浇灌警花怀孕

      林啸天冷笑一声,身体的四周随即出现九道吞噬漩涡,将自己包裹,肆意地吞噬着那些飞来的血煞灵力……

      噬魂蛇,吞……嗜血刀、剑,吞……

      老魔头急了,怒了,全力催动阵法,绝不能让林啸天活着,太可恶了,这是此刻的他,唯一的心念……

      林啸天没搭理他,任凭煞气、魂毒、神魂锁链,变来变去,斩来斩去……仿佛跟他无关一般,在他心中,这就是个临时资源库……他静心地吞噬,安静地修炼……双眼越发地清明了……

      锻体诀……天毒诀……他一路温习着曾经熟悉的各种法诀……

      这座阵其实很厉害,他前世就知道,也曾用蛮力轰破过此阵,搞得自己遍体鳞伤。

      血煞灵力具有绞杀之力,魂毒,不仅扰乱心智,令人发狂,还具有噬魂之能……今世,他无惧了,真的是明悟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能量,反抗的越激烈,遭受的打击也会越凶猛,你强我更强就是此阵的特性……

      也会因自己的反击,令老魔头产生快感,这不可能……他不搭理他,魔头焦急了、抓狂了……阵的威力反而弱了……

      毕竟他们之间的修为差距不大,而老魔头的阵法造诣和心性比林啸天差了太多……

      林啸天修炼完全套法诀之后,扫了暴怒的老魔头,随即拓宽和强化自身的经脉,拓宽灵海……

      老魔头气疯了,咆哮谩骂……嘶吼……他想关掉大阵,但林啸天疯狂吞噬,大阵处于满负荷告诉运行状态,根本无法停止,阵法令牌完全失灵……

      啪的一声响,老魔头砸碎了阵法令牌……

      “王八蛋……王八蛋……老子看你能吞多久,吞,操……撑死你……等你出来,出来老子弄死你,一定弄死你!啊——!”

      嘭的一声,半个时辰后,大阵爆碎。

      林啸天掠身一拳轰向老魔头……

      老魔头一声爆喝,掠身一拳对轰,林啸天陡然瞬闪一侧,诡异地一笑,气势暴涨,骨节咯咯作响,皮肤再度淌血,他双眼血红,咬牙切齿,状如疯魔,整个人被血煞灵力包裹……

      原来,林啸天将吞噬的诸多能量都用秘法打包储存了,这一刻他才疯狂的释放……他要做最后的锻体,同时破境……

      一声暴喝,他电闪般冲向老魔头,不管不顾地一通疯狂暴击……这是他锻体的绝妙方法……

      任凭老魔头的拳头轰在他的身上……

      此刻的他,忘却痛觉……忘却了一切的感知……一个念头……弄死他!

      十年的心酸……十年的委屈……十年的愤恨……

      在他一拳拳疯的狂暴击中消减……渐渐地,他变得轻松起来……

      陡然,他体内一声轻响,金丹裂开,宛如金色的荷花绽放,当中端坐一名婴儿,伸了个懒腰……

      元婴境初期初境!他成就了……

      但心中的怨和愤恨……也就没发泄完……拳头依旧雨点般的轰出……

      其实,人就是这样,总要找到个宣泄的出口……

      十年的囚笼生活……还有他前世不为人知的痛……在这一刻全然释放……

      空间震颤,尘土飞扬……轰隆声不断响起……

      足足半个时辰,噗通一声,一具残躯坠落……嘭,又一个躯体跌落……溅起一道烟尘……

      林啸天静静地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喘着粗气……

      尽管他皮开肉绽,伤痕累累,不在乎,他真的不在乎……泪水悄然溢出了他的眼眶,过往的一切一齐涌心头,仿佛就在眼前……

      静静地躺着,他就这样静静地躺着……

      猛然,他艰难地爬起,摇摇晃晃地走到老魔头身边,伸手一摄,一把?住,一手按在老魔头的头顶,“搜魂……”

      一声声惨叫响起,片刻,便安静了……

      笑了,林啸天掌心陡然射出一道旋涡,瞬间将老魔头吞噬一空……

      “老家伙叫煞魔,偷袭东域玄道门,灭杀了四人,夺舍了其中一人,玄道门,有点意思。”

      他不禁暗道。心念一动,摄起地上的魔戒,随手抹掉了魔戒上的残魂印记,神念一探,笑了笑。

      魔戒空间千数平方米,这倒无所谓,高兴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一艘他抢玄道门的小型战舰,还有几百块魔灵玉,百十枚魔丹,玉简、魔器之类的东西。

      他重新祭炼了下魔戒,改变成储物戒的模样,认主之后戴上,并将先前储物戒里的东西,全部转移了进来这枚魔戒。

      妖狐早已逃之夭夭,这点他早就知道,原本对妖狐的恨意,在搜了煞魔的魂之后淡了不少,“其实她也苦,也不容易……”

      尽管如此,他依旧做了安排……

      他随将半步魔奴境的尸骨和宝棺收入玉牌空间,而后服了枚疗伤丹,打坐疗伤……

      半个时辰之后,他起身,依照老魔头的记忆,很快找到一道密门,破开几道阵门封禁之后,他进了一处小密室。

      为防意外,他每破一处封禁,之后便再度封禁了隐秘的阵门,毕竟妖狐逃了。

      扫了眼跟前的玄阴魔玉棺,依照老魔头的记忆,很快他便解开了魔棺的封禁,打开嘭的一声飞落,他笑了……

      他随手收了里面的百十块上品的血煞魔灵玉。

      抓起老魔头的血煞魔刀,看了看,暗道:“老魔头当年可是魔王镜的修为,因伤堕境,慌不择路的逃窜,这才好巧不巧的来到了这里,被杀之时,还有魔神境的修为,这刀更不简单,只是刀灵受伤沉睡,老魔头心疼刀灵,不想他被打扰,逃跑的路上,他费尽心力将之封印了三层,梦想着刀灵苏醒,重显魔威……”

      他随即解开了血煞魔刀的第一层封禁,煞气喷涌,刀身颤动,似要逃离……

      “你逃的掉吗?都废成了渣渣了。”他不禁笑道,随即破开第二层封印……

      煞气沸腾,血雾缭绕……血煞魔刀无风自鸣,散发出浩荡的魔威,差点逃走……林啸天立时催动妖神噬,疯狂的吞噬刀体的血煞魔气,冷喝道:“你都半残了,还敢放肆?信不信少爷我彻底废了你……”

      魔刀似是感受到了威胁,立时收敛了气息,他随即持刀进入玉牌囚室,随手破开了第三层封禁……

      刀气四射,血浪翻滚,杀气滔天……散发着霸绝的凶威,陡然,冲天而起,挣脱了林啸天的手掌……

      林啸天心念一动,释放出浩荡的妖王之威,瞬间将魔刀镇压,魔刀咣当落地……

      毕竟这是属于林啸天的芥子世界,这里,林啸天就是天,没人能忤逆他!

      他一把抓起魔刀,疯狂地吞噬血煞魔刀的血煞之力……

      “住手,住手,快住手……”

      陡然间,刀中一道急切的声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