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生活记你世界

      “不过你要是死了,咱的小枫该怎么办呢。”

      “你还真信我会这么容易死啊?”

      神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平安京中最能苟的,第一就是面前这个老太婆,第二个当然就是神乐自己喽。

      “不信。”

      “我……”

      不愧是一直和神乐互相算计这么久的敌人,对于她的话原本还半信半疑,看她这么轻松的模样算是半个字都不能信了。

      还好留了个心眼,没有把自己的过去全部说出去,不然以后见到神乐都没脸了,那可以说真是她的黑历史。

      这个话题很快就终结了,嘴上神乐被耍了一把,但其实压根没有什么损失。

      “我算了一卦,九御门的那帮人快到了,三到五天左右。”神奈川饶有兴致的看着神乐,“九舞凤栖你打算怎么办?”

      “凤栖?关凤栖什么事,她又跟我玩失踪,我也找不到她。”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

      神奈川耸了耸肩,看神乐装傻充愣的态度,到时候最好不要让她和她的姐姐遇到,否则又是个变数。

      跟神奈川东扯西扯了一个下午,当夕阳把一切都染红后神乐才离开。

      而神乐离开后,白鸟枫从屏风后面溜了出来,她也算是偷听了半个下午,除了最开始那最劲爆的一段交锋没有听到外,其余的连听带猜也弄懂了不少。

      “凤栖姐姐真的……”

      说实话,在听出凤栖是九御门结社那边的人后,白鸟枫顿时自闭了好长时间,那么温柔的凤栖姐姐,没想到竟然是那个组织的人。

      早就知道白鸟枫在偷听,神奈川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不止是她,神乐那家伙也发现了,只不过没有戳破罢了,有些事情还是不好当面说的。

      “大概吧,别看九舞凤栖的性格,其实最冷血的也就是这种人吧。”

      神奈川冷笑着摇头,能把自己的妹妹坑到这种地步,以冷血而言,她神奈川神见比不上九舞凤栖。

      白鸟枫似懂非懂的歪了歪脑袋,已经觉得现在这话题很复杂了,而神奈川再次意有所指的暗示起来。

      “你觉得,神乐成为新世界的神怎么样?”

      白鸟枫眨了眨眼睛,有点理解不了这句话,莫名其妙的神乐怎么又要成神了?

      “没事,你出去吧。”

      神奈川失笑着把白鸟枫赶了出去,果然自家小枫还是非常单纯的,也不枉把她保护的这么好了。

      从一开始偷听的当然不止白鸟枫一个,另一个家伙除了神奈川谁也没有发现,要是被发现了的话可就头疼了呢。

      “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可不是个好习惯哦,神见。”

      “我可没有在背后,我明明是当面说的。”

      从虚幻的空间中走出一个女子,黑色的长发修长的身材,脸上好像无时无刻都带着能够将人融化其中的温柔神情。

      赫然就是神奈川口中的那个冷血动物,九舞凤栖。

      “狡辩。”凤栖佯装嗔怒的瞪了神奈川一眼,自然的坐在了神奈川的对面,神乐之前的位置。

      “你把秘密透露给白鸟枫,这已经越界了吧。”

      保持不变的笑容,不过那双眼眸却毫无笑意,就像一潭死水,让人背脊发凉。

      九舞凤栖已经起了杀意,单单就是那看上去随意的一句话,要是利用好了就能获得不可想象的利益,但也可以把她谋划一切的东西前功尽弃!

      “收起你的刀,我在这里,你谁也动不了。”

      两人互相沉默了一段时间,等到茶水凉透,凤栖端起茶杯,蒸腾的热气冒出。

      “八门千代子答应站在我们这边,不过看样子到时候哪边占据优势她就站哪边,这也无可奈何。”

      八门千代子的目的是复活整个八门家的人,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神才能做到,而九御门结社要造就的正是超越天照的神。

      不然又怎么可能让八门千代子放弃家族仇恨加入九御门的阵容呢?

      不过万一这个神是九舞神乐,那与九舞凤栖达成协定,两边都吃透才更靠谱吧。

      “神乐会成为新世界的神。”

      凤栖无比确信的直视神奈川,本来这个计划最大的变数就是面前的神奈川,让人庆幸的是这家伙对于成为神根本不感兴趣。

      而成为制衡神明的利刃才是神奈川的目的,让神明们尽职尽责才是她的目的,否则神明,没有存在的价值,她会用那把神道五十岚弑杀这种神明!

      “你想好,神乐要是知道真相发疯,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的。”

      “当然,这是我们说好的。”

      凤栖一笑置之,要是真有那时候,你真的杀得掉她吗?

      谋划到今天的计划,虽然和仁斗老爹的目的背道而驰,但都是为了保护家人。

      从把神乐送到平安京,送到神奈川和九御门幕后主使的视线下开始,车轮的转动就停不下来了。

      “九御门的那位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到时候无暇分心,要是让他捣乱的话可就前功尽弃了。”

      “那位吗……”神奈川脸上的笑容消失,目光冷冽,“藏的还真是深,你不说,我也怀疑不到他身上,竟然在我眼皮底下藏了三百多年。”

      要论平安京现存人岁数的话,神奈川第一,那个家伙就是第二了,而平安京最强的源义经在这两位面前就是个曾曾孙子的辈分。

      两人继续商讨了什么只有这两人才知道,将来哪怕过去几百年,今天到底说的什么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夜晚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神乐拿出红油纸伞,想了想有点引人注目,换成了橙黄色的伞,反正伞多的是,主要是心情。

      这个时代生病感冒可是很麻烦,又受苦又费钱,所以说除非必要,没人会出来淋雨,但奇怪的是伞这东西照样人手一个,就算不用。

      一闲下来就犯困,可能说的就是神乐吧,只是今天她倒是没犯困,突然不想这么早回家,干脆就出城去,城外不远处有一条小河,下雨天站在河边,玩的不就是情调吗。

      水里鱼倒是不少,至于有没有妖怪就不知道了,就算有在感受到神乐的气息也早就跑掉了吧。

      脱下鞋子和袜子,烘干河边的一块石头坐下,把脚探进水中,前世听老人说寒气入脚最为致命,不过现在还在意干嘛。

      心中的滋味莫名,大晚上还下雨跑到城外河边泡脚,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想到就做了呗。

      “凤栖,你可是真会给我找麻烦啊。”

      嘴里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句,神乐双目空洞进入走神状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