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5影视大全污片

      第96章 惩罚

      “是你该罚,还是江南该罚?”慕修凑近林令夕,意味深长地问道。

      这是在说她先走的事?林令夕推了推凑近的慕修,淡定回道:“世子这不是跟上来了吗?”

      “你只说一起离开,未曾说过要同时离开,更何况我们这车队混合在一起,恐怕要走得更慢,不如我先行一步,也好让你早日回到京城。”她又解释道。

      “为我?”慕修审视着林令夕,并不信林令夕的话,不等林令夕回答,他霸道地拉起她的手。

      林令夕感受到手被温热的大掌包裹着,不禁浑身紧绷,有些紧张。

      “呵,还以为你一直都是处变不惊的样子。”看着林令夕不自在的样子,慕修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调侃道。

      倒不像是她平日里在铺子和在林府那样清冷,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林令夕的慌张被慕修看穿,试图甩开慕修的手,感受到手心里的汗,心虚地看了一眼慕修,又被那双眼睛看穿,“我就是太热了。”

      一阵风飘过,地上的桃花瓣激起一道花的涟漪。

      入秋的天气,怎会握个手就热?

      意识到自己的话漏洞百出,她尴尬一笑,随即看着自己的马车,催促道:“时候不早了,早日出发吧,我回去了,等到了京城,我们再叙。”

      “上我的马车。”慕修眉头微皱,命令的口吻。

      同坐?那岂不是一直都要小心翼翼在他面前伪装自己?

      想到这里,林令夕便觉得不自在,找借口道:“我坐我的马车习惯了,路途遥远,你也不希望我难受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慕修这次没有反对,认同地点了点头。

      林令夕松了一口气,扫了一眼两人还拉着的手,眼神暗示地看向自己马车的方向。

      “那我坐你的马车,我不怕的。”慕修拉紧了林令夕的手,往林令夕的马车走去。

      林令夕手心的汗越来越多,一想到两人同坐马车的情景,用了力试图把慕修拉回来,“那个……”

      “再多说,我不介意抱你进去。”慕修回头,眉头微挑。

      “别!”林令夕扫了一眼周围目瞪口呆的路人这嘴脸,不想再被观望,赶紧认怂,“走吧。”

      她反拉住慕修的时,走在慕修前面。

      看林令夕匆忙的背影,慕修幽深的眼眸闪过一丝光芒,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任由林令夕拉着自己往前。

      马车内,林令夕只觉周围目光炙热,被盯得难受,不由地看了一眼慕修,“怎……怎么了?”

      他这么看着,像是她做了什么错事,又像是她脸上有什么东西。

      反正是浑身不自在!

      她转过身,掀开马车帘子,恨不得将头整个伸出去。

      耳边突然一热,磁沉的声音响起,“出去看吧。”

      “我……”林令夕一惊,回头一下子撞进了慕修的怀中,脸色瞬间红透。

      “这些性子确实不方便在外面显露。”慕修嘴角勾起,趁势将林令夕抱紧在怀中,任由怀里的人儿不安分的扭捏着。

      外面?

      他这是觉得她在投怀送抱?

      听出慕修话里的意思,林令夕脸色更红,赶紧从怀里挣脱,谁知慕修正低头看着她,她几乎和慕修的唇贴合在一起,将那精致地无可挑剔的五官尽收眼底,不由地咽了咽口水,一时忘记挣扎。

      “还在开着。”慕修大掌推了推慕修的脑门,顺手将马车帘子拉上,饶有兴味地看着林令夕。

      林令夕瞬间反应过来,从慕修的怀中滑了出来,“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到了京城再说。”

      说完,她便闭眼,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手还是不自觉地在衣袖中紧握着。

      “嗯,这样的你很好。”慕修凑到林令夕的耳边,看穿林令夕的佯装,不打算戳破,继续在林令夕的耳边道:“我们来日方长。”

      那声音低沉,在耳边酥麻难忍,林令夕将手握得更紧,呼吸也不均匀。

      只求这一路能快些!

      于府内,玉嘉洛正在对镜梳妆,只见婢女急匆匆走进来,神色慌张。

      “怎么了?”玉嘉洛皱眉看着婢女,催问道。

      她婢女向来持重,想必是很重要的事。

      “临城那边来的信鸽被二公子一箭射死了,那信也找不到了。”婢女紧张道。

      玉嘉洛眉头皱得更深,“临城?在临城能与我书信往来的也只有令夕了,想必她有什么事要说。”

      “这可如何是好?”她不悦道。

      婢女想了想,回道:“前些日子从京城来了亲戚听说林小姐将铺子捐给官府,还从林家族谱中去除名字,惩处了自己的二叔,京城的铺子这些日子倒是提前来了不少人。”

      “会不会是令夕小姐要来京城经营铺子,所以提前和您知会一声,想让您照顾照顾?”婢女猜测道。

      “林府的那几房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以前她娘在世时便听说过她那二叔不少事情,还是令夕有魄力,不愧是我看重的人。”玉嘉洛知晓林令夕的事迹,不禁拍手叫好,又想到什么,惊喜道:“她来京城也好,以她的聪慧,我倒是希望她往日做我儿媳。”

      “令夕小姐固然聪明,可家世……”婢女欲言又止。

      玉嘉洛摇头,“官场上的事有他爹铺路,每日想要与我儿皆为夫妻的那些大人不少,老爷怕得罪了他们一直无法做决定,索性就不必在找身在官场的姻亲,又恰逢我与令夕娘交好,可以娃娃亲作为理由岂不是两全其美?”

      觉得自己想法极好,她满意道:“况且令夕聪慧,我相信她在京城也会有一番作为。”

      她眼神愈发坚定,确定自己不看错人。

      婢女觉得有道理,点头道:“夫人考虑甚是周全,奴婢准备准备给令夕小姐接风洗尘。”

      “去吧。”玉嘉洛摆手道。

      ……

      “再便宜点吧……”

      临城繁华的街道,路上人来人往,四周摊贩摆出的物品琳琅满目,大多数人都容光焕发,倒显得角落的一鹅黄色衣裙女人唯唯诺诺,看起来十分憔悴,这女人不是谁,正是往日风光无限的林姜,如今憔悴得与之前判若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