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宫妃

      长生和狐灵儿跑过一个山头,回首观察,身后不远十几头豺狗寻踪而至。

      狐灵儿:“追来的只有杂兵,没有强者,你先藏起来,我解决掉他们,再折向躲避追兵。”

      长生寻到一棵大树,手脚并用,爬上枝头观察。

      十六头豺狗转瞬将狐灵儿围在中间。一个个人立起来,半人半兽,手持刀兵!

      狐灵儿整理了一下头发,还把身上的衣物整理整齐。

      “只有你们几个杂兵,也敢追来送死!”狐灵儿气定神闲,怒目一众豺狗。

      领头的豺狗先是桀桀怪笑,而后变化成完整人形,一身花皮大氅,谢顶长胡须的精瘦的成年男子形象。对狐灵儿抱拳道:“这位姑娘,并非我等非要追杀不放!只是小妖奉命追击,军令如山不可违逆!还望姑娘大量随我回去!”

      豺狗凶名远播,突然遇到这么文质彬彬讲理的,让狐灵儿错愕!

      “你们寨主恶事做尽,滥杀无辜,我若回去!能否善终?不如拼死一搏。”狐灵儿见来者是个讲理的,索性以理服人!

      豺狗头领为难:“姑娘,我放你离开,我的一家老小不保,还请姑娘随我回去,我定极力保菇娘周全!”

      狐灵儿冷笑:“保我周全?哈哈哈,鼹韦七可是要我狐首,送我爹当贺礼,你能说服鼹大当家放过我?”

      豺狗一惊,一个个交头接耳,领队的疑惑道:“你是火狐镇狐家八小姐?和狐鸣山成亲的狐灵儿?”

      狐灵儿胸脯一挺:“正是!”

      一群这些豺狗桀桀怪叫,紧握手中冰刃,弥漫杀气缩小包围圈!

      领队豺狗抬手镇住阵势道:“鼹家与你们仇恨不共戴天,我豺家也是被豹族抢领地,无处安身,只得投靠山门,做人门下客。我豺狗一族,纪律严明,法令一出不死不休,狐家姑娘!得罪!”

      狐灵儿也表露钦佩之色:“请!”

      领队豺狗双手对着狐灵儿一挥,一众豺狗挥舞兵器扑杀上来。

      狐灵儿就地全传一圈,元气护体,刀兵砍在元气罩上,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只豺狗横刀朝狐灵儿脚下砍来,又有一只钢叉斜刺里向腋下攻击,领队豺狗的大刀也在同一时间劈至面门。

      狐灵儿后仰翻身,躲过这三次攻击,脚未落地,后心一股杀气。身在空中,腰部发力躲过!身体与地面平行,四把钢刀齐齐向她腰身批下。此时避无可避,眼看要被劈成五段。

      狐灵儿强提元气,运至脚上,发力一弹,险险避开!迎面撞在一只豺狗的盾牌上。盾牌豺狗被撞的倒退,狐灵儿则借力向上弹起。

      看的长生心提到喉咙!几次要喊出声。实在太惊险了!

      狐灵儿飘落场外,额头一滴冷汗!强装镇定:“各位还是不要勉强了!再咄咄逼人,我可不客气了!”

      豺狗领队淡淡道:“姑娘尽管全力而为,我等也非怕死之辈,上!”

      豺狗再次合力扑杀,狐灵儿疲于应对,处处险象还生。战斗几十个回合,狐灵儿依旧没能找到豺狗攻击漏洞!不由汗如雨下。

      长生恨不得从树上跳下来支援狐灵儿,只是自己战斗经验浅薄,又被狐灵儿采补没有完全恢复。贸然战斗不但帮不上忙,还会让胡灵儿分神!

      豺狗配合紧密,来往间风雨不透。单个豺狗战力不强,但一个小队配合起来堪比元丹境满期战力。

      狐灵儿苦苦支撑,渐渐落了下风,只有防守!

      狐灵儿再次被逼上半空,豺狗们立刻重组阵势,形成一个铁桶,枪叉封住上空,将狐灵儿逼的向铁桶中落去。四周刀剑盾牌死死围困,豺狗领队则身躯半蹲,将大刀高过头顶,身躯极速旋转。

      狐灵儿没有了着力点,身形下坠,眼看就要被豺狗领队的大刀搅碎!

      狐灵儿显出本相,一只七尾红狐狸,尾巴一抖,身躯斜斜贴在盾牌上,刀至则逃。瞬息间在铁桶内奔逃几周,依旧没能逃出来。

      豺狗们压缩铁桶壁垒,狐灵儿可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就在此时突然铁桶出现破绽。狐灵儿见机逃出围困!落地变化成人形,跪坐在地,呼呼喘息!

      豺狗见狐灵儿逃出阵势,再次扑来,却被什么东西打中下肢栽倒!其他豺狗也各自被什么东西打中,七倒八歪倒地吃痛。

      豺狗领队大怒:“什么妖,胆敢偷袭!”

      一道冷风飞致,领队横刀便挡,弹开来物一看,竟然是块树皮!

      一众看向树皮飞来方向,只见长生骑在一个树枝上,手里拿着几块树皮,晃动双腿,乐滋滋看着他们!

      这些豺狗被气的嗷嗷狂吠,将手中的刀叉抛向长生。被长生灵巧躲过。

      有几只豺狗向长生这里扑来,被长生的树皮,打鼻子,扎眼睛,还没到近前已经各自带伤!

      领队召回发怒的豺狗兵,围攻狐灵儿的阵势不再完整!这给了胡灵儿机会。

      只见胡灵儿元气爆发,身形迅捷无比,从一个个豺狗身边扫过,最后站在豺狗领队近前。

      豺狗领队看着怒目而视的狐灵儿,在看看手中的刀!一声沉沉的叹息!

      领队对狐灵儿身后矮个倒下的豺狗兵不闻不问,举刀狠批!

      狐灵儿不躲不闪,任由大刀批下,刀刃从狐灵儿头顶一直批到脚下。狐灵儿被直直批成两半,命丧当场!

      这时领队突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可为时已晚,一只柔软纤细的手掌卡住了他的后脖颈!一声脆响传入脑中,气绝身亡!

      被屁开的狐灵儿碰的一声,变回本来面目,一只豺狗兵。

      胡灵儿拍拍手,看见不远处绕着树来回躲避追赶的豺狗兵。边跑边从树上扣下树皮,掰碎了往身后豺狗兵丢!

      长生专门对着豺狗的鼻子眼睛打,有两只已经被打的眼泡肿起,看不到路,凭借鼻子灵通,气急败坏的追杀长生。

      还有鼻子被打的皮开肉绽,深可见骨。依旧死命追赶!

      长生看似狼狈不堪,却步伐稳而不乱,每一个转弯,都恰到好处避开豺狗攻击!

      一次转身折向都要丢出树皮,命中身后豺狗眼鼻。端的是灵巧机敏。

      狐灵儿蓄力猛扑,逐个解决掉豺狗兵。和长生平息下来,看着一地尸体,两人擦拭脸上的血液,露出开心的笑容!

      前路漫漫,后来追兵,两人在山间雪地孤独前行!

      ——做防疫志愿者,有些事要作,见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