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小奶瓶图片

      “家康叔叔,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美子的,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李平陆见众人这样哭着也不是个办法,他气沉丹田,大喝一声:“都别哭了!服部前辈一世英名,如果知道自己的手下都在这作女儿态,不知他九泉之下会作何感想。”

      底下众人受到震慑,一起收住哭声,只是抽噎却无法忍住,一个个双目发红的望着李平陆。

      服部美子哭道:“人家就是小女子,人家是爹爹的女儿,怎么能不哭啊,大坏蛋,要你管!”一边说一边捶打李平陆的胸膛。

      李平陆脸色尴尬,自己能震慑众人,唯独震慑不了美子这小女子,只能默默的听着她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服部美子不哭了,李平陆转头一看,只见她睫毛上尚挂着泪珠,竟趴在自己肩膀睡着了。

      李平陆轻轻将她抱起,打手势示意忍者们跟着自己。

      李知恩默默跟在师父身后,虽然他和这里的忍者非亲非故,但看见美子姐姐那么伤心,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过。

      嬴珠儿看着自己的丈夫抱着一个女子,心里虽有些不舒服,却并不反对丈夫的做法,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浩浩荡荡二百多人,穿过伊贺城,不见天日的忍者,第一次成建制的在一个外人的领导之下,出现在世人面前。

      李平陆站在已经城主府门口,看了一眼围观的群众,缓缓言道:“你们大家是不是看不起忍者,认为武士要强于忍者。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没有谁强谁弱,只要能为百姓谋福利,所作所为无愧于心,哪怕他手无缚鸡之力,李某人仍然打心眼里佩服。

      希望你们伊贺忍者、百姓们,都能乐于助人为乐,莫要步了龟田家的后尘。”

      说完这一切,在众人敬仰的眼光下,李平陆带头前行,他那不算伟岸的身材,显得越发得高大了。

      李平陆有些不敢看自己的妻子,自己实对她不起,但也不能辜负了美子,更不能无视服部家康的遗言,算来算去,还是要嬴珠儿背负这一切。

      一行人来到码头,只见停有二十几艘船,足以载下众人,李平陆吩咐李知恩指点水手方向,自己上了最前面的船,将服美子放在一个房间。

      夫妇二人来到另一个房间,李平陆正要说话,嬴珠儿伸出葱指竖在李平陆唇上,轻轻道:“安哥,你不必说什么,你的心思珠儿都懂。

      美子妹妹没有了亲人,珠儿却还有爹爹、哥哥们,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袖手的,对吗?”

      李平陆有些不忍的望着自己的妻子,却听她继续说道:“珠儿一直都明白,安哥喜欢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行侠仗义的过程,如果可以让美子开心,你就会娶了她,其实安哥的心里,也是喜欢美子的吧。”

      李平陆跪在当地,不敢直视妻子的眼神,她太了解自己了,自己在她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安哥,你娶了美子吧,珠儿不怪你。”

      李平陆瞪大了眼睛,颤声道:“当...当真。”

      “只要安哥能开心,珠儿哪怕立时死了也心甘。”嬴珠儿洒然一笑。

      李平陆心中一阵感动,站起身来,将嬴珠儿拦腰抱起,走向床榻。

      第二天一早,李平陆走出房间,只见服部美子坐在门口,怔怔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平陆温言道:“美子,你心里好受一点了吗?”

      服部美子转过头来,瞪视李平陆:“你不会是想把我送到小岛,自己回大宋吧。”

      李平陆失笑道:“怎么会?我说了会带你去大宋,自然不会食言。这话待会再说,我去指点知恩练功了。”说着走向李知恩的房间。

      房内空无一人,走到甲板才发现,李知恩盘膝坐在舱顶,正在练习呼吸吐纳。

      李平陆欣慰点头,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知恩这小子,比我小时候自觉多了,那时候都是爷爷提着我耳朵,我才起床,更别说练功了。

      照这种情形,李知恩有很大机会,在十岁以前成就一流高手,若再有一些奇遇,二十岁前晋升顶级高手也是轻松之事。李平陆有些得意的想着。

      自己的肚子突然挨了一拳,身边美人娇嗔道:“李郎,你说过教人家内功的,却只教自己徒弟,到时候我连小知恩都比不过,岂不是很丢脸。”

      李平陆脸色变幻不定,神秘的说道:“你确定要学内功?”

      “那是当然,一听说可以延缓衰老,人家就一刻都不想等了。”

      “这个倒无不可,只是我夫人未必同意,你去说服于她,我方可教授你内功。”

      “这个却是为何?你堂堂大高手,难道怕老婆?”

      “怕老婆倒是不至于,只是内功只能晚上教。”

      “为什么?”

      “你说呢?”

      ......

      李平陆的房间。

      服部美子战战兢兢的走进房间,小心翼翼的行了个礼,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李平陆的妻子,只觉自己不但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简直连想都想不到一个女子竟能长得如此之美。

      自己一向以美貌自负,到了她面前,却不免相形见绌,更不敢开口说话了。

      过了半晌。

      “珠儿姐姐,你好,我是美子。”

      “是美子妹妹啊,安哥已经和我说过,果然是一个美人坯子,怪不得迷的他神魂颠倒呢。”

      “姐姐不要这么说,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说吧,你此次前来,有何目的。”

      “我...我...我要和李郎学内功。”

      “哦,晚上学吗?”

      “你怎么知道的?”

      “你可以走了,内功的事我同意了。”

      服部美子有些不真实的走出去,有些高兴,又有些害羞的回到甲板。

      李平陆正在舱顶指点李知恩修炼要点,这孩子练功太急,差点走火入魔了。

      砍柴功是一门按部就班的内功,一个人刚学砍柴,一天可能只能砍一筐,熟练之后才能一天数筐、数十筐。

      李平陆自己就是个例子,当初为了见到珠儿,他一天砍一千棵树,到了最后一天却足足砍了六千八百多棵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