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艺伎回忆录百度网盘资源

      两个保镖抬了一个躺椅,放在了湖畔的木质小码头上,然后再躺椅头部位置放了一个遮阳伞,又在旁边放上了两面屏风,遮住了一点湖风,让躺椅边点上的淡雅的熏香不被吹散。

      詹风躺了上去后,一个小推车又被推了过来,停在了她触手可及的地方,上面放着点心和冰镇果酒。

      不过显然,她并没有享用的心情。

      只见她躺在躺椅上神色略微紧张,时不时就要拿眼睛看一眼东平,然后微微深呼吸,自我调整。

      准备就绪。

      东平掏出一个瓶子,一边将里面的液体倒了些在碗里,一边对詹风眨了眨眼。“这次我改进了药物配方,估计效果会出乎你的意料。”

      他没有骗人,配方确实有所“改进”,毕竟昨天剩下的“药剂”量太少,所以他又加了半瓶奶进去,为了不让“药剂”涂抹后快速干涸,引人怀疑,他还弄了一块面膜让人贴在外面保湿。

      “我很期待。”

      詹风说话声音微微颤抖,即将恢复美丽,她兴奋到握紧裙摆。

      看着碗里成分未知的可疑液体,有保镖想要检查,被詹风以脸上的实际治疗效果挡了回去,只好作罢,不过他们坚决不允许饭店的服务员来涂抹药物,这边也适时退让,换上这里的侍女。

      当那边在涂抹“药剂”,这边无事可干的阿姆斯众人,也在这里的侍者的带领下四散开来,各自找寻着自己感兴趣的地方游玩。

      而不被这里的保镖、侍者信任的东平,在众人警惕的目光中,独漫不经心地散着步,走着走着,东一晃西一晃,晃了半个多小时,彻底晃没了一些人的耐心后,摆脱了监视,这才晃到了餐车后的车斗上。

      他开启【专注】,环顾四周,发现确实没人注意到,于是猛地抬起小车,盯着远处被屏风遮住大半的詹风,开始使用能力。

      ……

      等改装四驱车再次落地,轮胎已碾在一片布满虫子尸体和黏液的角质地面上了。

      东平活动活动手腕,坐上了单人迷你四驱车,将车开到之前用杖剑的那次结束战斗的地方,打开车头电锯的开关。

      轰轰,轰——

      伴着三个电锯的咆哮声,东平一踩油门,车子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就如同命运踏着不可违逆的步伐,不急不躁,异常坚定的向前面的痘痘们碾去。

      他打算像收割机一样,对痘痘们所在的区域进行逐行清除。

      当车子开过痘痘们的警戒范围后,虫子们就噼里啪啦地破“茧”而出,但还不等它们舒展身体,三个电锯就已及身。

      呜……刺啦!

      伴着电锯的尖啸声瞬间加剧,以及肉体破碎时频率不一的复杂声音,东平只能看到浆液四溅,碎肉乱飞,面前挡风玻璃瞬间被糊上了厚厚一层。

      这时东平才发现,由于肉虫身体弹性很好,身体也并没有被固定住,所以被电锯蹭到后,并不是像他想象中一样干脆的被锯成两段,而是在擦中时被锯齿不断击打而迅速产生形变泄力,又在极短时间内泄力失败,被彻底撕裂甚至磨碎,看起来格外血肉模糊。

      东平的挡风玻璃被糊了一脸,失去视野,赶紧打开雨刷。

      这时,左侧的痘痘精们因迷你车的经过而觉醒,开始逐一开始对他发动攻击。

      对于来此侧面的攻击,东平是毫无办法的,只见他连忙开启【硬化】——除操控车辆的右前臂和小腿以外——坐着不动,消极硬抗。

      左侧的攻击轮番到来,大大小小的虫头好似一刻不停歇地啃噬着他,它们砸破了车窗玻璃,砸弯了保护梁,咬碎了座椅靠垫,尖利的牙齿划得车上到处都是印记,甚至有断齿穿透了铁皮,嵌在了车里。

      东平硬化的身体护住了方向盘等关键部位,无数的牙齿在他身体上刮擦,隐隐作痛的身体让他很紧张,总感觉自己的【硬化】能力就要扛不护住了,但实际上它依旧坚挺。

      倒是他的衣服,很快就在攻击中被撕成了碎片,没一会儿就狼狈的赤裸上身。

      虫头并不是只是咬一下就松口。

      有两次,几个虫头同时死死咬住他的身体,差点把他拉下车来,还好他硬化的脚勾住了仪表台下方。

      好在虫子们的身体没有腿脚支撑,身体拉拽的力没他想象的大,这才没有连同车一起拉得翻倒。

      这些虫子的撞击,拖拽,除了不断让车子偏离航线,需要让他手忙脚乱的纠正回来以外,并没有对消灭虫子的过程造成太大阻碍。

      相对于东平对身旁的蠕虫的无可奈何,对付前方的蠕虫时,手段则凶残无比。

      只见那些蠕虫们,身体跟电锯一接触,虫身细的立刻就会断掉大半,虫身粗如水缸的,能抗久一点,但也就是被折磨更久,飞溅出更多的血肉而已,结局依旧不会有什么不同。

      虫子们对电锯无可奈何。

      当它们试图啃噬电锯时,锯齿一样的牙齿和真正的锯齿对抗,尖锐的嘶鸣响起,牙齿和骨头碎末透过破裂的挡风玻璃,打得他闭上双眼。

      然而嘶鸣很快就结束了,东平睁眼,眼前的景象让他想到一个词——螳臂当车。

      电锯撕扯血肉的声音并不刺耳,但随着小车不断前进,血肉横飞,视觉与听觉结合,竟让东平感觉特别想吐。

      当车开到头,东平往右一拐,脱离左边蠕虫的攻击范围,关掉电锯和身上的【硬化】,下车开始清理车上堆满地脏东西,顺便舒缓一下恶心的反应。

      等一切收拾妥当,电锯电机发烫的外壳也降温后,他开着“痘痘收割机”开始往回走,开始消灭那些被惊醒后,一直从左边攻击自己的那列蠕虫们。

      哼哼,刚才被咬的很憋屈,现在终于能报复了!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一列又一列的虫子像杂草一样被撕碎,小车也在或左或右的虫子攻击下,越来越破烂,直到半小时后,四驱车的一个轮胎在虫子的啃噬下损伤不断累积,终于爆胎,东平才停下自己的疯狂“收割”。

      将车歪歪扭扭的开到安全地域后,东平环视一周,发现此时的角质地面上空旷了太多,之前那么多的痘痘竟然被他消灭了大半!

      “超额完成任务。”

      轮胎爆胎,对东平来说一点都不值得可惜,相反,这对他来求之不得。

      正好休息一下。

      持续开启【硬化】本就让他身体疲倦,再长时间的被虫子啃噬,那种疼痛即便经过大幅减弱,也仍然始终钝刀子割肉般的折磨。

      现在他感觉自己浑身刺痛,就像刚从水泥坡上滚下来一样,没有骨折和大伤口,但满身都是擦伤和淤伤。

      除了变态,谁愿意一直忍受疼痛呢。

      选择回归后,恢复如初的东平放下同样恢复如初的“痘痘收割机”,跳下车斗。

      他找了一处看起来干净的小丘陵的草地上躺下,一边放松休息,恢复体力,一边欣赏周遭的风景,试图用这些美丽的景色洗去刚刚黏在他记忆中的“虫子肉糜”。

      毕竟他现在很饿,很想吃午饭,不能被影响胃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