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综合伊人77777

      金秋八月,瓜果飘香。

      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火拼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整个江湖。

      就在岳不群和宁中则离开洛阳的第二天,新任福建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带着妻子儿子,也在十三朝古都洛阳游玩。

      林震南妻子姓王,乃洛阳金刀门门主王元霸幼女,自嫁给林震南后,还是第一次回娘家,儿子林平之两岁半了,刚好带来给外公外婆见见。

      此刻,林夫人正牵着儿子的手,为他介绍洛阳景象,买些小玩意儿哄他开心,见儿子累了,林夫人对林震南道:“相公,平之累了,我们找个酒楼歇歇吧,顺便吃点东西。”

      林震南道声好,对满脸通红的林平之道:“平之,累了吧,来,爹爹抱你。”

      粉雕玉琢的林平之奶声奶气道:“平之不累,平之自己能走。”

      林震南哈哈一笑,夸奖道:“平之真棒,快到午饭时分了,我们去吃饭吧!”

      林平之正感觉肚子饿,用力点点头,高兴道:“我要吃百花糕。”

      林夫人笑道:“好好,我们去吃百花糕。”

      抬头一看,洛雨楼大幌迎风飘荡,转头对林震南道:“相公,我们就在洛雨楼吃吧,他家的卤肉味道不错。”

      林震南自没意见,带着妻儿进了洛雨楼,一个店小二迎了过来,嘴上招呼道:“两位客官,快请快请!”

      林震南环视一眼,见一楼大厅客人不少,已坐了过半席位,有些吵闹,问店小二:“还有雅间吗?”

      店小二为难道:“客官,可真不好意思,现在这点儿,雅间早已坐满,要不,我给你寻个偏一点的角落,会清净点。”

      林夫人在旁边道:“没事儿,就一楼吧,让平之也看看热闹。”

      店小二看了林夫人一眼,惊讶道:“这不是王小姐吗?贵客贵客,这是您家相公呀!果然相貌堂堂,和您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哎呦!这是令公子呀!好个英俊漂亮的小公子,长大以后,还不把整个洛阳的小姐妹迷得神魂颠倒。”

      林夫人前两年做姑娘的时候,脾气直爽火爆,在整个洛阳疯跑,街面上的人,都认识这个金刀门金刀无敌家的小姐。

      林夫人见几年没回洛阳,还有人认识自己,心里不免感到高兴,对丈夫道:“就一楼吧,也听听有什么新鲜事儿。”酒楼客栈,一般都是江湖消息流传之地,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江湖传闻。

      林震南带着妻儿,寻了个角落坐好,为儿子点了碟百花糕,又点了份洛雨楼的招牌卤肉、一只炖鸡,一壶酒,吩咐小二端了盆清水,为林平之擦洗了手和脸。

      酒菜很快上来,林夫人陪着儿子慢慢吃东西,林震南喝着小酒,品着美食,一边留意着酒楼里各种谈论。

      大厅中间,一个瘦子神神秘秘对同桌的两人道:“你们听说了吗?五岳剑派刚与魔教大战一场。”

      右手边的国字脸不屑道:“这怎么没听说,五岳剑派同时发动,剿灭了魔教五省分舵,嘿嘿,听说杀死了好几位魔教一流高手,你这消息也太落后了。”

      林震南一听,吃了一惊,什么?五岳剑派和魔教发生大战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赶路,从福州到洛阳,因为儿子小,足足走了一个多月,不想江湖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瘦子得意道:“我说的可不是五岳剑派剿灭魔教五省分舵的事,而是五岳剑派十八高手,大闹魔教黑木崖!”

      瘦子对面的红脸汉子一听,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五岳剑派杀上黑木崖了?结果如何?哪边胜了?”

      瘦子听了,得意笑笑,也不吭声。

      红脸汉子看了,骂道:“你这酒货,好!今天请你喝酒。”

      扬声叫道:“小二,来壶好酒!”

      瘦子忙接口道:“再来盘卤肉!”

      国字脸笑道:“这卤肉记到我的账上。”

      瘦子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说了,五岳剑派在五省一起发动,剿灭了魔教五省分舵,魔教立刻就派出了十位高手,分赴各省救援,听说呀,救援的高手也被五岳伏击,死伤惨重。”

      “三天前,趁魔教黑木崖空虚,五岳剑派在左盟主的带领下,十八位高手,杀上了黑木崖,听说呀,这战打得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哪十八位高手?最后哪边赢了?”红脸汉子急道。

      “急什么,我跟你说,这十八位可都是五岳响当当的高手,左盟主那就不用说了,这是他老人家带的头,除他外,嵩山派还派出了五位一流高手。”这瘦子消息灵通,经常用这些消息,在朋友间吹嘘,弄些酒肉吃吃。

      “都是哪几位?这几年,嵩山派可是好生兴旺,高手一个一个冒出头,很有些五岳盟主的风范。”国字脸问道。

      “嗯,你也知道这几年嵩山派出了不少高手,个个大名鼎鼎武功高强,这次去的,有托塔手丁勉,大嵩阳手费彬,大阴阳手乐厚,还有个高手叫沙天江,并且,出动了一个上辈高手李天胜,实力可是相当雄厚。”瘦子对嵩山派高手知道的相当熟悉,信手拈来。

      “其他四派呢?有哪些高手出动?”红脸汉子催道。

      瘦子接过店小二送过来的酒,给两人都斟了一杯,也给自己倒满,吸溜喝了一口,才慢慢道:“东岳泰山派,出动了两位上辈高手,玉鼎子和玉玑子,加上天门掌门,实力仅次于嵩山。”

      “南岳衡山呢,也出动了一位老辈高手钱洪,加上掌门莫大和莫大的师弟范长空,这实力排在第三。”

      “北岳恒山派,也去了一个前辈高手空仪,加上掌门定闲和其师姐定逸,应该排在第四了。”

      “华山派是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带队,跟着的是他的师兄黄不韬和师妹宁中则,这实力呀,算是吊了个车尾了。”

      “这华山派一个前辈高手也没出呀?哎,以前华山可是威风得很,一场瘟疫,都差不多死光了,好好一个江湖大派就这样没落了。”国字脸惋惜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