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艳女幽魂

      时景谦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双腿交叉的膝盖,目光如炬的落在了叶蓁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瞧你们,把她吓得坐在我奶奶面前都不敢说话了!”

      叶蓁:“……”

      咳咳……

      你确定我这是被吓的吗?

      不过,被人拿着东西威胁,比被吓也好不了多少!

      这锅她只好默默的背了,然而,她这副模样落在了叶雪曼的眼里,那就是典型的装弱博去男人同情的白莲花形象了,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时总说笑了,她哪里是不敢说话,分明装柔弱扮可怜,在你面前博得同情!”

      忍忍忍,她都忍了一晚上了,时景谦压根儿就没有给她表现大家闺秀的机会,“就是典型的白莲花绿茶婊,男人面前扮可怜虫,转身就是母老虎恨不得把人撕了,时总你别被她骗你,她会打架,男人都打不过她,你真要娶了她,我保证你以后会后悔!”

      “我不……”

      “对!”

      时景谦下意识开口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直乖乖坐在时老夫人身边的叶蓁给打断了,“你要是娶我,肯定会后悔,我这人,天生粗鄙,叶家养我到现在差点把他们养破产了,我不想前半辈子祸害叶家,后半辈子祸害你们时家,所以,之前你让宋秘书说在酒会上说的话,今天当着时家长辈和叶家长辈的面,说清楚,你我二人从此没有任何关系,我跟叶家也没任何关系,当时的话就当是玩笑话,反正也没字句!”

      “抱歉,我从不开玩笑!”

      叶蓁为了能快点结束这尴尬场面早点拿到她所谓亲生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几乎是一口气把自己要表达的话全说了出来,然而,她的话才落下,时景谦就开口了,而他的表情,跟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果然,他再度开口的时候,坐在对面的叶雪曼脸色唰的一下就苍白到底了,“养个你就差点把叶家养破产,叶家这么菜,难道是个破落户?放心,叶家这个假豪门养不起你,我们时家是真豪门,你随便祸害,完全不怕!”

      叶蓁:“……”

      她是这意思吗?

      是这意思吗?

      这人怎么回事!

      开玩笑有个度吧!

      然而,比起她的惊悚,对面的父女简直是气得头顶冒烟,叶正铭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如果不是地位差距巨大,以为叶蓁对他的了解早就暴跳如雷了,果然下秒,叶正铭唰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直的看向时老夫人,一晚上的儒雅斯文终于被逼得撕开了皮,“时老夫人,您今天是邀请我们过来听你们时家羞辱的吗?”

      “是,我们叶家相比你们时家来说是小门小户,但小门小户,也是有尊严的,士可杀不可辱,再说时叶两家祖上也是时家欠叶家,这么羞辱我们,传出去,就不怕被人嗤笑,堂堂名门时家,京城首富,就是这么欺负恩人一家的吗?!”

      如今,他只能以退为进,才能道德绑架时家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不奉陪了,雪曼,咱们走!”

      然而……

      “爸爸,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狼一样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猪一样的队友,他都以退为进了,可偏偏叶雪曼完全没看懂他的意图,一听说要她走,那自是不干了,“今天是来商量我和时景谦联姻的事情,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怎么就走了呢!”

      “商量什么商量,我们不嫁了,爸爸可舍不得你嫁过去被人欺负!”

      叶正铭承认他就是故意的,因为他笃定时家老太太,不会让他们就这么负气离开的,毕竟当年定下两家联姻的是她丈夫,而她也在场,亲口承诺,只要叶家有女,时家一定会娶进门,两家结为姻亲,君子一诺岂是玩笑?

      然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