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丝袜小女孩

      “奇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个岛上的人都去哪了?”

      走出办事处后,几人沿着岛上的规划好的路线一路前行,然而走了好久都没有看到除他们以外的人。

      “我想他们应该是去公民馆了,刚才在办事处那里,我听到有人说今天是选举村长的日子。”

      “嘭”

      “为什么打我?”

      柯南抱头怒吼,自己好心出言提醒居然还要挨揍,还有没天理,小兰低下身温柔的揉了揉柯南的伤口处,瞪了自己老爸一眼,好好说话不行吗?

      “谁让你不早说的,害我们走了那么多冤枉路。”

      公民馆位于办事处的东边,而他们出门后一直在往西走,现在又要原路返回,平白无故多走了很长一截路。

      柯南内心是有苦说不出,他原本就一直在低头思考,无意识的跟在众人脚步后面,根本没注意路线,等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走到这了。

      “你自己没注意到……”

      柯南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大叔已经在摩拳擦掌了,目的一眼便知。

      “好啦,好啦,别闹了,赶紧走吧,一会天都快黑了。”

      小兰一语定音,打住了自己老爸的暴力举动,毕竟这件事也不能怪柯南,是他们自己没在意。

      ……

      公民馆位于月影岛的边缘处,几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看到公民馆的招牌,路上他们也碰到了零零散散的人影,但几乎都是前来旅行的游客,不能解释他们的问题。

      公民馆门口,伫立着一道美丽的身影,大叔看到后,两眼放光的迎了上去,舔着老脸抓住女人的手,热情和对方打招呼。

      “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似乎被大叔的表现吓到了,直到小兰上前拎着大叔的衣领退下,方才回过神来,露出一抹暖心笑容,回答道:

      “你们好,我叫浅井成实,你们应该是来岛上旅行的游客吧。”

      “没错,没错,我们是从东京过来的,受人之托调查一些事情。”

      大叔再度上前牵起浅井成实的双手,很随意的道出他们的来意。

      “呵……呵呵!”

      浅井成实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她有些接受不了大叔打招呼的方式。

      柯南和小兰皆是一脸鄙视,唯有站在众人身后的木铭一,则是用佩服的眼神看向大叔,他要是有这个脸皮,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

      最终还是依靠小兰出手,握紧拳头,怒不可遏的把大叔拽了回来,这次稍微用了点力气,大叔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想要开口呵斥,看到自己女儿眼中的不善,识趣的闭上了嘴。

      “对不起,浅井小姐。”

      “没事,这位大叔只不过是情绪有些激动,对了,你们刚说从东京来的?”

      浅井成实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一下就赢得了小兰的好感,点头道:“是的。”

      “那我们很有缘分喔,其实我也是在东京出生的,大学是在东大医学院毕业的,刚来这里没多久。”

      此话一出,瞬间拉近了几人之间的关系,小兰脸上的笑容更甚,有个所谓的老乡在这里,他们会省很多事。

      ……

      “浅井小姐,请问你知道麻生圭二这个人吗?”

      眼看距离夜晚已经不远了,柯南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看到大叔和小兰两人迟迟不提他们来这里的正事,有些着急的出声问道。

      然而他们注意到浅井成实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神情依旧淡然,心里不由得感到些许的失落,想必是不知道了,看来还是要找其他人询问。

      “我知道。”

      “嗯?”

      浅井成实突然开口说道,这个回答出乎了几人的意料,愣楞的看向对方。

      “怎么了,知道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没有,那能不能麻烦浅井小姐你给我们讲一下这个人的事情?”

      浅井成实听到这个请求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抬起手看了一下腕表,然后才回答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我晚会还有事。”

      大叔连忙点头,现在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听故事,而是想多和眼前的浅井成实多相处一段时间。

      跟随着浅井成实的脚步,众人来到一处位于公民馆不远处的空地,静静的的听着其口中讲述的故事,心中慢慢的对麻生圭二这个人有了一定的了解。

      麻生圭二的确是在十二年前被烧死了,因为根据当时从现场找出的残骸检测得知,他们是属于麻生一家三人的。

      麻生圭二生前是国际知名的钢琴家,经常被邀请到国外参与演出,很少在岛上居住,就连绝大多数岛上的原住民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且就算知道,他们也不会讲的,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个诅咒。

      相传十二年前,在麻生圭二回到岛上不久,他就计划举办一场演奏会,为了报答月影岛上居民从小对他的培养。

      一个月圆的夜晚,演奏会如期举行,过程很顺利,麻生圭二发挥自己十二分的功力为岛上的居民带来了一场音乐盛会。

      但演唱会结束后,麻生圭二发疯似杀死了自己妻女,并放火烧毁自己的家,据说那时的麻生圭二身上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在火海中不断的弹奏他最喜欢的钢琴曲,贝多芬的月光。

      “单凭这个也不能说是诅咒吧。”

      别说柯南了,这个故事就连对灵异事情极为恐惧的小兰,也只是听出来一丢丢的恐怖意味。

      “当然不是,月影岛前任村长龟山勇在三年前被人发现死在了麻生圭二捐赠给公民馆的钢琴上,被发现时,身边还放着那首月光的钢琴曲。”

      听到这,柯南脸色微变,他想起来那封信纸内容里的一句话,“将会再次有影子消失”,这句也是让他怀疑信是杀人预告函的关键性的一句。

      现在听到浅井成实讲述的龟山勇死亡事件,柯南忍不住怀疑对方是被这个写信之人杀掉的,然后再将案发现场伪装成诅咒,好以此放松警察的警惕,躲避抓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