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无法安装丝瓜视频下载

      时刻注意消息的管闲心乱乱的。

      “报……”

      “进来”。

      急急进来名探子,“禀军师,千将以到山脚”。

      “有多少人”!

      “不到五百”。

      管闲皱眉的,“不到五百”!

      常跟在管闲身边的二猛说,“确定吗”?

      “确定,我反复数了”。

      管闲疑惑的,“怎么才这点人,军容怎样”?

      “回军师,特别好。脚步有声落地有力。就连山上行走也是几人一伙不忙不乱和以前来的官兵有很大差别。穿的也好一看便知道是有钱的主。军师,咱是不是琢磨他一下弄点银子花花”。

      管闲又确定道,“你确定不到五百”!

      “嗯,不止我一个人数了”。

      “好!告诉弟兄们,都把眼睛都擦亮,他们敢来就让他们来吧,二猛”。

      “呵呵,明白”!

      早早在隐秘处埋伏好的这伙人动作轻缓小心小心的拨开草丛搭好弓箭直对迎面来的千将士兵射去。

      一时间,逼的这部分先头队伍不断后退人也损失几名还有受伤。

      “哈哈”,偷袭成功二猛很得意,“弟兄们,这千将也没什么了不起别让他们跑了,追”!

      喔喔,喔,纷纷跃出潜伏草丛怪叫连连头顶甩着长刀片对撤退的千将追去。

      立远的秋斯昂没有任何表情,这一切都发生他眼里,“弓给我”。“是”!搭上三只箭,瞄准箭飞弦颤只留余音,直中二猛脖子。

      副官施令,“弓箭手准备”!

      山匪又进点又进点……

      “他们怎么做,你们怎么还回去,放,放放”!

      拉弓射箭拉弓射箭,这队人放完换那队紧促有序毫不混乱应该平时没少练,最可怕的他们每个人射的都很准哀嚎声响了一会很快沉寂下去,没了动静。

      副将又施令,“发信号,攻山”!

      随急速升起的烟花,隐树林中的投石车将烧着火的陶瓶扔到戚卓杰的山寨里炸成大火球山匪在忙于奔命间,还要照顾着火的房屋。

      “啾~,噹噹”,三个方向各响起枚信号。

      “将军”,旗官恭敬的,“先锋已经得手,大军要不要杀进匪窝”。

      秋斯昂犯困的对那浓烟处挑去半眼刚要下令进攻,“报~~”

      “将军。有个自称横贯山军师的要见您,他自称能够帮将军大破戚卓杰”。

      秋斯昂说,“临阵投诚,贪生怕死之徒,让他过来”。

      在士兵看压下管闲站到秋斯昂面前,“呵呵,鄙人管闲,拜见秋将军”。

      林飞扬悄声的,“三叔,我好像听说过这人,你要小心”。

      “你是横断山军师,坏事肯定平时也没少做,领路吧”。

      管闲抬手鞠礼道;“秋将军神威,古狼神威。后山陷阱恐给将军带来麻烦手底人已经都给拔除了,这会他们藏身西瓜沟能否也都一并赦免了”。

      秋斯昂说,“还是在打自己的那点小算盘”。

      管闲忙解释;“将军海量,我等绝不会在留在山中为匪。况且,我们这些蝼蚁怎敢在违抗上将军雷霆天怒,不敢,不敢”。

      秋斯昂笑了,马鞭指着他说,“怪不得你能当军师,先带路。至于,你手下人暂时藏身的什么沟。管闲附和,西瓜沟。只要他们不对千将暗箭中伤,我可以暂时不去那里,前提你们要听话。

      管闲应道,“自然,一定”。

      聚英阁里戚卓杰那刀削斧砍似的脸上涂满憔悴的疲倦和深深的忧伤,面对不断挺近的敌人火烧的大寨他真如热锅上蚂蚁似坐针毡。天道有轮回,恶人自有恶人磨。以前他坏事做绝,百姓们闻之丧胆。今天,终于轮到他遭报应了。后房紧麻溜收拾细软的宋启升路过竹楼,看到戚卓杰还坐在那张他平时独坐的金钱豹皮上双眼茫然。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官兵该打来了弟兄们都快跑完了你怎么还不走”。说完,伸脖子向窗外瞅瞅,脚步声极速而有力的沿着楼梯向下响了起来接着下面的大门砰的响了一声。

      透过窗户口,戚卓杰位置能看到攻上山来的千将已经占据四周的围墙,在用弩机射杀四处逃跑的弟兄。他手激烈的抖动起来沧桑的脸像一张黄纸,没有半点血色;“难道真是天亡我也”!

      如果不明所以,还真有点四面楚歌霸王陌路的意思他不是项羽最多算一马匪,一仰的照椅背靠去半眯起眼来。

      “噹~”,迎面推门进来两个青年。一个方脸宽额,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紫铜的脸膛有棱有角。身子也高的结实,仿佛用顽石雕的一般。一个,他长相并不是多出众清秀坚毅,只是他身上有股无法太用语明的感觉尤其是那淡淡的笑,总让人觉得诡气十足。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戚卓杰看他,林飞扬双手抱拳,歪着头弯着身用一种很急促的语气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交谈,特来看看你。不知坐上那人是不是戚大当家的,毕竟骗子太多。顶他人之名滥竽充数的不在少数,所以小的有几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座上那位。

      火烧连环坞,致使无辜百姓葬身火海是你吧。抢夺驿站粮食让人饿死田野是你吧。绑架勒索钱财,逼人子散妻离,召集一众败类上山为匪,扰乱官府秩序为祸地方是你吧。如果是,这一桩桩一件件,随便哪条不喝你血吃你肉都难消我心头怨”。

      戚卓杰眼瞅了林飞扬一眼,“成者王侯败者寇,要杀要剐,随便”!

      “放屁,就你这个死家伙,还配王候二字。还你想死,你必须得死。但我不杀你,我要把你送给那些被你欺儿霸女家破人亡的,他们才是真正想吃你肉喝你血也算你造化自己债自己了。你觉得如何有没有异议。有,也得挺着,来人”!

      进来五名身披盔甲的士兵,“少爷”!

      林飞扬凶戾戾的,“把他给我绑了,绑紧点,专人给押送山下不必客气随便收拾”。

      “是!你们几个,把他绑了,敢反抗,割断手筋脚筋”。

      “是”!

      “是”!

      “是”!

      戚卓杰说,“等会,”

      林飞扬说,“让他讲完”!

      “知道我为什么没走吗?一拧座椅把头,一整面背墙陷入地下。这山中密道无数,我想逃你们不可能抓到我。至于我为什么没走任你们俩毛头小子戏弄。我累了,你们不是我,感觉不出那种树倒猢狲散。我承认,这辈子是做不少孽,地窖还有个人”。

      林飞扬说;“你这是死前想做点好事。行,满足你”,一摆手,那几名士兵把在大椅拽出来压着带走。

      看戚卓杰被压出去,“飞扬,小军。人我们带走了,按你说,把他交给受难的百姓,出出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