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色图片2015最新版

      前些天这浓雾还封锁不住炼皮后期的自己,现在却完全不同,这意味着荆山诡的力量在变强,不由得有些无语:不是说荆山诡就是一个幻级诡么?那孙立开始的时候都敢说‘区区幻级诡’!

      真是好一个‘区~区’幻级!

      要是幻级诡都这么牛逼,那以后遇到诡调头跑了就行。

      当然,这想的都是气话,在陆长生看来,荆山诡恐怕没那么简单,孙立的话不过是安营地人的心,他本来就打了其他的主意,又怎会把实情说出来?

      那柳执事搜寻过荆山诡的踪迹,也没有找到命穴,恐怕和荆山诡的特殊性有关。

      至于为什么还让人前来收割荆草,可能是药童、学徒这些人的命不值钱罢了!

      还有,荆鞭的制造点都放到了距离荆山十多里外,可见上面的人对于荆山还是有一定的警惕性的,否则制造点建在营地这里,不是更方便一些?

      陆长生回到屋子。

      结果已经知晓,他需要尽早做准备。

      “事实上并不是没有办法应对荆山诡!”

      想要杀死诡,首先要找到命穴。

      “从某种情况来看,和前世小说中西方体系的巫妖类似!如果找不到命匣所在,那杀死的巫妖也能够重新复生!”

      陆长生总结自己了解的信息,作出假设。

      他敲了敲门,里头传来宋丁的声音:“陆兄弟?”

      “是我!”

      然后是一阵挪移桌椅的声音。

      宋丁尴尬地笑了一下,脸上充斥着一丝喜色。

      还回来,真是太好了!

      进了屋,宋丁就把门给关上。他用根棍子当拐,支撑着断腿那边的身子,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气血恢复得那么快?”陆长生惊讶地道。

      寻常人若是留了那么多血,没个几天别想正常活动,宋丁虽然是武者,但也不应该这么快才是。

      宋丁笑道:“我吃了颗生血丹,弥补了气血!你的药很有用,所以我才能吞吃生血丹!”

      陆长生道:“理解!生血丹起到造血效果,如果伤口没有得到有效遏止,吞了生血丹和吞毒药没多大区别!”

      丹药并不是万能的,也要看时机,心脏受伤就该服用有护心效果的丹药,血流不止就该用止血散或者金疮药。

      他抓着柴刀走到桌子边,拿出宋丁送给他的黑虎刀法秘籍,一翻开,就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字样,好在这些字和汉字没多大区别,自己基本上都认得,认不得的便和宋丁讨教。

      “宋兄,能否和我说说帮内的情况?”陆长生翻看书籍,头也不抬。

      一心二用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前世的苦逼工作党,谁没点混世的能力?

      “三河帮?”

      “是的!你知道,我是个药童,在我到荆山镇之前,都是在村里长大的!等这次事情一过,我就能成为正式帮众了!”

      “这倒也是!不过三河帮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我在一次年会的时候,听一个帮众说,帮内有正式帮众上千人,多是炼皮期,然后就是数十位执事,再往上是更强的堂口掌舵人堂主,说到这堂主可都是青府有名的人物,每个至少都是肉身五境修炼到极致的强人,就拿咱离水堂来说,堂主就是肉身第五境的强人,麾下有执事九名,实力参差不齐!”

      “那柳执事呢?”

      “听说是炼骨境!”

      陆长生听出了宋丁话中语焉不详,想来这炼骨境不见得就是真的。

      又交流了一会,他看向系统面板,眸中掠过一丝喜色。

      只见黑虎刀法的两式都有了细微的提升。

      “黑虎刀法(第一式:入门进度66%)”

      “黑虎刀法(第一式:入门进度53%)”

      之前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观看秘籍确实能够让入门进度获得提升。

      但提升很是有限。

      自己翻看秘籍足足有一个小时,也不过提升了1个进度点,所以之前的提升绝对不是因为看书的原因,那两式刀法进度可是整整提升了12个百分点的。

      是因为——实战么?

      和孙立对拼一刀,他下意识地施展了黑虎刀法中的‘黑虎缠身’,虽然未曾建功,但也是无意识的举动,当时自己都以为要挂了,所以使了出来。

      难道真的是因为生死间有大恐怖?大收获?

      不管是哪种,自己有了提升入门进度的新办法,总归是好的!

      唯一可惜的是,暂时没办法去验证。

      黑虎刀法现在见不得光,宋丁又残了,只能安耐住实战的念头,乖乖地抓起柴刀修炼刀法。

      至于看秘籍提升,速度比自己演练还要慢,却是不适宜这时候用。

      屋内,耍刀声接连不断,好在声音不大,也传不出多远。

      宋丁心中暗叹:也就练练武才能平复心中的焦躁了!

      淡淡的哭声隔着木墙传入耳中,让他心中感到一些不适。

      “陆兄弟,你就不想想怎么离开么?荆山诡变化太快了!”

      陆长生顿了顿,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之前任良找过我,想要翻过荆山逃离这里!”

      陆长生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后来放弃了!”

      “为什么?”

      陆长生并没有马上解释,而是问道:“任良怎么跟你说的?”

      “任良猜测,荆山诡是在逐渐加强,越早逃离越好,虽说诡的命穴在荆山,但当初柳执事也找不到命穴所在,证明荆山诡的命穴肯定在十分偏僻之地,只要我们沿着一些山民猎人常走的路离开,未必不能平安离开!”

      陆长生摇了摇头,任良说得不是没有道理,若是再早一些,他也会这么做,可惜从浓雾出现之后,一切已经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孙立和他背后的黑魔会背身就盯上了自己这一群人,若是这么简单就让他们离开,那只能证明他们只是想玩票而已。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也许任良说得对!

      从荆山那里确实有机会离开,但陆长生不会去冒这个险,因为他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走。

      见陆长生没有说话,宋丁心中一叹,脑海中不自主地却是出现了他的亲人好友,真是想念他们啊!可惜以后没什么机会了!

      想着,不知什么时候,眼角就有泪跌了下去,将他手背打湿,而他竟是没有丝毫察觉。

      陆长生收回注意力,柴刀斩出一片片轻风。

      荆山诡在打他们的主意,自己未尝没有打对方的主意。

      那些瓷片中蕴含的诡异能量,可是自己强大的养料,小小的碎片都有那么多的进化点,要是一整只瓷瓶呢?

      耳边传来低声的呜咽声,他看了一眼床上坐着的宋丁,扯下一根绳子将他绑在了床上。

      “你在干什么?”宋丁露出愤怒之色,但他的挣扎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论力量,陆长生一个人能顶他十个以上。

      “你的意志力太差了,我需要给你加上一点保障,至少你被影响的时候不会忽然拿刀砍我!”陆长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如果你就觉得我做的是错的,那么我可以让你离开!只不过再见的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宋丁忽然感到眼睛有点湿润,停下了挣扎,惊惧地道:“我又被影响了?”

      “你说呢?”

      陆长生给绳子打了一个死结,起身走向屋外,然后把门拉好。

      几个人走了过来,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我想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一个多小时前,那些小鬼的哭声还没能影响到我,但现在,每时每刻那些让人烦躁的声音都能钻入我的耳朵!烦不胜烦!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们都要承受不住!”张天说道。

      “我也觉得!”田勇看向陆长生,在封闭的营地里,没人敢忽视陆长生的意见,“陆兄弟你说呢?”

      以陆长生的年纪,称呼一声小兄弟都算是给足了面子,但没人会这么做,尤其是陆长生的表现,让他们不能将其当做一个十二岁的小少年。

      “你们商议出了什么?”

      田勇等人相视了一眼,眉宇中露出一丝煞气。

      “全处理了!”

      陆长生心中一跳。

      真是——好狠的心!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