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家教2完整观看

      “先别回,等鳄鱼传送上来,再抓一波。”

      谢浪的盲僧进草后,在语音中对吕德华说道

      “唉,夜神,其实你不帮我抓,我也能单杀对面鳄鱼。”

      吕德华摇头,佯装一副为难的样子,然后故意留下一辆炮车不补。

      回到泉水的鳄鱼刚好看到了已方炮车,果断传送到炮车身上。

      他可能是传送下来,W晕住亚索,让炮车被小兵吃掉。

      果然,鳄鱼上当了。

      谢浪见鳄鱼传送下来,一直藏在草里,并没有露头。

      一般这个时候的打野,在鳄鱼传送下来的那一刻,肯定会贴脸上去。

      但谢浪并没有急于一时,打算等鳄鱼两段E技能交出,再露头将鳄鱼击杀。

      气急败坏地鳄鱼刚落地,见面便给亚索一套,一个平A,同时接W定住亚索,再重置普攻又接平A,然后接上Q,带着兵线一起收下,两段E在亚索身上穿来穿去。

      很明显,他并不知道对面的盲僧,正隐藏在草丛中。

      在鳄鱼交出E的瞬间,谢浪控制着盲僧,一个W金钟罩,位移到半血亚索身上。

      这个时候,己方中路盖伦开始发信号,提示剑圣不在地图上。

      “越塔越塔,别让鳄鱼跑了,剑圣这波应该还在来的路上。”

      一记天音波砸到鳄鱼身上,就在鳄鱼刚逃回塔时,被亚索剑风吹起,谢浪追过去,顺利收下鳄鱼的人头。

      在鳄鱼死的那一瞬间,他的W技能仅仅只差1秒钟。

      如果在迟一点,鳄鱼很有可能将盲僧定在塔下,收下这个人头,然后自己回血不死。

      “nice。”

      吕德华不由喊出了句nice。

      今晚吕德华可算是憋屈坏了。

      第一把游戏被谢浪剑魔制裁,第二把又是0-3天崩开局。

      这会儿,在游戏进行了5分钟的时间,谢浪的盲僧成功将比赛人头拉回到2-3。

      吕德华满脸得意表情。

      “剑圣来了,我帮你推完兵线,赶紧后撤。”谢浪说着,一个拍地板,顺手脏了吕德华3个残血小兵。

      “我******!”吕德华敢怒不敢言。

      直播间内,顿时疯狂刷起了666。

      “666,夜神嘴里说着帮德华推兵线,实在是为了脏三个小兵。”

      “哈哈哈,如果我排位遇到夜神,别说是脏我小兵,我都恨不得给他出辅助装。”

      足足6分钟,吕德华的亚索还是5级,谢浪盲僧4级,蹭了亚索不少经验。

      谢浪:“别慌,我惩戒好了,假装回塔下回城,骗过剑圣,然后我绕路,这次咱们在对面1、2塔中间,再蹲鳄鱼一波。”

      听到谢浪这话,吕德华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有一种似曾相似的画面?

      你奶奶滴~

      刚才第一把不就是这小子,在草里阴了自己一波吗?

      “好了,这会儿剑圣应该走了,中路和下路注意点。”话锋一转,谢浪对德华催促说道,“走走,去对面1、2塔草丛再埋伏鳄鱼一波。”

      “咳咳,大家看到啦,是夜神叫我再去蹲鳄鱼的。”

      “要不然我怕大家说一个王者欺负黑铁鳄鱼。”

      吕德华表面看似不情不愿,内心实则暗爽不已。

      主要这种打法,给他带直播带来了巨大收益。

      也不得不说,夜神这个人是真会整活,又自带聊天细胞,跟自己互动各种骚话连篇。

      与此同时,在对面上单鳄鱼赶路的同时:

      (所有人)荒漠屠夫·雷克顿:“上汝父?死全家的东西,盲僧你有本事再来抓死爸爸一次,CNM!”

      在先后被盲僧抓死两次后,鳄鱼心态已经开始有些稳不住了,不断发来信息,口吐芬芳,跟谢浪“友好”互动。

      果然,黑铁局里的玩家,都是如此儒雅随和。

      接下来,又是熟悉的画面。

      当鳄鱼在键盘上疯狂扣字的同时,英雄都没走到塔下,被躲在草里的盲僧和亚索再次击杀。

      如果不是鳄鱼刚才在打字,他两段E是能够及时脱身的。

      (所有人)荒漠屠夫·雷克顿:“盲僧,尼玛死了,我杀了你全家,你全家星星星星……”

      各种满屏幕星星,亮晶晶。

      ——吕德华直播间。

      “德华,快看左下角,主播有人骂你野爹。”

      “哈哈哈,这鳄鱼被抓出阴影了。”

      “华啊,本来说你一个王者打黑铁局够无耻的,谁知道你不但无耻,还不要脸,居然和夜神联合起来炸鱼。”

      “为什么我会觉得看得很爽?”

      看到左下角的聊天,吕德华也是忍不住笑出声。

      吕德华:“夜神啊,别人在跟你友好互动呢,你不打算回一个?”

      只见谢浪淡定的打字道:

      “鳄鱼,你家剑圣呢?”

      (所有人)荒漠屠夫·雷克顿:“我家剑圣是孤儿,死妈的东西。”

      (所有人)无极剑圣·易:“1000多场鳄鱼,胜率百分之37,你说尼玛呢?辣鸡。”

      “哈哈哈!”

      直播间的观众,全都看穿了夜神本意。

      这明摆着是搞人家心态,引人家内讧。

      这次回城出来后,吕德华掏出了2件暴击斗篷。

      好家伙,走的纯暴击流,超级暴击输出装。

      可能是打低端局的原因,吕德华并没有走常规出装路线。

      谢浪回城后,打开数据,查看了一下双方补刀。

      虽然下路逆风,落后了了二十多刀。

      但谢浪知道,后期猴子和石头人是一个很强力的组合。

      这把只要疯狂针对上路鳄鱼,养肥亚索,团战亚索一个风墙挡住对面AD伤害,猴子和石头人大招只要随便命中两个人,就能赢下团战。

      因为第一条小龙被剑圣拿下的缘故,谢浪已经猜到自己下半野区资源,肯定全被剑圣给刷了。

      他决定继续刷上半野区,等待8分钟后的峡谷先锋。

      谢浪知道,剑圣肯定不会来上帮鳄鱼抓人。

      这就是高端局和低端局的区别。

      在高端局,无论队友吵的多凶,该帮还是会帮。

      特别当打野成功帮忙gank一波后,吵架的二人会立刻冰释前嫌,再一鼓作气的打游戏。

      但是在黑铁青铜,轻则帮忙,重则泉水挂机疯狂互动。

      所以,谢浪料定剑圣不会帮这个鳄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