簧片电影名字

      鼠标先点退出,再有条不紊地按下关机键,文炳拽着车贤秀后衣领将他径直拖出房间。

      “啊,我这是怎么了?”

      眼中黑色隐去,车贤秀一脸懵懂神色,旋即迅速明白过来,揉了揉额头,靠在彻底合拢将所有秘密掩盖起来的房门上,如获解脱地大口喘气,“我又迷失了吗?”

      文炳收回手掌,没有多说什么。

      连自己想清楚屋中罪恶后一时都有些恍惚,更不要说意志相对软弱许多的车贤秀。

      “所以说,这个屋主变成怪物杀害了自己朋友,然后跑了出来,对吗?”

      听着车贤秀心有余悸地转述文中内容,边尚昱总算反应过来,狠狠一拳捶在墙壁上,“这楼里的变态还真多啊!”

      “还不好说他是因为变成怪物所以才杀了自己朋友,亦或者是杀了朋友后才让他完成了心理建设,彻底沦为怪物。”

      听到边尚昱最后半句话,文炳眉毛扬起,却没有表露出来,摇头给他解释。

      “没有区别。”

      边尚昱嫌恶瞥了眼房门,声音忽然变得犹豫起来,“我们就这样把那个受害者尸体留在这里?”

      “那是将他火化,还是把他尸体带下去找块合适地方埋葬,我们连他姓名都不知道。”

      看不出来,外表凶悍的边尚昱心思会如此细腻,多愁善感。深深看了他一眼,文炳继续摇头,表示反对,道:“我们还有任务在身,说不定公寓里面还有其他幸存者呢,活人总比死人重要。”

      “等什么时候告一段落,也许我们离开的时候再做也不迟……”

      文炳劝道。

      边尚昱只是下意识说出心中想法,实则话方出口就知道根本不现实,叹口气表示认可。

      更何况,目前对他而言,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文炳没有按下密码,而是静静看着边尚昱摸出那串得自崔允载的钥匙打开802的大门。

      看起来似乎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将他打倒击垮,肩膀可以抗下一切的边尚昱,手指居然在微微颤抖,好像那只小巧蠢萌的红色蚊香蛙挂坠有着千斤之重。

      车贤秀对此一头雾水,但也本能感觉到气氛忽然间变得太过沉重凝滞,乖宝宝一样紧闭牙关,老老实实跟在两人后面。

      802依旧很乱,比文炳三人最后一次离开时还要凌乱。

      桌椅翻倒在地,像是被人发泄过的样子。

      “去一楼叫人上来没成功后,我重新返回过这里,可惜那时候已经被崔允载这狗东西跑了。”

      看着屏幕上鲜红依旧的“后会有期,王八蛋”戏谑字迹,边尚昱说道,声音平静中压抑着怒气。

      文炳摸摸鼻子,没有说话。

      这一点,在投票会议上,边尚昱冲向崔允载的时候就已经表露得很明白了。

      认真算来,在场三人其实都和这件事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

      救出崔允载的文炳三人算是作为让边尚昱计划落空的直接“始作俑者”。

      而边尚昱一开始离开,又是因为车贤秀遇到1411的感染者后陷入昏迷,才要下去寻找救援。

      算来算去,怎么看都是一笔糊涂账。

      也许,现在三人重新聚在这里,是冥冥中的命运安排也说不定,想要将这段彻底厘清归位。

      文炳如是想道。

      边尚昱一无所获。

      想想也是,在这之前他已经不知把这里彻底翻过多少次了,如果真有问题,之前多多少少总能发现些蛛丝马迹的。

      然而边尚昱脸上却不见有泄气表情,唯有肃然,似乎早有预料。

      “果然如此啊!”

      感慨一句,边尚昱握着钥匙重新出门,不忘回头对文炳道一声谢,“这次还要多亏你提醒了我。”

      钥匙串上不只一把。

      在802隔壁停下,边尚昱深吸口气,赌博般听天由命地把剩下那只塞进钥匙孔洞中。

      用几乎要把钥匙拧断的力气重重一轩。

      严丝合缝。

      不差分毫。

      暗红。

      像血迹氧化脱水反光后的暗红。

      像岩浆一样的暗红。

      802光线就已经很昏暗了,隔壁这间还要更暗,几乎可以说是说是一片漆黑。

      唯有用塑料薄膜隔开的内间,打着红光,幽幽浮动,却丝毫不给人温暖之意,只觉得诡异疲劳。

      就像是从前洗胶片时的暗室一样。

      事实上,这里应该本来就是作此之用。

      墙壁,横贯房屋的挂绳上满满的全是相片。

      只是,上面的内容……

      文炳眯眼细细看去。

      崔允载出现在学校、孤儿院、慈善义工一类场所,和一个或者若干个金秀英姐弟差不多大的孩子合影留念。

      看上去笑容和气,人畜无害。

      剩下的照片,可就不那么“友好”了,同样是孩子,眼神中再也看不到天真、快乐。

      淤青红肿的脸上充斥满满的是恐惧、祈求、无助、绝望,甚至连绝望都没有的茫然死寂。

      胶带、绳索、伤口、血迹。

      在浮动的红光下,有一种名之曰残忍的丑陋。

      “呕……”

      因为好奇跟进来的车贤秀再也坚持不住,醉酒般脚步虚浮不稳地冲出房间,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身旁呼吸加剧,文炳都无须去看,就知道边尚昱内心那团强行压制的火焰已经彻底爆炸开来,熊熊燃烧,几乎要将整个世界连带着自己一道烧毁。

      “x的!”

      边尚昱双手握拳,野兽般咆哮,比比之前十倍百倍的暴怒,“狗杂种,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人类实在是太过复杂了。

      既有愧疚于失去孩子,哪怕变成怪物也想着试图挽回的人类。

      又有明明身为人类,心理和行径却比怪物还要暴虐恶心的混蛋。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家伙……”

      红光浮动,虚幻和现实的界限在这时候被打破模糊,火焰无处不在,将这些污秽肮脏的照片席卷舔舐一空。

      文炳忽然桀桀笑出声,自言自语,嗓音浑然一变,粗糙沙哑如夜鸮,“我才会想着要把这个世界彻底焚毁一空啊!”

      在这个世界胡冲乱撞了这么些日子,直到现在,文炳才终于明白自己本心为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