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旅游和朋友睡了

      众人诡异的目光,让李修缘不知所措,他赶忙张嘴,想要重新解释。

      但是洪钧摆了摆手,制止了他接下来要讲的话。任何人都有趋吉避凶的权利,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原本就是一场见色起意的邂逅,难道还能指望对方生死相许吗?

      “董老鬼,你盘踞鬼蜮,与恶鬼为朋!如何能让我相信你是善类。”

      “大仙,董老鬼真的没有害过人啊。”董文斌惧声泪下的说道。

      “我父女虽然为鬼,但是也并非不分善恶,宴请恶鬼,只不过是左右逢源的生存之道而已。”董婉儿辩解道。

      洪钧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也不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卫道之士。

      但是他真的没有太多时间了,玉玦图案,不停的在发出提示,它已经到了临界点,随时可以穿梭世界。

      众人都看出了洪钧的犹豫不决,正在这时李修远反而站了出来。

      “大仙,学生可以做担保,董......恩,董伯父并非恶鬼。”

      “你做担保?”洪钧奇怪的问道,李修缘可是受害对象,若非洪钧等人正好路过此地,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洞房花烛了。

      “是的。”李修缘坚定的点了点头,“董伯父生前就有善名,平时接济邻里,修桥铺路。现到如今,还有些人家给他立了长生牌。而且近几日相处,确实是晚生的不对,色迷心窍,食言而肥,这才惹怒了他。”

      “你可知人心难测,鬼话连篇,今日若是放了他来日,他可能还会继续加害于你。”洪钧提醒道。

      “学生小的,但是学生相信,董伯父定然无再害我之心。”李修元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董婉儿,咬了咬牙说道。

      “你若不杀小老儿,小老儿愿意将此物献上。”董文斌心中一狠,为求活命,从身上掏出一物双手奉上。

      “小老儿身死之后能保证魂魄不散,并且在荒野鬼蜮中积攒偌大的家业,全凭此物。”李文斌颤颤巍巍的解释道。

      洪钧精神力探查了一下,董文斌所呈之物是一个黑色的木牌,上面你弥漫着浓浓的阴气。若是洪钧所猜测不错的话,董家近半的人突然暴毙,可能就是因它而起。

      董文斌这老鬼也是福祸相依了,因这黑色的木牌而死,也因这它才能够盘踞鬼蜮。

      但此物于洪钧而言并没与大用,他也不愿意夺人所爱。

      “今日可饶过你一条鬼命,但是若是日后让我知道你依仗着力量为非作歹,定然会出手把你打杀了。”

      “晓得,晓得,谢大仙不杀之恩。”董文斌听闻此言,心中一松,如小鸡吃米般不停的点头。

      “谢大仙不杀之恩。”董婉儿等鬼也依次保证。

      “秋兄,宴已结束,我们走吧。”洪钧点了点头,对秋知铭道。

      鬼蜮本就在阴间与阳间的夹缝当中,其中阴气浓厚,适合鬼类生存,而不适合凡人长待。

      洪钧没有冒然的将其破坏,因为鬼蜮虽然是隐藏鬼怪腌臜的地方,但同样也让一些游魂野鬼有了栖身之所。若是无法将鬼蜮中的鬼怪铲除干净,而直接就破坏了鬼蜮,必然会让里面原本相安无事的鬼怪,来到阳间闹事。

      这些绝非是洪钧愿意看到的。

      “此界的凡间也并非是一片净土啊。”洪钧不由的感慨了下,通过鬼蜮盘踞的恶鬼数量,就能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个世界虽然有仙,有修道之士,但也是阴阳乱序,礼乐崩溃。

      “在往前走五里左右,就可到我的村子了。”李修缘逃脱险境,知道洪钧等人没有入住之地后,正好他家就在附近,就极力邀请。

      “诸位,咱们就此别过吧。”洪钧这时突然开口说道。

      “洪道长,这天色已黑,你要去哪里?”秋知铭不解的问道。

      “先生,你要走了吗?”秋沐妘不舍的看着洪钧。

      洪钧温和的笑了笑,蹲下身来,摸了摸秋沐妘的脑袋,“我有些事需要先走了,我很喜欢你叫我先生。若是有缘,以后再见。”

      “洪道长......”李修缘踌躇的想要开口。

      洪钧好像看出了李修缘想要说些什么,一个眼神制止了他,并且打趣的说道,“好好读书,争取光宗耀祖,有缘自会相见,无缘莫要强求。”

      说完之后也不再给众人挽留的时间,几个跨步走进了黑暗之中。

      “世人都道修仙好,岂知修仙也有恼。皓首殚精求妙法,古人成仙几人徐......”

      .......

      “洪先生真乃奇人,是真正的有德真修啊。”秋知铭感慨道,随后仿佛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女儿说道。“洪先生送给你的玉佩要贴身保管。”

      而李修缘则是不甘心的望着洪钧消逝的黑暗,人这一辈子能碰到几次仙缘呢?

      .........

      黑暗中,熟悉的空间压迫感再次传来,虽然已经经历过了两次穿梭世界,但是这一次是洪钧真正意义上的感受穿越的过程。

      就感觉他好像是被塞进了一个拥挤的管道,里面四周充满了压迫感,而胸口的玉玦图案一直在传递着温流,修复着受伤的身体。

      虽然形容的很具体,但是穿越是一眨眼的事。

      望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洪钧不免有些愣神,“这里是巫师的世界,瓦尔兰!”

      洪钧已经离开了两年半,但是此刻看周围的环境,仿佛是就在昨天。

      被恶魔踩坏的地板,破损的亡灵钟摆。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我在崂山道士的世界待了两年半,而这里只是一瞬。”洪钧猜测到。

      公寓外的哭喊声依然在响着,而莱恩邓肯等人,还是没有赶到。

      时间真的如克莱尔女巫所说,识海中发生的一切相对于外界只是一瞬之间。穿梭世界甚至可能让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保持禁止。

      玉玦图案的等级要远超洪钧的想象,不但玩弄了空间,同样愚昧了时间。

      在这时,洪钧突然感觉受到体内法力的异样,因为已经是练气中气巅峰的他,如今却悄然的跌落到了练气初期。

      而法力虽然骤减了,但是凝练程度却高了几十倍。

      《火种金莲法》是崂山派正传的金丹大道,分为练气,筑基,金丹。修成金丹之后,便是入门,金丹九转,便可剥去群阴,成就纯阳天仙。

      一本直达仙级的功法,为何到了这个世界会发生如此诡异的变化?

      想到这个世界超凡者所表现出来的破坏力,洪钧的心中有了个模糊的答案。

      “看来这个世界的层次,要远远高于崂山世界,这是功法选择了适应性变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