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性冷淡女友朋友调教合约

      房间内古色古香,一些茶具略显凌乱。远远看到,膳房明显之前刚刚被用过。一行人缓缓踏入房屋中。眉头紧锁。

      “分开行动,全面搜捕。”

      十多名官兵对两层楼展开了搜索。

      两人一组,分为六队。

      县尉来到客厅中央。

      “嗯?”

      三杯茶?

      他用手触摸,发现已经凉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倒的三杯茶?”

      “刚才在窗户上看到一个人。”

      想到刚才在房子外看到的人影。县尉目光凝实。

      定然是此人在窝藏罪犯。而且因为害怕迟迟不敢开门。

      “大人,大人。”

      二楼传来士兵的呼喊。

      县尉听到呼喊声,踩着楼梯踏上二楼。

      在二楼,几个士兵包围住一位男子。

      男子黑发飘飘,眼神锐利。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个士兵。

      县尉看到男子,他穿衣随意,比他高一个头。但是身上那股混迹江湖的气质非常突出。

      此人怕是包藏两个罪犯的人。

      “刚才本官在下面大喊,为何不见你来开门?”

      盖聂居高临下看着县尉。

      “刚才有一些事情。”

      县尉冷哼一声。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这是执行公务。”

      盖聂无所谓道:“那就请吧。”

      县尉看到盖聂态度不端正,非常恼火。

      “如果你现在将赵峰与李贤交出来。罪名从轻发落。”

      盖聂摇头:“我没见过这两人。”

      县尉摇摇头。

      “你把你的照身贴给本官察看一下。”

      盖聂从身上拿出。

      盖聂,上党郡人。生于……

      县尉神色复杂地说:“你是剑客盖聂?”

      盖聂不理会。

      士兵从膳房开始搜查,然后搜查日常练剑的房间。数十位士兵几分钟就搜查完了。然而除了三杯茶以外,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整个房间如同空空如也一般。

      士兵满脸不可置信。

      县尉听到报告后,更加不敢相信。

      他走到盖聂面前。

      “你把他们两个藏在哪里了?”

      盖聂坐在椅子上回答:“哪里有人,全是你的无端猜测。”

      “哼。”

      “仔细搜查,这件房屋里很可能有密室。”

      士兵再度开始紧张忙碌的搜查。

      县尉也加入其中,仔细排查。

      坐在椅子上的盖聂暗自疑惑,赵峰去哪里了?

      在膳房内寻找可能存在的机关,县尉亲自动手。他敲了敲砖头,声音非常沉。说明里面是实心的。

      士兵也学的有模有样。

      膳房里没有。

      县尉不死心。

      “将一些东西挪开,看看有没有密室。”

      将一袋粮食挪开,敲打里面的砖块。还是实的。

      县尉站起身。指挥这里的士兵。

      “这里没有,以后所有的地方都要像这样搜索。三杯茶,难不成有两个人飞了不成?”

      “是!”

      秦兵再度开始在整个房间内逐一搜查。几乎所有地方没有一处落下。可以说天网恢恢了。

      盖聂在二楼看着他们搜索都暗暗心惊。不过他依然表现的很镇定。

      秦兵将整个一楼搜查过,紧接着来到了二楼。

      县尉走到盖聂面前道:“你现在将他们交出来,我的话仍然做数。”

      盖聂冷笑:“我哪里见过那两个人。”

      县尉阴沉着脸再度离开。直到二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都被搜索完。

      剩下盖聂背后那一个房间。

      到了现在,县尉难以置信。两个人难道就这么飞了不成?

      难道这两个人到了盖聂家中又离开了不成?

      “最后一个房间了,搜查不出我们就走。”

      三个士兵走了进去,在他们心中,搜查出来的概率已经很渺茫了。

      殊不知坐在门前的盖聂心砰砰乱跳。他浑身紧绷,如果一旦小周被搜查出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小周被抓走。

      神色仍然镇定自若。

      房间内传来士兵的搜查声。

      “床下没有。”

      “墙壁上应该也没有。”

      “地板很结实。”

      “衣柜里也没有。”

      县尉无奈道:“把衣柜拖开。”

      三个士兵合力向前推衣柜。

      磨地板的声音像是世界上最难听的声音。

      突然间。

      “咚。”

      一个轻微的响声。士兵怀疑地抬起头。发现是从上方传来的。

      一个士兵大叫:“屋顶上有人!”

      “什么?”

      县尉目瞪口呆。

      屋顶上的人似乎听到了这一声叫喊。

      竟然飞快地在屋顶上跑了起来。

      “快去抓他。”

      县尉大喊一声。所有士兵一股脑从二楼冲到一楼,然后冲出房门。

      他们站在院子里的开阔地带,紧张地看向屋顶。

      竟然发现没有一个人。

      无论他们怎么用力寻找,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嗯?”

      县尉不可置信。

      难道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又没有了?

      他郁闷地站在原地。

      思考了片刻,只觉得这屋顶上的人应该是一个同盖聂一样的武林高手。

      “给我在四处搜索!”

      “这个人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不见!”

      士兵也很迷茫,不过他们依然按照县尉的命令去做。

      三个人分成一个小组,朝四面八方搜索去了。

      县尉面色阴晴不定。

      从正门进入来到二楼。见到嘴角挂着讽刺的盖聂。

      他鞠躬致歉。

      因为在房间里没有搜查出任何东西。

      他咬牙切齿地说:“盖先生,对不起,浪费您的时间了。”

      盖聂点点头。

      说完,县尉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目送县尉离开,心想,小赵究竟去哪里了。

      将坏掉的房门封好。周市从柜子下爬出。

      “吓死我了,刚才差点就被发现了。多亏了赵兄,如果不是他在屋顶上吸引到了县尉。今天恐怕在劫难逃。”

      “没事就好。”

      盖聂温和地说:

      “嗯?风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周市皱眉。

      他听到有什么东西猎猎作响。如同狂风猛烈吹过人的衣服一般。

      赵峰从窗户外飞入,轻盈地落到房间内。

      “这是武功?”

      盖聂震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