原本一直生活在阿尔卑斯圣学府之中,也没有经历过多少的世事,这样突然遇到这样的情况,自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

      剑无痕平静的声音传来,“先别急……”只见他沉吟了一会儿,但仅这三个字就直接抚平了尤莱不安的心绪。

      紧接着便听到他说道:“先别急,我们先仔细考虑一下!这样吧……你先跟我讲讲阿尔卑斯圣学府的罗亚花园吧!为何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信服罗亚花园带来的审判结果呢?”

      尤莱想了想,才说道:“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

      “没事,你可以尽量长话短说!”

      “要说这罗亚花园的话,就不得不说一下我们阿尔卑斯圣学府的历史了:我们阿尔卑斯山学府最早是一个孤儿院,有一位老禁咒法师隐居于此,她希望我们能够保护好自己,便开始传授这里的孩子们魔法.....”

      “她的传承没多久,便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些孤儿先辈们还没有学会如何保护自己,还没有学会在大自然在社会在存活下来,很不幸的是那年又下了一场暴雪,那些年幼的先辈们被封在了山上,等待她们的便是饿死,冻死。就在大家要昏睡沉睡在这大雪之中时,许多绒兔、许多雪狐、许多冰山小动物们钻入到了这里....”

      尤莱说到此时之后,又继续说出了她们阿尔卑斯山的起源与为何信仰小生灵的原因。

      “得承认的是,我们的先辈们也做了……残忍的事情,为了活下来,她们吃掉了这些小生命们,用它们的皮毛来取暖,度过了这场劫难熬到了春天。先辈们意识到,这就是阿尔卑斯山山神的仁慈,她不愿意看见我们的年幼先辈们那样凄苦的死去,所以化身为小生命们来救我们。阿尔卑斯山山神是这样的善良,宁愿牺牲自身,来解救那些年幼的孩子.....因此,自那以后我们不会去伤害它们,也选择跟它们一样食素。”尤莱缓缓说道。

      剑无痕开始找茬:“既然你们不愿意伤害阿尔卑斯山中的小动物,完全可以从其他的地方运来肉食啊!”

      尤莱反驳:“你那是明显的掩耳盗铃!其他地方的小生灵就不是小生灵了吗?”

      “还别说你们管的还挺宽,不过照我说你们完全可以买肉类的罐头啊!”

      “我们的先辈觉得:没有买卖,便没有杀害!”

      “额,好吧,你们的先辈伟大!反正我是不相信,后来人能够完全去遵守。”

      “对,你说的对!虽然初代们都干愿去遵守规定,可是刚开始啊,除了第一代学生之外,哪有那么多人会守规矩啊?是人都有自身的欲望。谁不想吃山珍海味啊!那时就常常出现偷吃小动物的违规现象,而且还屡禁不止。”

      “再然后,阿尔卑斯圣学府成长起来了,强大起来了,诞生了第一位植物系禁咒法师,她在死前建立了罗亚花园,种植了罗亚花,能够准确的鉴定一个人是否说谎……”

      “当然,那时的罗亚花园并不是请用来防止学员们偷吃雪山小生灵的,还能揪出阿尔卑斯圣学府的奸细、叛徒、大奸大恶之人……”

      “就这样慢慢的,大家都养成了吃素食的习惯,出现需要审判的事件越来越少,罗亚花园作为往日的审判地点,也就慢慢的荒废了……”

      剑无痕点了点头,沉吟道:“原来是这样啊!禁咒法师留下的最后瑰宝,竟然被你们用来防止偷吃……”

      尤莱轻唤了声:“哥,你就仅得到了这一感慨啊!”

      剑无痕怎么感受到尤莱的语气之中带着丝丝鄙视哪?

      剑无痕轻哼了声,用俯视的眼神扫了尤莱一眼,轻蔑的开口道:“少在那里少见多怪,我是说:也就只有这一点能让我有些微微惊诧而已!”

      剑无痕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再结合之前的一些历史,缓缓开口:“我觉得你们先背立下只吃素食的规矩,主要是由于当时的条件不允许他们从外界获得肉类的食物,若是想吃,则必须会猎杀那些雪山上的小生灵。”

      “除此之外,可能也是想让你们对每个生灵保持一颗纯净如同雪山一般善良的心。”

      剑无痕又摇了摇头,感慨道:“多好的一份传承精神啊!你们从先辈的故事中竟然只学会了吃素食?!”

      “唉?诶!”

      “而且强制规定确实不太好,毕竟现在的年代太发达了,会经常接触外界的食物和思想冲击……毕竟现在比较讲究自由和民主,不是吗?”

      “果然不愧是自由神殿来的。”尤莱小声感慨,又继续辩解道:“不过这种强制的命令毕竟不好,上一任校长争取了很久想要取消,最终也没有成功,这才早早的退位,进入深山之中潜修想要突破最终的禁锢成就禁咒……”

      剑无痕附和了一声,“确实应该取消了。不过让我说的话,你们上一任的老校长之所以没有成功,还是由于自身太过于急躁了!”

      剑无痕见尤莱不搭话,只是用一双明亮的金色眸子疑惑地望着他,便继续开口道:“改革必须要循序渐进,制大国如烹小鲜,管理学院也是如此,不能总是大动干戈的去做!你们完全可以慢慢的解除……”

      “若表哥,您是老校长,当年您会怎么做呢?”

      “首先可以率先解除对外来参观人员的饮食限制,然后在厨房中进一些肉类的罐头,然后进一步提供一些肉类的菜式,并宣扬一些饮食均衡的概念!最后循序渐进,也就能慢慢解除了……”

      尤莱乖巧点头,“哦~”陷入到了思索当中。

      剑无痕拍了拍没有沾任何灰尘的双手,转过身去,道:“好点了吧?跟我去学院里看看吧!”

      尤莱嘟了嘟嘴,说道:“去干嘛啊?”

      剑无痕笑了笑,“我们家族和你们学院已经达成了协定,一定要仔细严查这件事!要帮你洗清所有嫌疑……”

      “我是不是必须走了?”尤莱又是一眼洞测本质!

      剑无痕点点头,尤莱也抬了抬头,随着他的视线望去,苍白的精致小脸不禁变得更加憔悴了,明显对于阿尔卑斯圣学府还有一些心灵上的阴影。

      尤莱还有自主的走上前来,和剑无痕并肩而立,这才从身旁的身影传来的安全感中缓缓恢复了过来,侧身抬头看着“表哥”坚韧立体的侧脸,小脸还是不禁微微一红。

      真好看!

      “你说的对!”剑无痕的语气中也带着丝丝的无奈,尤莱的情况和丁雨眠的差不多,都必须离开原来的环境。

      丁雨眠必须离开是由于:自身无意之间伤害了别人,而且又失去了父母,容易被其他人排斥、欺负。

      而尤莱必须离开,则是由于:其他人有意无意之间伤害了她,这也让她和所有的师长、同学、朋友都产生了隔阂,而且也因为此事给学院带来了一定的祸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他都必须离开这个地方了。

      剑无痕感觉无奈的也是这一点,如果自己真的是来自琼斯家族的强者也就罢了,解决完这件事之后,直接尤莱带着回家族就可以了。

      剑无痕脸色有些发黑,真是没想到啊?裴历那小子临死之前还要坑我一把!还真是父爱如山啊,把所有的一切都给算好了。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剑无痕思绪飘了一下,便想到了好几个不错的解决方法,也便直接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没事,不着急!不着急!等暴露的时候再说。

      剑无痕微微侧身,却对上了尤莱看向自己的金色眼睛。

      尤莱赶忙如同受惊的小兽般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别处。

      剑无痕缓缓抬起手,轻轻拂过她脑后蓝色的柔顺长发。轻声道:“别怕,表哥替你讨回公道!”

      ps:剑无痕,你也有点太不要脸了吧?张口闭口的小尤莱,你现在的身体年龄可比人家小不少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