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我要你H

      两人来到一个石墩旁,看着场中训练的朱竹清。

      “她……她训练不要命了吗?”宁荣荣看着她脚底的鲜血震惊的说道,这是她第一次来看朱竹清的训练。

      之前的训练也只是昏厥,但也不会这样鲜血淋淋的。

      像是自虐一样。

      “她想要变强!”杰森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也不能这样啊,这样训练很容易留下后遗症的吧!”宁荣荣想要跑上去制止她。

      “她自己的选择,而且不是还有我吗?”杰森伸手拦下了她。

      “你有什么……”她本来想反驳,但是想到他的神秘,后面的话也憋了回去。

      “好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杰森放下手回到石台上盘坐下问道。

      “我确实是有事找你。”她看了眼依旧沉浸在训练中,像是一个不知疼痛的机械人一样的朱竹清,压住内心的震撼,想起了今天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是七宝琉璃宗的人,我们本身都没有什么战斗力,都只能找一个战魂师做搭档或者夫妻……”

      “知道,难道你想找我做你的搭档,又或者,伴侣?”杰森挑了挑眉问道。

      “没,没有……你不要乱讲。”闻言,她立马耿着脖子说道,身为小魔女的她这时竟然有些害羞。

      “哦?”杰森怀疑的撇了她一眼。

      “你在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她威胁的挥了挥拳头对着杰森。

      “好了,不开玩笑了,有什么事你说吧!”杰森好笑的说道。

      宁荣荣想到了这次找杰森的目的。

      “因为我们都是辅助魂师,所以需要有些自保能力,唐三那里我已经谈过了,现在我想跟你谈一谈关于你那天对赵无极老师用的闪光弹的事。”闪光弹还是她从唐三那里知道的名词。

      “你想要它的制作方法?”杰森问道。

      “是的!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可以买!”宁荣荣有些紧张的看着杰森。

      “可是我好像并不怎么需要钱!”杰森说完这句话,突然想到了自己钱弗兰德的钱,脸色不仅一黑。

      自己好像还是挺缺钱的。

      “那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与你交换!”她有些急迫的说道。

      “嗯……这样好了,你们那些特别的矿石和材料来换好了。”

      “特别……可以具体说说吗?”

      “只要是特别的就行,要么很硬,要么很软,要么散发着奇异的能力等等,这些都可以。”杰森一根一根的掰着手指说道。

      “那你是要卖配方还是卖器具呢?”

      “器具吧,现在我制作的很多东西都需要我的魂力注入,等我找到了主要配方的话,到时候再考虑卖配方的事吧!

      “而且我这里也不知有闪光弹,还有破片手雷,烟雾弹,震爆弹……

      对了,如果你们能够帮我找到爆鸣兽的话,我可以多制作些震爆弹给你们!”他开始推销起自己的东西来。

      如果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矿石和金属的话,自己也许能够解锁很多副职业。

      而其中杰森最期待的则是附魔了。

      之后,杰森又给了她一些烟雾弹和闪光弹,拿去给她的父亲做样品。

      最后,宁荣荣感谢了一下杰森便离开了。

      而后回找到了隐藏在周边的人,把东西给了他,让其带回宗门。

      今天唐三他们似乎都出去了,好像是为了给马红俊出气。

      而朱竹清又在杰森那里训练,因此宿舍只有她一个人。

      她坐在床上,脑海中开始响起刚刚与杰森的谈话。

      …………

      几天的休假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第二阶段训练开始。

      杰森也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团体活动跟着一起去了。

      去往大斗魂场的路上,杰森跟着唐三等人一起,但却好似有一层隔膜一样,分成了两个世界。

      杰森就在旁边静静地走着,看着四周的街道,而唐三他们则在兴致昂昂的交谈着关于第二考核的事。

      总归来说,也是杰森不想去融入他们的圈子,而他们也没有去热脸贴冷屁股的习惯。

      就保持着这样微妙的关系。

      “买糖葫芦喽!卖糖葫芦……”这时,一道叫卖声另杰森的脚步一顿。

      也没有跟他们说什么,自顾自的便跑了过去。

      “来跟糖葫芦!”杰森说着,就要拿钱。

      …………杰森巡视了好久,依旧还是没有从背包里找到钱。

      自己的钱好像都被弗兰德那家伙搞去了。

      杰森有些尴尬的拿出一块还带着血丝的嫩肉,“老板,你看这块肉换你一个糖葫芦应该没问题吧!”

      他掂了掂手里的肉。

      买糖葫芦的老者沉默了一下。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用肉来换糖葫芦的。

      不过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老者笑呵呵的递出了一根糖葫芦,“小伙子,我认得你的,经常买我的糖葫芦,这根就送你好了,肉我也不要了。”

      对于一头银白色,容貌俊朗的少年,他还是很有印象的。

      “这样好了,你在给我一根糖葫芦,这块肉你拿回去改善一下晚饭。”杰森说着,把肉挂在了他的串着糖葫芦的柄上,顺便又拿下来一串糖葫芦。

      老者有些想要推辞,这时杰森又道:“你不吃也可以拿给你家孩子吃嘛!”说完,人已经走远了。

      老者看着他的背影神了伸手,而后又有些暖心的摇了摇头,继续叫卖着。

      回到了他们什么,几双眼睛奇怪的盯着杰森。

      杰森咬了口糖葫芦,“你们看我干嘛?你们要想吃自己去买呀!”

      几人都摇了摇头“不是不是,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吃糖葫芦。”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点小插曲似乎让杰森看起来平易近人了些。

      …………

      几人跟着弗兰德来到了大斗魂场,顺便大师为每人都起了一个外号。

      而杰森则是自己随便取了一个名字,就叫铲屎官!

      “这是什么外号,听起来好奇怪!”小舞嫌弃的说道。

      “因为我养了一个小猫咪呀!”杰森看了朱竹清一眼笑着说道。

      “切,还是我家小三取得名字霸气!”小舞不屑的说道。

      “柔骨魅兔,听起来很适合清蒸!”杰森摩擦着下巴装作思考的样子说道。

      “可恶!”小舞闻言,气的一脚踹向杰森,但被他轻易的便躲了过去。

      “好了,你们还要选择组合呢!别闹了!”大师制止了两人的打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