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小心

      022 不孝

      袁福一直不喜欢自己的母亲,讨厌她的势利眼以及嫌贫爱富,何况他也不是她喂养大的,就看都没看马氏一眼,转身向门外跑。

      袁永平狠狠看了马氏一眼,然后也紧随其后。

      袁旺虽然读书人,但是身体也不太差,自幼父母不在身边,一年难见几次。

      家里爷奶叔伯更加疼爱,所以两兄弟从小比其他兄弟都受到的照顾多,对于自己爷爷与家人那才更是亲厚,也跟着跑了。

      “你,你们...”马氏突然就慌乱,与这个山里蠢蛋成婚二十多载,这是他第一次与自己大发雷霆,还无情地说出休妻之话。

      马氏是真的慌了,她这一根筋的丈夫没别的优点,除了会做生意,就是说话算话。

      一般他决定的事,很难更改!

      这边在袁永强与袁永安的疑惑下,搞不明白神出鬼没的黑子,依旧是坐在爬犁上被黑子一溜烟拉到了镇上。

      他们是过了山涧后,就又突然见到了黑子,并且黑子精神了不少,为了不曝光一些秘密,袁小鱼在空间内又给黑子‘化了妆’,就是在它原本受伤的地方,包上了新纱布,省得它一夜间完好如此,太过于诡异以及突兀。

      袁小鱼几人刚到客栈,就看见袁永平父子三人跪在老爷子身前。

      “爹,儿子不孝,全是儿子的错,是儿子没有担当不能挑起门庭,没有管束好马氏,让她犯下七出之条!”

      在这古代,不孝顺父母的儿媳妇,就是犯了重错,夫家可以凭借此休妻。

      而古代女子最重贞洁,一生恪守女德、女戒、恪守妇道,一旦被嫌弃,名声尽毁,很难在世间立足。

      而这样的女子往往令人不齿、被人诟病、遭受辱骂、顶受各种流言蜚语,很难再相对平静的生活;

      特别是被夫家抛弃的,大家族注重名声、门面,会将其败德女幽禁、或直接被逼死乃至赐死,保护家族颜面。

      而小门户,一家人名声受到连累,除非小有家业又能自力更生,否则下场也十分凄惨。

      而被休弃的女子想要再嫁,则是千难万难,大多一辈子孤老,下场没几个好的。

      这也是马氏这么看不起袁永平的一个傲娇镇上小门户的小资女儿,为何也有谈及变色的恐惧!

      “爷爷,您身体好些了吗?”一边的袁福也是很羞愧又自责地看着自己爷爷。

      袁老爷子已经好了很多,自己二儿子今日才出现,他也清楚问题不出在儿孙身上。

      必定是马家拦住了几人,或者他们干脆不知道。

      “行了,起来吧,我没事了”袁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儿媳妇再没德行、不孝顺,儿子、孙女都是好的,他也没什么不快。

      “爹~”

      “大伯”

      “大伯”

      袁山见到自己爹爹进来,怀里抱着小妹妹小鱼。

      袁兴、袁青见到大伯,心生欢喜都扑了过去。

      袁永安走过来看着袁永平,淡淡叹一口气,将他从地上来起来“行了,爹知道你的为人,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也是我办事不够稳妥”

      袁小鱼蹭到爷爷身边,拱进他怀中,脆生生道“爷爷,不怪大伯和二伯,我们去找二伯,二伯在铺子里搬东西很忙的,大伯才去后院和二伯娘留话”

      屋里人听罢都十分的诧异,袁福和袁旺羞愧地低下头,袁永平面露苦涩与一丝难堪。

      他在马家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工具而已,他多年逃避的一个问题,今日被小侄女捅破,在兄弟面前彻底没了脸面,也才有些悔悟。

      “二哥,你不是铺子掌柜,店里伙计好几个,你为何?”袁永成相对有些单纯,下意识问了一句。

      “我”袁永平不知道怎么开口,袁福袁旺低着头不说话,样子很是沮丧与沉痛,同时还有深深的愧疚。

      他们知道,爹就是为了他们兄弟,才会在马家忍气吞声、伏低做小的。

      袁小鱼是个成年灵魂,马氏那种人她再了解不过,索性这一次将袁永平不想在兄弟们面前捅破的一层遮羞布给他掀了,让他也能够好好地清醒一番。

      堂堂男子汉又不是没有能力,却备受人瞧不起的同时,还受到压榨。

      马家就是当婊子还立牌坊,面上做得也不好看,但是优越感太强,所以欺负人有恃无恐。

      以往袁永安和袁永成去找袁永平,多半都是直接去铺子后院留话,实在是怕撞见什么不该看见的,让兄弟难为情。

      “没有啊,我和大伯找二伯,马老爷子站在门口抽旱烟,店里的伙计都在店内,只有二伯一个人在扛东西,好大,好重的。

      大伯怕耽误二伯的事,才回去后院留话,二伯娘半关着门都没让我们进门,我想喝口水也没给,还说我是小三,我说小三像是小妾不好听,二伯娘还说我没羞没臊。

      我们和二伯娘说了找二伯,二伯娘说二伯不在家去府城了,我们说了爷爷生病的事,二伯娘什么都没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袁小鱼状似天真,但是话说的是贼损,好好地给马氏补了一刀,这一段话信息量就很大了。

      一、亲人上门,却拒之门外。

      二、咒骂小侄女,毫无长辈之风。

      三、故意欺骗,阻挡袁永安找袁永平,不将兄长放在眼中。

      四、故意隐瞒,毫无孝道之德。

      这一番话,听得袁永平父子面红耳赤、十分羞愧。

      也听得袁永成都动了气“鱼儿,你二伯娘骂你?”

      “嗯,不知道,反正说了我一句‘没羞没臊’,我不懂,大伯生气了,二伯娘才没敢再说别的”袁小鱼继续补刀。

      “三弟,我,对不住”袁永平实在是太羞愧了,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自己兄弟,自己媳妇居然欺负小孩子,还如此辱骂一个小姑娘,最重要的是,鱼儿是她的亲侄女。

      袁永安叹气,坐在一边陷入沉默。

      他不会生二弟的气,他知道二弟的脾气与秉性,三兄弟,二弟相对是最有出息的,看看如今马家小有富贵,就知道了。

      袁山作为长子长孙还真的有点风范,此时已经端了热水给袁永强暖身子,然后又给自己父亲和袁小鱼一碗热水。

      老爷子越听越是生气,但是看着小孙女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也就明白了小丫头的小心思。

      这是故意扯了她二伯的脸皮子,让他醒一醒。

      老爷子没说话,心里也有数,自己孙女乖巧、懂事又聪明,他相信她这么做有她的道理。

      二儿媳妇再不好,自有婆婆管教,他一个当公爹的,没脸与一个儿媳妇儿掰哧,便端了水碗给小鱼喝。

      袁小鱼借着喝水的空档,将自己捞出来,一边坐观继续观望,准备随时补刀!

      马家欺人太甚,她今天一定让二伯好好清醒清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