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视频软件破解版下载

      原来除了清风城,外边还有那么大的天地。

      少年的心气慢慢被眼前的小黑蛇激发了出来,心中暗暗想到,要是有一天,自己也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有多好,就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极阴之气会不会有一天发作,让自己无法来得及实现这个想法。

      杜式时而情绪高昂,时而情绪低沉,一人一蛇说着说着,就远远的看见了十里村。

      眼前的十里村依然是那副模样,黄昏的阳光映照袅袅炊烟,山村中有几只飞鸟,更衬托出宁静。

      村里的孩童在雪地里堆起了雪人儿,一条小溪从村前缓缓流过,溪边有几个用来汲水洗衣的水埠,石头被磨得圆溜溜,临近水面的苔藓已经在冬天变得有些发黑。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穿着灰布衣衫显得很单薄,一双洁白的小手在水中清洗着蔬菜。

      青丝掩盖着她低垂的头颅,看不清长相。

      少女缓缓地抬起头,看见溪水对面有一个少年缓缓走来,正默默地看着她,少女心头一热,从溪水中捞起蔬菜放在一边的藤篮里,站起身来,定定地看着少年,忽然眼眶中有眼泪涌出。

      “哥,是哥哥吗?”

      少女的嗓音有些沙哑,看着已经走过小石桥来到面前的少年。

      “月儿……”

      杜式心中百味杂陈,看着眼前清秀的妹妹,更显得消瘦了。

      想到这些日子来,自己在天水涧中为了求生,不也就是为了家里的妹妹和母亲吗?如今终于回到了十里村,看到了自己瘦弱的妹妹,要担起照顾母亲的重担,内心不禁有些酸了。

      “哥,你总算回来了,母亲生病了,而且还病得很重,你还是随我回家看看的好。”

      少女杜月儿麻利地将洗完的蔬菜装进藤篮里,拎起来就沿着冰雪的小径往家的方向走去。

      杜式的家靠近村子的西边,单独的三间茅草屋,一个用竹子围成的小院倒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靠近院门就听见一个妇人的咳嗽声从茅屋中传来。

      “月儿……是月儿回来了吗?”

      “娘,哥哥回来了!”杜月儿清脆的回答着,推开院门紧走几步,放下藤篮,就进到了房间里。

      杜式紧跟着杜月儿往里走,用神识传音道:“龙哥,一会儿见到我娘,可千万别吓到她!”

      “嗯……”小黑蛇懒懒地回答道。

      杜式掀开蓝色泛白的布门帘,看到一张蜡黄色的脸孔,两鬓已是半白的妇人蜷缩着躺在床上。

      杜式的眼中已有晶莹的泪水在涌动。

      他不知道这离开的半年,母亲的病又加重了。

      妇人看着眼前的杜式,咳嗽了几声,终于平息了下来,艰难的说道:

      “式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妇人的眼泪就落下来了,不禁想起自己的丈夫,也是在某个夏天去朝天山脉寻山药换钱,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留下孤儿寡母,已经有很多年了。

      虽然像这样的事情在十里村已经发生了很多了,但是像杜式这样只剩孤儿寡母的却很少。

      妇人对着杜式招了招手,杜式赶紧跪在了母亲的床前,握住满是老茧的手,哽咽地说道:

      “娘,孩儿回来了!让你受苦了!”

      妇人擦干眼泪,笑了笑。

      “有什么苦的,倒是苦了你和月儿了,娘这身体怕是熬不过今年了……娘要是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你妹妹……”

      “娘,孩儿一定会请大夫医好你,你还要等孩儿成亲娶媳妇儿呢!”杜式说道。

      “好,好,希望娘能够看到那一天……还有月儿出嫁的那天……”妇人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娘——”

      一旁的杜月儿娇羞地叫道,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赶紧转身的出了屋子,独自去做饭了。

      杜式和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就让母亲休息了,自己走到院中,思索着如何治好母亲的病。

      杜式突然想起自己在天水涧中击杀的桑暮来,在他的须弥戒中还有很多银两和丹药,但对丹药不精通的杜式也不知道哪种能够治好母亲的病,犹豫起来。

      “我看你娘是寒毒缠身,看看你从那死鬼手上弄来的须弥戒中有没有清灵丹,要是有,给她半颗就能救她的命了!”小黑蛇的神识突然传入杜式的识海中。

      杜式果然从桑暮的须弥戒中找到了清灵丹,放在一个白色的普通瓷瓶中,竟然有上百颗之多。

      “这种清灵丹虽然低级,但是对于你母亲这样的凡人,也是极好的驱毒之物,弄上半颗化成水就成。

      傻小子,最近要是没有事情,就不要打扰我,老龙我要把龙元果的元力吸收彻底了!有事就去后山的玄阳洞找我!”小黑蛇说完,就电光般钻出了杜式的衣衫。

      “谢谢龙哥……”

      杜式话没有说完就看不见小黑蛇的影子了,想了想玄阳洞也离这里不远,据说是某位仙家发现的一个上古洞府。

      只是里面的仙家器物早已经被清风城的五大门派瓜分殆尽了,尤其是朝天门得天独厚分得了一多半的仙家器物,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洞穴。

      要说这玄阳洞,还有一个和它齐名的地方,就是离玄阳洞二十余里的地方有一个水潭,其水冰寒彻骨,常年不结冰,类似于天水涧的地方,在十里村的西北角,和东北角的玄阳洞互成犄角。

      十里村这个不大的村庄因为这两处地方,且离得朝天门较近,时常会有仙家之人来探宝。

      尤其在百年前,玄阳洞被发现抢劫一空后,就有仙家人把主意打到了寒冰潭,据说寒冰潭下有宝物,但据传进入寒冰潭的仙家人没有一个上来的,最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因此,在十里村说起寒冰潭,村里人都会说那是极凶之地,寒冰潭方圆十里都没有人烟,就连土地都是寸草不生。

      据说寒冰潭里有魔怪,村子里放羊的人经过那里都会少掉一头羊,但是谁也没有看见过那怪物什么模样。

      自此以后,村里再也没有人到那寒冰潭周围牧羊了。

      杜式把半颗清灵丹化成了水,喂给了母亲喝完,就进来自己的房间,通过茅草的窗户看向外面的村庄,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村庄在冬天显得很是冷清。

      十里村的庄稼人大多都是猎户,利用农闲的时间进朝天山脉打猎填补家用。

      杜式也经常听见村子里的人说有人进山又不见人回来。

      那朝天山脉绵延千里,除了大户人家能够有护院进山外,一般的人家也就是只身前往,不敢深入山脉深处,那里据说也是有恐怖的东西存在。

      杜式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长大,艰辛的生活多少都磨砺他坚韧的一面。

      杜式看了看这四面透风的草屋,心中突然有种悲哀的感觉,自从自己父亲一次进山再也没有回来后,几年的光景,家里就再也没有添过一件像样的东西。

      尤其自己的妹妹,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穿的还是母亲改的衣衫,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从来都没有为妹妹买过一身像样的衣衫。

      杜式的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堵着一般,既然自己今天也走上了这样一条修炼的路,就拥有了别人没有的能力。

      可是自己身上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那极阴元气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反正跟朝天门的那些弟子修炼就是不一样。

      但杜式心中也很坦然,毕竟这极阴元气救了自己的命,说什么自己也要进朝天门,找到去除的方法,要不然说不定自己哪天就……

      “哥,吃饭了!”杜月儿的声音传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