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注册的美女直播平台

      回到岗位上的第一天,耳朵里满满都是窃笑的声音,全部人都怀疑他是因为和打赏的女主播约会翻车才去抽了脂!

      几乎每个公司都会有员工群,用来吐槽老板的,但是在这工作4年了,却没有人拉他进群,因为他也是被吐槽的人之一。

      “哎,你别说,果然一瘦遮百丑,哈哈志气也涨了许多,从早上进来,他好像一直都在看书呢。”

      “哈哈哈,你想太多了,我早上借着倒水悄悄瞄了一眼,可以说是在不断打开和关闭文件,是想掩饰自己受的打击吧。”

      “不是吧哈哈哈,那也太极品了。”

      原本就对办公室的人没什么好印象的白鸾,彻底对他们没有了好感,一心看着编程的文件。对他而言,这些人不过是用风言风语来消磨时间,安慰自己平淡的生活罢了。

      就这样,早上8点到晚上11点在学编程、做工作,晚上其余的时间一边用宿舍的电脑了解包括游戏在内的一切,另一边分出一丝元神给自己的身体为接下来的恢复修为打好根基。用着仅剩的几千块钱点各种外卖,晚上回去就在楼下的烧烤摊打包一些回宿舍,现在他距离可以不用吃饭还有一段路要走。

      但睡眠这件事,白鸾却用修行和学习彻底代替掉了,只要有一丝元神在修炼上,他的身体就能得到睡眠所得到的恢复。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白鸾意犹未尽,地球的一切对他来说太丰富了,比起原来祈灵岛上单调的修行和弱肉强食要丰富太多太多,而且他也了解到了各种各样的武术,甚至还花时间练了一些,也是极好的。

      甚至还有小说竟然和他所在的祈灵岛所在世界有几分相似,无论是武术还是这些小说的存在,都足以让他谨慎。

      那些武术巅峰强者几乎可以和修行者抗衡,但是目前还没见过会武术的人,还不是很确定,唯一确定的是那恐怖的热武器,恐怕顶级修行者吃一颗,不死也要脱层皮。

      办公室话题一天一换,半个月的时间,早就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了,甚至还有几个新来的小姑娘跟他要微信,但他都一一婉拒了,当下他虽然已经将所有的编程学完,但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想知道这个世界上真实的数据,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当一名黑客。

      这家公司是做网上作业培训的,平时的收益基本都是来自销售对妈妈们的洗脑,通过广告向他们的目标群众贩卖焦虑,以此来卖他们的软件,软件里还有各种各样的付费课程,但实际上不会有任何帮助,可谓极其缺德。

      剩下的半个月里,白鸾打通了奇经八脉,为接下来的恢复修行打好了基础,同时做出了全新的培训软件和新系统计划,这套系统不仅可以直接将所有地球现有的手机系统和电脑系统直接转码成他所制造的新系统,而且这个系统在各方面的计算都比window、安卓、苹果这些都要更胜一筹。

      尽管这个系统目前只完成了8%,但就算完成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对外展示,至少他得能保证自己安全他才会用。

      他相信,当他拥有绝对实力的那天公布这个系统,它将把全人类系成一张巨网,而那也意味着,其作用,不言而喻。

      至于准备给公司的新软件,他动了点手脚,留下了一显眼的漏洞。

      只要等接手工作的人修复漏洞,这个培训软件便会向它的所有用户发出邀请链接,当用户点进去,原本的会提示的付费支付便会通通变成免费。

      主管看他整个月都生龙活虎,期间还瞧瞧看了监控,结果发现白鸾一分钟偏差的工作时间都没有,准时上下班。但他岂会善罢甘休,这会儿正准备着另外给他个教训。

      可是,当白鸾将软件交给他的时候他却哑口无言。

      大家都是编程出身,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全新的软件?

      精细的页面!无可挑剔的防火墙!简易明了的新用户指引!

      这意味这白鸾靠自己完成了多人部门的工作量,而且这个部门的员工,还必须都是顶尖的编程人员才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这件事情。

      主管看得眼冒金光,只要他把这个软件交到老板的手里,技术分红至少可以提到30-40%,同时,他也有点后悔,是自己逼走了这棵摇钱树,就在他准备开口挽留的时候,白鸾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要离职证明。”

      “欸呀!白老弟,之前那些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罪,要不再考虑......”主管虚伪地说道。

      “我说离职证明给我。”白鸾怎么可能看不透他那点心思,暗自冷笑。

      任凭这主管说破嘴,白鸾也还是那么坚决。

      办完离职手续,竞品限制协议额外让他到手十万块钱,离开了最后的社交圈,白鸾花了足足30天的时间才让自己容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白鸾来到地球上的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办证,改变了容貌之后,接下来就要重新办理身份证。但这却要户口本重新做好了才能改。等证件办好之后,他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了,在那之前,他要尽量恢复到黄灵境。

      这个月修为多少也恢复了一些,仅进入白灵境三阶而已,倒是学习了许多武术,比起上一世刚起步修炼时的身体强度,还要高一些。

      在祈灵世界中,修炼灵魂为主流修炼方式,通过不断锻炼自己的灵魂之力,以达到不同层次,分别为白灵境,黄灵境,紫灵境,红灵境,金灵境,灵虚境,曜灵境,幻灵境,圣灵境,帝灵境,神魂境。每个境界分为十阶,第三阶和第六阶为小瓶颈,满阶之后便可以进行境界突破,每一层境界的区别,都是极大的。

      此时的他站在穿来时的悬崖边上,一头的黑色碎发随着晚风律动,月光映照下的白皙脸庞轮廓分明,薄唇微抿,墨玉似地眼眸注视着黑暗的崖底。

      一股微风拂过,穿着黑色薄风衣的白鸾一跃而下,宛如梦魇一般,与夜色融为一体。

      将程序员原先的身份证和户口本等物品埋进他死去的地方之后,白鸾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我把祈灵岛的知识和地球的科学结合在一起的话,既可以复兴祈灵岛,又可以让地球文明更进一步.......你走了之后,你的家人还可以找到我,但是我却再也找不到我的家人了......”

      白鸾在办公室里基本不说话,那些人他没有好感,但对于自己的人,白鸾比谁都要重视,对白胖的告别,他说了许多,包括他换了手机卡和微信,并且告知白胖有关他家里人的这些琐事。

      ......

      事了,白鸾直接回到崖顶修炼,准备明天用他的赔偿金寻个方便他修炼的住处,也到古玩市场看能不能淘到一些对他恢复修为有好处的天材地宝。

      而此时,培训公司的人找他都已经快找疯了。

      一位面容姣好的姑娘站在会议室里老板的后边,充其量也就26岁,她的身周还余留着浓烈的酒吧气息,显然昨晚玩得很晚,她的手搭在老板肩上使劲地晃着撒娇道:“爸~你给不给我做主嘛,半个月了都没有找到人!女儿开公司以来还没有亏这么多过,一定是那辞职的程序员搞的鬼!哎爸~”

      “好好好,爸爸一定给你做主。”汪崇山用宠溺的语气边说着边拍了拍他女儿的手,随后一转脸便是严厉的表情,对着公司的管理层训斥道:“半个月了,让你们找个人都找不到,既然这样!员工待岗,待岗期间薪水减半,想走就走,你们什么时候找到人,就什么时候开工!哼!”

      说完,汪崇山便带着他的宝贝女儿走了,剩下会议室里一行人互相干瞪眼,整个房间一时鸦雀无声。

      这份工作对他们来说,就是以后生存的依仗,汪家大小姐开这个公司只当作游戏,出手极其阔绰,但是现在游戏打输了,便觉得是装备的问题,但对这些‘装备人’来说,提离职却等于被丢进进垃圾箱。

      “振凯!你的人捅了篓子,让我们所有人跟着受罪,你难道不表个态吗!”其中年纪较大的人摁耐不住拍桌子起身怒道。

      “各位别急,我有人能帮忙找。前面不是想着让底下的人去修好就好嘛,谁知道到现在还是改不了,一连网就出问题,一连网就出问题,怎么改都没用,好了,这次事我振某人的责任,我会给大家交代的。”主管虽然视手下如猪狗,但出于势利,对于这些人,他该客气的还是会客气。

      有人开了头,所有人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宣泄不满,一时间,整个会议室沸沸扬扬。

      而此时白鸾已经来到了收藏品市场,这是武都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看着人头攒动,白鸾隐隐约约觉得这次一定会有所收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