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社区

      “当真!放心好了,晚辈还不至于骗您老人家。”李珩理解孙大夫的疑虑,要是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什么自己有一个金矿,虽不至于立马否定,但肯定会怀疑的。

      “那就行,也不用现在告诉老夫具体内容,省得老夫等会儿情绪不稳定,影响了既定的计划。”孙大夫大口灌了自己一口女儿红,脸上浮起一片殷红,倒是别有一番气质。

      “成,结束以后啊,兴许咱们能喝一喝酒坊酿出的酒,保证能让您老满意!”

      李珩乐呵一声,想到临走之前,就让公输桐他们造了小酒坊,加上独家酒方,买些现成的材料,酿上些日子,想来味道应该不至于多差。

      “不错不错,老夫现在倒是明白了,为什么木县令要将自家千金女儿,嫁给你了。”孙大夫抚了抚山羊须,看着这一身打扮不靠谱的李珩,流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李珩暗暗摇了摇头,或许只有他能够准确地明白木县令想要的是什么,也只有他李珩重新发迹后,木县令才有底气对付京城宁家这个庞然大物。

      各自心里都明白,想要达到目的,不可能简简单单的拿出一枚令牌,就能真正做到什么。

      如果李珩手持令牌出现在京城,那消失多年后一字并肩王重现的消息,就会以惊人的速度传开。

      但你要让李珩持着令牌,在这午县大呼吾乃一字并肩王,那绝对不可能有人相信,马上就会有人将他投入到大牢先关上再说。

      很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

      李珩虽是有些疑惑木县令如何辨别令牌真假性的,但思来想去,他也只能暂时认为,这些年木县令追寻自己妻子的途中,获知了此消息。

      想要真正了解到具体什么情况,李珩认为时间上并不远了,因为京城宁家已经冒出头来了!

      ......

      范府前街。

      此刻,已经打扮成一名小厮的李珩和衣着打扮稍显破旧的孙大夫,停留在范家敞开的大门前,驻足观望。

      “不得不说,你小子这手乔装打扮,当真是令老夫刮目相看!”孙大夫瞅了瞅旁边低眉顺眼的小厮打扮的李珩,忍不住夸奖道。

      李珩摸了摸脸上那颗浓痣,低眉顺眼地笑了笑,说道:“不能让人看出来啊,没多少人见过我的身影,这般乔装打扮之后,就是走到他们面前,那些大人物哪里会多留意这些呢。”

      “是啊,那些人都是有想法的,除了生病之类的,需要你的时候,才会留意。”孙大夫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轻笑道。

      “嗯,孙大夫先走,晚辈走在后面。”李珩对于这样的演戏,没有任何不适,相反乐得其中,毕竟嘛,扮演……

      “站住,你们是何人?这里是范府,没有预先禀报,不得擅自闯入!”

      腰间斜挎着一把实木棒的两名守卫,一左一右地挺立,瞧见了孙大夫二人,连忙打了一个止步手势,问道。

      “老夫孙奉中,是一名大夫,前些日子救了落水的贵府范途范公子,此次前来进行复诊。”孙大夫行了一个见面礼,说道。

      “原来是孙大夫啊,这边请。”

      守卫闻言,恍然大悟,随即想到了家主之前说的话,于是连忙将孙大夫和李珩迎了进去。

      低垂着头的李珩,不动声色地背挎着药箱,跟随着孙大夫一起进入。

      “原来孙大夫的全名,是孙奉中啊。”李珩微微抬头瞅了一眼,这个后背有些佝偻迹象的山羊须老头,他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全名。

      “孙大夫,容我先行禀报家主,还请在此稍等片刻。”守卫将孙大夫和李珩带到了会客大殿内,行了一礼,说道。

      “行,去吧。”孙大夫慈祥地笑着回答道,随即便是自己坐在了椅子上。

      守卫行动很麻利,估计武功是一把好手。

      “看来,范家主提前打好了招呼,这才能如此顺利进来。”李珩没有坐着,自个儿站在孙大夫座椅旁,小声说道。

      “嘿,老夫有这个复诊的习惯,基本上能够请得起老夫的,都清楚。”孙大夫抚了抚山羊须,满意地解释道。

      “习惯?莫不是,想要多赚一笔医药费。”李珩闻言,下意识地嘀咕道。

      “谁说不是呢,他们心里也门儿清,但谁又能保证真的没什么事呢。要知道,以前可是真有一例,需要老夫复诊,但那家人却不想请老夫了,因为嫌弃医药费太贵了。后来啊,那一例病人,就这样没了。”孙大夫说起这个,唏嘘不已,看来此事在他记忆里,很深呢。

      “不过啊,老夫也就只收这群豪绅士族,算是变相地做着劫富济贫的事情吧。”孙大夫或许是怕李珩误会,亦或者也是述说自己的初衷,再次向他人讲此事,已经离上一次,有很多年了。

      “这样挺好的,都门儿清,也不会平白无故多出许多是非来。”李珩明白孙大夫的想法,这人啊,想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真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做不到。

      “人生在世多不称意,看不得的事情太多了,只能尽一份力,心里过得去也就行了。”孙大夫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便听得会客大殿之外有急促的说话声,随即便是瞧见一群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为首之人正是范湖,范家的家主!

      孙大夫久等了!这是范某失礼了,当赔礼道歉才是。”范家主一眼就瞧见了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以待的孙大夫,故此说道。

      孙大夫睁开眼睛来,很快起身,没有摆谱的意思,“范家主客气了,老夫也没有感觉时间过去了多久。还得谢过那位小兄弟,不仅没有为难老夫,还主动带我们过来,不错不错。”

      范家主听了此番话,瞬间就明白了孙大夫的意思,随即看了一眼那个通风报信的守卫。

      “还不谢过孙大夫,你呀,走运得很,稍后去账房领赏金吧。”

      那名守卫本来还忐忑的站在角落,现在听了此番话,很是激动。

      “是是,谢过家主,谢过孙大夫!”守卫很懂这方面的道理,哪怕家主说着要感谢孙大夫,那也要讲究一个先后顺序。

      范家主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而孙大夫亦是礼貌性地示意了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