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

      就在战况一触即发到最激烈的时候,

      炮兵小队长金宝已经迅速的按照刘飞洋的吩咐,带着炮兵来到了一处比较空旷的平地上,

      在这里早已经架设好了迫击炮位。

      而且还不止一个炮位。

      由于一二零迫击炮的炮身实在是太大和太沉重,所以架设起来比较麻烦,

      而且他手底下的炮兵和协助人员也不是很多,

      所以他是早已经提前在深夜时分的时候,带着部下忙碌将火炮架设完毕。

      所以现在的他带着自己的炮兵部队,一到达他们早已经预备好了的火炮阵地之后,就可以马上进入作战状态。

      而且除了十门一二零迫击炮之外,

      辽十四77毫米野炮、和75毫米野炮也是在不同的炮兵阵地里各部署了10门,

      100毫米轻榴弹炮、克虏伯105毫米榴弹炮、150毫米重迫击炮各三门。

      准备在将十门一二零迫击炮的炮弹全部打光之后,

      就马上转移阵地,继续炮击鬼子的炮兵阵地,

      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防备自己的炮兵阵地和炮手,会被鬼子的炮兵部队发现了方位,从而给一窝的端掉了。

      所以刘飞洋才让金宝多架设几个不同位置的炮兵阵地,来炮击鬼子。

      对此,金宝也是高看了一眼刘飞洋的战略眼光。

      “他娘的,总算是可以炮击那些鬼子了!”

      进入了炮位作战阵地之后,金宝一边打量着四周围的炮位的隐蔽性,和防护性能,一边在快速的计算着鬼子的炮兵部队的藏身的地点的距离。

      虽然刘飞洋给与他的命令就是尽快将迫击所有炮弹,给精准的打到鬼子的炮兵阵地,然后迅速转移炮兵阵地,继续炮击鬼子。

      但是他还是需要做好发炮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金宝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看到十门一二零迫击炮已经呈三排摆好,

      每门迫击炮的周围都摆放着大量的炮弹,好让装填手能够随时抱着炮弹在一旁随时待命,

      与此同时那些瞄准手也都已经各就各位。

      见此,金宝才满意的笑了。

      “观察哨,发现好曰军的火炮位置没有?”

      然后金宝迅速的转身朝着观察兵大声的询问道

      话音刚落下不久,

      “长官,已经观测到了。”

      “随时可以将鬼子的炮兵阵地,给轰个稀巴烂!”

      在一处高地上马上传来了观察员陈思贵的爽朗回答声音。

      “好!那我们就轰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马上把鬼子炮兵阵地的方位给我报上来!”

      听后,金宝的笑容越发灿烂道。

      “报告!曰军火炮阵地一个,距离4780米,方位066,报告完毕!”

      观察员陈思贵毫不废话的马上回复道。

      “好!”

      “所有人听我命令,调整炮口角度,仰角45度,方位066,使用二号药包,一发试射……放!”

      “轰……”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一门一二零迫击炮口处立即冒出了一股浓烟,

      随即一枚炮弹被药包爆炸时产生的巨大推力给推出了炮膛,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的前方飞射而去。

      当第一发炮击开始之后,

      “所有人准备,仰角不变,方位066,全速开火……放!”

      “放!”

      金宝也是马上再次大声的下达作战命令道。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随着金宝那充满战意的命令声音的下达之后,十门一二零迫击炮的齐发炮火,瞬间都冒出了一声震慑人心的巨响,

      然后十枚,又十枚迫击炮弹,就整齐划一的齐齐飞出了炮膛,飞快的朝着鬼子的炮兵阵地进行着疯狂的炮击。

      “快,不要停,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出去!”

      看着自己的炮队能够顺顺利利的进行了炮击突袭之后,

      金宝也是心情突然紧张起来,担心鬼子的炮兵部队不止一个,会同时进行反击。

      所以他也是不停的催促着众人加快炮击的速度,

      不断的催促着装填手们使劲的抱着足有四五十斤的炮弹不停的将炮弹往炮口里塞,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

      这些大汗淋漓的装填手,和炮手就硬生生的将数十枚的迫击炮弹,给全部发射了出去。

      “咚咚咚咚……轰轰轰……”

      “咚咚咚咚……轰轰轰……”

      “咚咚咚咚……轰轰轰……”

      一道道密集的金属风暴带着爆炎般的风暴向曰军阵地狂暴的横扫而来。

      日军的炮兵阵地上顿时就像刮起了一道道凶猛无比的金属暴风雨,这一道道暴风雨是由钢铁和火药组成。

      化作一道道飓风席卷日军炮兵阵地而过,

      日军炮兵阵地前,不管是正在指挥着预备炮击前夕的工作的日军军官,还是那些正在抱着炮弹的装填手,还是瞄准手,炮手,还有协助人员,均是统统被这狂暴肆虐的金属暴风弹雨,给淹没在钢铁和火药组成的致命的狂风骤雨中。

      给炸的伤亡一大片,

      哀嚎声音,惨嚎声音,此起彼伏着。

      听的让人毛骨悚然,心生恐惧。

      “咚咚咚咚……轰轰轰……”

      “咚咚咚咚……轰轰轰……”

      但事实上金宝指挥的炮队的炮击,还没有马上停止下来,依然继续着最狂暴,最肆虐的炮火覆盖。

      仿佛要将所有他能够知道的鬼子炮兵部队隐蔽的鬼子给全部炸死为止。

      是的,

      对于失去了故乡,成为了人人谩骂的无根浮萍的他,对于日军的仇恨,可是刻骨铭心的。

      同样他手底下那些也是无根浮萍的东北军战友,也是恨不得将所有鬼子杀光,赶出国土,还我河山。

      还有他们的故乡,辽阔的东北大地。

      不过在金宝那疯狂无比的,炮火覆盖偷袭之下,

      在日军的防御阵地上,

      “纳尼!”

      “我们的野炮炮队被支那军用大口径迫击炮进行偷袭?”

      “怎么样会这样的!”

      “一个编制只有连队的普通支那军部队,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重型迫击炮的!”

      “而且还有足够的炮手进行炮击?”

      正举着军事望远镜,一直在警惕的观察着前方战事的年轻参谋竹野内丰满,不禁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道。

      “......”

      “怎么可能的......一支只有100多号人的支那军,怎么会有重型迫击炮队进行炮火支援作战的!”

      和年轻参谋竹野内丰满一样满面震惊,震撼,和难以置信的大队长小坂正雄,也是满面惶恐的结结巴巴道。

      “轰、轰……”

      “咚咚咚咚……轰轰轰……”

      但是刘飞洋临时组建起来的炮兵部队,却是在金宝的指挥下,依然不断的炮击着日军的炮兵阵地。

      一阵阵地动山摇一般的重型迫击炮声音,响彻整个战场。

      让所有的正在发动试探火力射击的日军步兵部队,均是满面惶恐之色。

      就连正在准备撤离阵地的连长徐宝石,排长李志成和他们的带领的残兵们,均是被炮声给惊讶的下巴差点夸张的掉落地上。

      嘴巴张大的可以塞进一个大大的鸭蛋。

      两眼圆瞪的有多大,就瞪多大。

      总之在这一刻,

      不管是日军这一边,还是128团三营一连残部这一边,

      均是被全场震撼不已

      (合同今天已经寄了,应该两天内就到公司了,那些投资了的书友,可以安心的等着收起点币奖励,还有十分感谢所有给我收藏和推荐票的书友,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