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网站导航

      马车在路上悠悠转转的走着。

      君墨夜坐在外面,小喃也是,两条小腿一荡一荡的,非常可爱。

      今天已经是离开南安的第三天,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一直风平浪静,就像说的那样一样,一切真的结束了。两人在南安寺又待了一天,在第二天,君墨夜找上了不世僧。

      “真的要走了?”

      “嗯,这一切都结束了,是时候走了。”

      小喃在那里荡着小腿,终于是累了,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迷糊道,“哥哥……”

      君墨夜给了她一手刀,“叫师傅。”

      “哦。”捂着被打的头,小喃乖乖道,“师傅。”

      她看着路上不断倒退的风景,不由得问道,“师傅,我们去哪啊。”

      “不知道,去天涯海角,带你私奔好不好。”君墨夜露出坏笑。

      “诶诶。”小喃的脸就像苹果一样,通的一下子就红了,头上隐约有白气冒出,她捂着脸,“师……师傅……你又开玩笑。”

      “不不不,”君墨夜脸突然凑过去,“你看小喃这么可爱,万一我真喜欢小喃呢。”

      “小依说的果然没错,”小喃把手放下来,严肃道,“师傅你果然是个花心公子。就知道骗人。”

      “我这可不叫骗人读书人的事能叫骗吗,那叫善意的谎言。”

      “唔,可是谎言不还是骗人吗?”

      君墨夜被噎了一下,“闭嘴,就你话多。”

      “哦。”可可爱爱,她叫小喃。马车还在走着,一路往南而去。

      ……

      另一个地方——这是一片竹林,竹子生长的青翠欲滴,一片片叶子落下来。竹林深处似乎传来一阵阵琴音。

      琴公子一袭白衣,端坐在地上,玲珑琴放在腿上——轻巧的拨着琴弦,一提一放,悠扬的声音洞穿竹林间。附近的鸟兽,具皆前来,琴声悠扬间,可使世间长生天。

      琴公子,天下第一的琴师,名不虚传。

      突然,一阵寒意传来,明明是八月天,这幅寒意,却仿若严冬之下,足以使溪水冻结,万物凋零。

      琴公子看着附近四散而开的年兽,不由得苦笑道,“无痕,你每次来都要这样吗,好好的意境都让你破坏了。”

      离他不远的桌子一处空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剑眉星目,俊朗无比,身上的衣服一身纯白,却又明显让人感觉到他的生人勿近。

      身上的冰寒之气是如此严重,严重到桌上的茶都有结冰的趋势。

      无痕往茶杯里吹了一口气,茶水表面的冰瞬间粉碎,他一口喝掉已经冰冷冷的茶水,“那你每次来都要弹你的琴吗?”

      “无痕啊,你这话就不对了。”琴公子好整以暇道,“要知世人皆爱美,不论是谁,都更喜欢美好的事物,我每次都先到,这样做只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更好的环境,让你们更开心而已。”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不用,我们两谁跟谁不是。”他站起身来,琴交给身后的侍女。

      “唉。”无痕有些头疼,“你真的是,和君墨那家伙待的越久,就越来越像他了。”

      “话说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君墨会叫君墨,这么像君墨夜的名字,这里面真的没有玄机吗?”琴公子耸肩,谁知道呢。

      “喂喂,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没能吓两人一跳,“又不是我愿意取这名字的,说的好像我能自己取名字一样,别扯淡。”

      “再说了,”君墨从一颗竹子顶上轻轻落下,“像君墨夜不是更好吗,这样难道你不是更开心?”他的坏笑声也同样传来。

      无痕挑了挑眉,你找死。一道白光闪过——无痕抽出身边的霜华,一剑斩出。

      一剑破长生。

      这片竹林好像一瞬间变得死寂,无尽的冰冷笼罩了下来,就好像一瞬间置身于天山雪山顶——极致的寒气,就像是要破灭此间的一切事物,却又极为精准的大部分威力只对着君墨而来。

      琴公子护住身后的侍女,也不出手,只是好笑的看着。

      “喂喂,不要这么狠吧。”嘴上这么说着,手上一点都不慢——手上出现道道幻影,随着手的动作,好像整片空间都絮乱起来。“天地为法,此间刹那。”手上的动作瞬间停止,他吐出一字,“破。”

      来袭的剑光还有寒气,一瞬间被分割在不同的空间内,然后空间彼此交互间,瞬间相容在一起,那些空间的所有东西,都消散于无形。

      空间又散开来,那种空间絮乱感一瞬间消失不见。

      琴公子鼓着掌,“每次看到你的此间刹那,都会忍不住惊艳,这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应该出现的武功吗?”

      君墨压根不放在心上,摆了摆手,“你想多了,不过是通过天地五行的变换来达到这种幻象而已,其实又不难破。”他有些不以为然。

      “不然。”琴公子反而不同意,“世上修此道者千千万,但只有君墨能做到这种地步。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无痕收剑入鞘,翻了个白眼,“所以我才不想和他打。”

      “谁会喜欢一个底牌永远出不完的人?”

      竹叶飘落间,四大公子,已经来了三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