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欲生活

      朱天赐虽然按彭世月的提醒提早捂住耳朵,但仍然被那声尖啸震晕过去。

      然后,有些记忆碎片迅速在脑海里闪过,很零乱,很模糊。

      当他慢慢清醒过来,只觉脑袋像裂开一样地剧痛。

      他极力去回想那些记忆,因为他冥冥中觉得其中有着对他非常重要的东西,可是,那些记忆片断太淡薄,太琐碎,并不能串在一起,回想起来也极为困难,偶尔捕捉到一个记忆碎片,也是他前世的一些重要记忆。

      比如,他被怪鱼咬后,像个妖怪一样变身,学习能力暴涨,与女朋友双双考上她向往的医学院,之后,他研发人工智能,赚了很多很多钱。

      这些记忆碎片模模糊糊,就象在作着一个无稽的梦。

      自己明明在海里被咬之后,就来到这个修炼世界,怎么可能还有后续!

      一定是梦!

      朱天赐黯然睁开眼,坐起来向远处望去。

      战局已经结束,除了四具身首异处的尸体,还有一些零散的碎肉,活着的是他的合伙人,彭大村长,彭世月。

      但彭世月也屈卷着倒在地上,只有微微的呼吸起伏能证明他还健在。

      “日,他真的单挑五大掌门,而且将他们全部殊杀!”

      朱天赐虽然预料到结果,但还是非常震惊,他的合伙人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奇。

      早知道彭村长不是一个普通人,但实力高到力斩五大掌门,还是像梦幻一样有些不真实。

      朱天赐站起来,走过去,在秦丹阳尸体旁停了一下,俯身解下其腰间的长剑,他的灵剑得自仙剑派的掌门凌瑜雪,已经被月光斩损毁,秦丹阳是玄天派的掌门,所用灵剑想必也不凡。

      他对秦丹阳的死并没有多少感触,虽然秦丹阳自称是他师叔,但谁知道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除了将他养大的师父朱一针,他对邪道其他人没什么好印象,一群惹事生非的家伙。

      不过,秦掌门刚才对他有回护之意,过一会儿将其好好安葬便是。

      朱天赐走到彭世月身边,皱眉看了看周围的碎肉,然后俯下身,掀开已经破烂不堪的长袍,盯着彭村长的右手臂看了好一会儿。

      彭世月身上已经没有长毛,恢复如初,只是他的右臂虽然重新长了出来,比例却严重失调,很细很小,就象一个幼儿的手,肌肤也非常细嫩,呈半透明,能看到里面的血管和筋肉。

      “看够了没有,很冷的!”彭世月兀自闭着眼睛,没好气地说道,语声也有气无力,显得非常虚弱。

      “这就是狂化的后遗症,比我的极暴技更严重。”朱天赐暗道。

      “你等着。”他复走回去,将四具尸体上的皮袍全部脱下,抱回来。

      皮袍上只粘上少量的冰血珠,很容易除去,尸首上被月光斩切割的断面已经灰败,毫无血色。

      将彭世月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裹起来,朱天赐说道:“你先歇着,我去把他们都埋了,好歹也都是一派掌门,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其实,他只为秦丹阳一人,但埋一个也是埋,多埋几个也没关系。

      彭世月一声不吭,似乎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

      朱天赐将四具尸体拖到一起,并将四人身上值钱的物品顺手装入自己的口袋,精石并不算多,只有数千枚,这几位掌门专门为寻宝而来,不用带太多的精石,倒是中级丹药不少,足有数百枚,另外还有一些辟谷丹,以及两件飞行法器,一个小小的圆盘,一个飞鸟状的小雕像,只是不知道如何御使。

      其他的兵器,朱天赐看不上,就随几人下葬便了。

      他抽出长剑,向冰面上刺去。

      “当”的一声,长剑被弹起,冰面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这里的冰原出乎意料地坚硬。

      “难怪这周围没有被刨得坑坑洼洼。”朱天赐自语。

      长剑是秦丹阳的,作为一派掌门,所用灵剑肯定级别不低,却奈何不得坚冰,其他来寻宝的人想必也遇到同样的困难,就算能用火系法术溶化坚冰,但冰龙的领域非常宽广,多少法力也不够用。

      朱天赐开始懒惰起来:“要不,只刨一个人的墓穴算了。”

      他发动火球术,但火球落在冰面上,只溶开一个小小的浅坑。

      朱天赐不由挠挠头:“难道需要用极暴技?”

      这个时候绝不能用极暴技,万一来了其他寻宝人可就有乐了。

      想了一会儿,朱天赐从怀里取出冷月短剑,拔剑出鞘,试着向冰面划去。

      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冷月剑异乎寻常的锋锐,轻易就切进坚冰之中,仿佛插入了一块水晶粉团,并没有受到多少阻力。

      “这剑肯定有问题!”

      朱天赐再次断定,冷月剑绝非一柄凡剑,精钢再坚硬,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用一柄如此宝贵的宝剑来挖墓穴,实在有些奢侈,但朱天赐并不怎么在乎,剑再好也是身外之物,而且得来并没有付出太多,当用则用。

      再珍贵的工具也是工具。

      尽管冷月剑很趁手,但朱天赐还是用了三个多小时才切出一个能掩埋四个人的大坑,足有两米深,冰层很洁净很透亮,能看到很深的地方,并没有任何异物。

      朱天赐把四人的身子分别拖进坑里,又将各自的脑袋分别就位,看了看,仍有不小的空间,便走过去,将彭世月周围零散的碎肉收集过来,丢进坑里,只是无法再凑成人形。

      然后将坑边的冰块堆进坑里,将几人掩埋。

      事后,朱天赐拍了拍手:“你们很幸运,还有人为你们料理后事。”

      他回到彭世月身边,问:“你怎么样,能动弹了吗?”

      彭世月虚弱地睁开眼,艰难地说道:“我站起来恐怕要等十几天以后了,完全恢复至少半年,这些日子就靠你了。”

      “啊!这么严重?”

      朱天赐不料这狂化的后遗症如此惨,比他的极暴技还要厉害得多,便分别取出辟谷丹和精元丹喂老彭服下,却没有给中级丹药,怕他受不了。

      “这里一时不会有人来,你且在这里休养,我去冰山上探探。”

      彭世月道:“那里被探过不知多少次,不太可能有什么宝物,不过,你去探探也好,看能不能寻到有用的线索。”

      “我很快回来。”

      朱天赐运起疾风术,向冰山上飞去。

      冰山很大,很高,而且很滑,朱天赐歇了五次,才飞上山顶。

      整个山顶就是一个巨大的洞口,直径约二百米,冰洞蜿蜒盘曲向下,深不见底。

      “看样子也就是一个蛇窝而已,就是大了点。”

      朱天赐暗自腹谤,纵身跃下顺着倾斜的冰壁滑去。

      冰很滑,他的貂皮大裘也很滑,速度越来越快,他不得不偶尔反向发出疾风术来减速。

      随着下降,光线越来越暗,好在整个冰山都是半透明的,尚能看清周围的情形,除了晶莹的冰壁什么也没有。

      朱天赐暗自计算着距离,已经大约到达与冰原平齐的位置,冰洞依然望不到尽头,而且越发显得宽大,足足又降了一个冰山的距离时,还没有底。

      “这条冰龙不会住在冰下的水里面吧?”

      朱天赐心下嘀咕,却发现前面不仅没有继续变暗,反而越来越明亮。

      最后,冰壁骤然向两边延伸出去,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直径足有数里之宽,四周冰壁上散发着点点的光亮。

      这一定就是冰龙的巢穴了。

      朱天赐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冰冷的海水,他发动疾风术慢慢降落,四下望去,却见除了周围那点点光亮,全是坚冰,再无其他。

      他走近其中一个光点,却是一枚夜明珠嵌在冰中。

      夜明珠属于凡物,在凡俗界就有,朱天赐大概知道上一世夜明珠的原理,大约是放射性元素自激发而发光,对身体有害,在这个世界夜明珠虽然也较为珍贵,但也不如精石,在修炼界更是不受重视,用阵法制作的永久发光的灵灯远比夜明珠更好用。

      “或许冰龙更爱这一口,听说龙族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不分贵贱。”

      朱天赐取出冷月短剑,挖了六枚夜明珠,虽然这玩意儿不值钱,但有的时候很实用,尤其是晚上。

      他侧耳听了听,并无异常,发动了灵眼。

      像茫茫冰原一样,天地精气非常淡薄,而且很均匀,并没有哪一处更密集一些。

      冰龙的宝藏显然并没有藏在他的洞穴里,否则早就已经被人取走。

      虽然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朱天赐还是有些失望,他原来还期望灵眼能看出一些不寻常的端倪呢,可惜没有。

      他四下闲逛,想寻出一些线索,冰壁上有些被凿开的凹槽,是有些夜明球被撬下,地面上有几个深浅不一的大坑,显然是之前来的人不甘心试探着向下挖掘。

      整个空间正中的位置有一个深达百米的冰井,仅容下一人上下,朱天赐撑着洞壁慢慢下到井底,井底较为宽阔,能容下三四个人,用火球术照了照,脚下已经不再是坚冰,而是凹凸的岩石,看来已经到达冰原的岩层,因为严寒,并没有水。

      旁边还有一个五六米的甬道,可能是某些人不死心,证实一下是不是真到了地底,还是仅仅只是一块大石头。

      朱天赐摇摇头,攀上冰井,分别服下辟谷丹和精元丹,歇息了一会儿,发动疾风术向上飞去。

      中间歇了数次,终于又回到冰山顶,四下望去,全是无尽的茫茫荒原,不由破口大骂:“这条该死的冰龙,你究竟把宝贝藏哪儿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