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渣受重生

      最终,洋妞独自一个人返回了美国。

      因为脸书公司的事务太多,必须有个人回去总揽全局。

      而夏景行带着张晨光,一起飞往了魔都。

      次日。

      在魔都机场,夏景行汇合了从美国紧急赶过来的刘海。

      看着精神状态不太佳的刘海,夏景行笑着关心道:“飞机上没休息好吧?我看你全是黑眼圈。

      叫你订头等舱你不订,非要去挤经济舱。”

      刘海摆摆手,“不碍事!办事情要紧,赶紧走吧。”

      夏景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说:“辛苦了,等这事结束了,给你放个长假。”

      三人上了一辆租赁的奔驰S级轿车,张晨光在前排充当司机,夏景行和刘海坐在后排,小声交谈着。

      “景行,你的消息很灵通,盛大的确在从二级市场吸纳新浪的股票。

      我们按照你的吩咐,以18.05美元/股的均价,买入了新浪121.88万股,持股比例占到了新浪总股本的2.41%。

      建仓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一共投入了2200万美元。

      目前新浪的股价已经飙升到28美元左右了,我们浮盈超过1200万美元。”

      说到一千二百万美元这个数字的时候,刘海显得异常兴奋,本来有些微眯的眼睛迅速又睁大了。

      对于金融从业者来说,没有什么比看着账户上的钱迅速增长,更令他们兴奋的了。

      他顿了顿,难掩兴奋之情的继续讲道:“新浪股权比例很分散,即使是最大股东四通公司,他们的持股也没超过百分之五,仅仅只有4.96%。

      就我们这点持股比例,还挤入了新浪前十大机构投资者。

      我想,正因为新浪股权分散,那位新晋的中国首富才想着去收购掉新浪吧!”

      夏景行点头,“他的网上迪士尼梦想,还需要一家网络门户来补足版图。

      三大门户中,新浪股权最为分散,也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不说他了,盛大呢?他们现在什么情况?”

      刘海继续汇报道:“盛大的话,你告诉我们得继续建仓后,后面我们又追加抵押贷款,进行了追加投资。

      2200万美元全部花完,一共买入了盛大103.68万股,占盛大总股本1.46%。

      当时买入的均价是21.22美元,现在盛大股价在30美元左右波动,浮盈大概接近1000万美元。”

      夏景行点头,自从他想起“毒丸计划”的事情后,就吩咐刘海和远景资本的投研团队开始做推演、分析。

      最终,远景资本一共拿出了4400万美元来布局两家公司,这差不多是他们能动用的极限资金了。

      投资仅仅两个月的时间,账面就浮盈了2200万美元,赚了50%的回报。

      不过,这还不是最终的收益率。

      最终的收益,还得等落袋为安,才能知道究竟有多少。

      “因为我们是盛大、新浪的共同股东,所以盛大方面找到我们,希望我们把手上的新浪股权全部卖给他们。

      我看最近新浪的股票交易量异常活跃。

      我猜,除了我们,盛大肯定还联系了摩根士丹利这些两家公司共同的机构股东。

      双方配合得很好,一方出货,一方扫货。”

      刘海笑着又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新浪管理层清楚吗?”

      “应该有部分人清楚,故意装傻充愣,排除异己。”

      夏景行对这起在中国互联网并购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事件,其前后起因、经过、结果等等,都了解得很清楚。

      盛大在04年10月份联系过新浪,商讨过联姻的事。

      彩礼没谈好,新娘不愿意下嫁,盛大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了。

      在内部发起了一个名为“闪电计划”的行动,悄无声息地在二级市场吸纳新浪股份,意图发起恶意收购。

      同时,盛大暗地里也和新浪的各路机构股东达成了默契,甚至新浪还有高管在这个时期内减持。

      最终收购失败,归根结底还是价钱没谈拢。

      远景资本作为新浪、盛大的共同股东,盛大方面自然就联系上了他们。

      同时,陈天桥表示,希望亲自和夏景行见一面,共商大事。

      …………

      …………

      盛大公司门口。

      一个微胖的三十来岁西装男看到夏景行一行人出现,笑着迎了上来,握着夏景行的手,好似见了老朋友一般,热情无比的说道:

      “夏总,还劳烦你们从美国飞一趟,非常不好意思。晚上,我已经略备薄酒,为大家接风洗尘。”

      夏景行笑了笑,他跟陈天桥其实也就第一次见面。

      可人家这迎来送往的态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身为首富了,也不摆什么架子,说话也让人如沐春风。

      夏景行没有因为对方的热情而感到尴尬,他也握着陈天桥的手摇个不停,笑着说:“我和陈总,也神交已久了。今天一见,倍感亲切……”

      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夏景行深谙此中道理,不就是比谁脸皮更厚嘛,我怕过谁?

      刘海、张晨光在后面看得眼睛发直。

      明明才刚刚认识的两个人,居然亲热成这样。

      果然,事业能成功的,没一个是凡俗之辈。

      夏景行又和站在陈天桥身后的COO陈大年、总裁唐骏一一见礼。

      陈天桥也同样如此,没摆什么首富的谱,和刘海、张晨光一一握手。

      寒暄了几句,陈天桥招呼夏景行一行人进了会议室。

      “夏总,我就快人快语了。远景资本也是盛大的股东,盛大发展得好,大家都可以从中受益。”

      夏景行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对陈天桥点了点头,淡淡道:“没错,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今天才来了。”

      陈天桥看对方这麻利的行动,以及说出的这话,心里差不多有数了。

      于是他开始描绘盛大的网上迪士尼帝国蓝图。

      夏景行不胡乱点评,就在一旁轻轻点头、微笑。

      在外人看来,这是非常认同陈天桥的表现。

      “要完成这样一副宏伟的蓝图,我们还缺少一件东西,一件在互联网上有话语权,有流量的东西。”

      陈天桥点到为止,微笑地看着夏景行。

      “大的问题没有,驸马那边,你可得勾兑一下。”

      夏景行这句话,直接给陈天桥整懵逼了,半晌后才反应过来,笑着说:“夏总,你这个词用得妙!

      驸马现在早就没担任COO了,股权也卖了,董事也辞掉了。

      和公主隐居在美国,不问世事多年。

      不过,你这提醒很好,是得多加注意一点。”

      一个小提醒,夏景行获得了陈天桥的不少好感。

      在他看来,夏景行还是非常欣赏自己的网上迪士尼手笔的,所以很是乐意撮合盛大、新浪合并。

      怪不得年纪轻轻能取得一番不俗的成就,眼光就是不一样。

      大的框架达成了,剩下的沟通细节,夏景行就交给了刘海,让后者跟盛大CFO进行对接。

      由于是突袭新浪,所以盛大不能采用协议转让等迟缓、手续繁琐的股票收购方式。

      盛大在开曼群岛注册了Skyline传媒有限、Skyline国际投资以及盛大传媒有限三家公司,就是利用这三家公司在秘密吸纳新浪股份。

      同时,盛大还有一家关联机构。

      这样,分多家公司吸纳股份,可以规避一旦持股比例超过目标公司5%,就要向美国证监会披露交易信息的义务,为盛大展开的恶意收购打掩护。

      在另外一间办公室里,陈天桥还告诉夏景行,他们打算通过这四家公司,拿下新浪19.5%股份,然后就直接向美国证监会及外界发公告。

      成败在此一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