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双胞胎

      会议室。

      新闻中心主任被李卜的消息震得不轻。

      “是周几杀进前十的?”他又追问道。

      看到连主任都被震到,李卜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主任,您没听错,是上周五杀进前十的,而且直到周日,《早安南江》第八的位置都占得牢牢的。”

      听到这话,主任脸上出现失望的神色,“那昨天是跌出前十了吗?”

      果然啊,前十的位置哪有那么好占,不过能待三天,自己也该知足了。

      李卜摇头,“《早安南江》昨天收视率1.08%,以微弱的优势压过了都市频道的《爱情调解员》,位居全台第七。”

      众人:……

      众人:!!!

      我尼玛!

      这是要干啥?

      你一个早间新闻,冲到了全台收视第七,这也太猛,太畜生,太变态了啊!

      这尼玛是人能做到的事?

      李卜看着周围人,他们的表情从沉默,到震惊,再到最后的扬眉吐气的笑,只用了短短十几秒。

      他知道众人为何会这样。

      新闻中心节目收视率比不过文艺部,这是全台公认的,也包括新闻中心的自己人。但认输归认输,在坐的每一位新闻人,可没有一个服输的。

      不蒸馒头争口气,大家一直憋着一股劲,想要做出一档,收视率能排进全台前五的新闻节目。

      为此,他们努力了五六年,但最终的结果是,只有一个《新闻人物》搭上了前十的末班车,想要进前五还是遥遥无期。

      但现在,他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李卜,《早安南江》为什么能有这么高的收视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主任又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其他人也眼巴巴的看着李卜。

      是啊,《早安南江》为什么能这样,它凭什么?

      李卜道:“因为一个叫任铭的主持人。”

      “任铭?”主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我记得他!他不是前段日子跳进洪水里救人的那个吗?我记得他还上了热搜。”

      “是的,《早安南江》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与他这个主持人是分不开的。”李卜点头,接着道:“主任,还有一点您可能不知道,他是今年才入职的,工期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三个月。”

      主任:!!!

      天降猛男!

      这是他心里对任铭的评价。

      “老李,那个任铭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收视率这么涨?”一名同事问道。

      李卜一笑,“我给大家放一段他的视频。”

      他起身走到会议室连接投影仪的电脑旁,打开橙子视频网,一番搜索,点开一个视频。

      任铭的脸出现在投影仪上,全屏,白花花的弹幕袭来,他把弹幕关闭。

      任铭的声音在整个会议室响起,所有人都看向投影仪。

      “又到一年开学季,这几天,各地幼儿园,大中小学纷纷开学。有句话叫做:你若军训,便是晴天;你若放假,便是雨天;你若发奋写作业,便是开学前一天;你若不发奋写作业,便会遇到铁面无私包青天。

      “面对开学,大家各出手段,上演年度大戏,有爱情片,《我和暑假的浪漫》;悬疑片《暑假作业迷失案》;励志片,《补作业渐入佳境忘了吃饭》;侦探片,《谁抄了谁的暑假作业出现一样的错误答案》;苦情片,《不舍得和手机一刀两断》……”

      会议室的众人,被任铭的段子逗得乐不可支。

      同时,心里也在暗自点头。

      他这种新奇的主持方式,改变了观众对新闻无聊、沉闷的刻板印象,颇为有趣。怪不得能在短时间内提高这么多收视率。

      视频放完。

      主任笑着点头,“他的这种主持风格确实很讨喜,能把他招来并且这么快就让他上节目,李卜,你也是颇具慧眼啊”

      “谢主任夸奖。”李卜心情愉悦地回到座位。

      主任沉吟几秒,对李卜道:“李卜,他的这种主持风格确实少见,甚至可以说是独一份。让他主持早间新闻,实在是有些屈才。你这样,回去以后……”

      制作组办公区。

      啪啪!

      “大家停一下,我宣布个通知。”

      所有人停下手头的工作,朝李卜看去。

      “从明天起,任铭调往《午间新闻》栏目,不再担任《早安南江》的主持人。好,就说这么多,大家继续忙吧。”

      哗!

      李卜走后,任铭的工位再次成为办公区焦点。

      “任铭,你做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升职了?”

      “厉害啊小任,你创纪录了!我上了七年班,头一回见到这么快就从早间新闻升到午间新闻的。”

      “大佬啊,你还缺挂件吗?”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恭喜。

      任铭懵道:“我不就是换了个岗位吗?这也算升职?”

      “当然算啊。”一名编辑跟他解释道:“虽然职务上没有变动,但工资可不一样,能多出近一千块呢。而且《午间新闻》可是在中午饭点播出,这个时间段看电视的人数也不是早间新闻能比的。”

      他的整段话,任铭只听到了三个字——涨工资。

      而且高达一千块!

      亲一次黎姐姐扣一百,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每月可以多亲她十次!

      哇偶~

      他乐的牙花子都出来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以后没时间去做记者了!

      《早安南江》是早上六点半开录,七点录完,而每天派工是在八点以后。如果继续主持《早安南江》,那他的记者工作就不会被耽误,可要是去主持《午间新闻》,那记者的工作就得放弃了。

      他有些纠结。

      虽然这段时间他出去采访的次数少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不想做记者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两者兼顾,但现在看来,估计是不行了。

      “任铭!”李卜的声音再次出现,围着他的同事们瞬间作鸟兽散,“你来趟我办公室。”

      “诶,好嘞。”任铭起身,走过去。

      组长办公室。

      “坐吧。”李卜坐在办公桌后,指着身前的椅子。

      任铭坐下。

      李卜笑道:“怎么,看你的表情,你好像不是很高兴啊,不想去主持《午间新闻》吗?”

      “没有。”任铭摇头,“我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离开《早安南江》,有点懵。李组长,您找我有事吗?”

      李卜点头,“刚才新闻中心每周例会,在会上,主任亲自授意,除了让你担任《午间新闻》的主播外,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